首页 奇幻 另类幻想 我们是不是不会分开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回忆

我们是不是不会分开 瑾云晨 5967 2020.10.18 09:27

  “如果我当时跟他们一起,他们是不是就不会受伤,现在他们是不是就不会那么累……”

  第二天早上,萧晴独自一人坐在后花园的石凳上,他现在只想自己安静一会。

  作为他两世的神兵,无界明白,这时候不要去找他,他想一个人静静的时候谁在场都是没用的,还是等他想开些之后再出去安慰他。

  后花园推门进来就是餐厅,无界站在餐桌旁,看了看桌上放着的黄色柚子,又看了看柚子旁边的水果刀,不知从哪里下刀。

  ……

  “晴喜欢吃柚子。”

  叶墨曾说萧晴喜欢吃柚子,无界想着让萧晴吃个柚子能也许让他心情好些。可能因为自己是神兵的缘故,对于切水果这种事即使魂魄已经被召唤出来也不如真人,如果让它拿着那刀去打斗,简直小菜一碟,可现在它却只能看着一个普通水果,一脸茫然——它天生就不擅长这种事。

  “这要怎么切......”无界坐在桌旁,摆弄着柚子,试图寻找一个好的入刀处。

  “无界,你......在干什么。”萧晴从后花园进来。

  “我看你心情不好,想切个柚子给你吃,听说你喜欢吃。”无界回答。

  “给我吧。”萧晴走到桌边把柚子和水果刀都拿了过来。

  无界见他把较尖的那一部分削掉一部分后,又在旁边果皮上划了几刀,然后用手沿着划痕一瓣一瓣剥开柚子。柚子香气溢出,粉红色的果肉像是抑制不住要见到外面世界的兴奋,纷纷跳出白色膜层,令人垂涎欲滴。

  “香味挺浓的,看起来味道不错,你吃一下。”萧晴笑了笑,轻轻剥下一块果肉,递给无界。

  “主人,我是神兵,吃不了东西,也不需要。”

  “我知道,我只是想诱惑你。剩下的当然留给墨儿他们了。”萧晴挑挑眉,把那块果肉塞进嘴里,笑道。

  “……”无界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不过见着萧晴笑得如此开心,它的担心也消散了一些。

  萧晴昨天累倒后,诚然便把他背回房间里休息。可能因为召唤消耗他过多的精力,早上刚刚醒过来的他睁眼的那一瞬间都感觉身体不是自己的,只觉得浑身酸痛,像被人打了一样。除此之外,他依旧觉得头昏脑胀,即使身处最熟悉的房间里,也像被关在一个陌生的地方。

  靠在床上,捂着头环视四周,过了好一会,萧晴终于想起来这是他和叶墨的卧室,也想起自己昨天召唤后昏倒的事。他转头瞄了下床头柜上的闹钟——七点半,叶墨平时刚起床的时间。

  “墨儿?”萧晴见叶墨没在床上,轻声唤道。

  这一声没唤来叶墨倒是把无界叫醒了。听到主人的声音,本来就没怎么入睡的它立刻就开心得飘了出来,出现在萧晴眼前。

  “主人你醒了?太好了!”

  “嗯。我已经没事了。墨儿呢?”墨儿是萧晴对叶墨的昵称。

  “墨儿姐在外面。”无界回答。

  昨晚叶墨为了不影响萧晴的休息,决定睡在外面,也让他们不要说出来。所以,无界没有告诉萧晴这些。

  “那我去看看,也许是我影响到她睡觉了她才那么早起来的。”萧晴扭了扭脖子,下床活动了一下身子,打算到房间外面找叶墨。

  “我去给你开门。”无界说道。

  “不用,你先回去休养,我自己开门。”萧晴已经走到门口。

  无界赶紧跟上萧晴。

  门打开,萧晴一下子就看见叶墨穿着外套在厨房,应该是在做早餐。

  相处了快十年,萧晴知道叶墨并不怕冷。虽然现在已经入秋,但是温度并没有下降多少,他还穿着短袖,叶墨竟然套上了外衣,这让萧晴有些意外。

  “墨儿,你感觉冷么,要不我给你拿那件更厚的外套?”萧晴柔声问道。

  “萧晴?你醒了!不用不用。我现在感觉还行。”叶墨看着萧晴,虽然只是微微笑道,但是她内心的兴奋根本按捺不住。

  “你先去刷牙洗脸,等会吃饭。”叶墨欣喜地对萧晴说道,转头接着炒菜。

  “好。”

  嘴上虽是这么回复,但是他可没有真的照叶墨所说的去做。萧晴从刚刚开门起就一直盯着叶墨,在一起那么久,这还是头一次。

  他悄悄地走到叶墨背后,从后面搂住她的腰,叶墨颤抖了一下,募地回头,萧晴的侧颜出现在她眼前,靠得如此之近,不由得让她脸颊通红,心跳加速,脑袋也不知为何突然空白——现在这情景简直跟言情剧里男女主角一样!

  萧晴微微压头,想像电视剧里的男主一样,把头靠在她肩膀上,然后说出自己的心里话,可是叶墨的伤口不允许。他的头刚碰到叶墨的外套,叶墨突然往下缩了一下,整个人也开始发抖,萧晴见她嘴唇紧闭,表情像是在忍着什么,发觉事情可能不太对。

  “你怎么了?”

  “我,我没事。”叶墨下意识地拉了拉外套。

  细心的萧晴自然发现了这个细节,连忙道:“你真的没事吗?我看你拉了外套。”说着,萧晴伸手想去整理一下叶墨的外套。

  “真的没事。”叶墨微笑着说道。

  “我还是看看吧,刚刚看你表情不对。”

  “我真的没事,只是有点冷。”

  “墨姐!你的伤好些了吗?”诚然的声音突然传入厨房,他还不知道萧晴已经醒了,直到他跑到厨房门口,看到叶墨和萧晴。

  “墨姐!我们待会去换下药,你那被鞭子甩伤的地方还要再看看!”忆云也从自己房间里出来了。

  他瞄到诚然站在厨房门口,便也跑了过去,只是……

  四目相对,一个震惊,两个茫然,还有叶墨不知所措。诚然和忆云刚刚喊得那么大声,她能听得一清二楚,萧晴就更不用说了。只是原本他们仨想隐瞒的事,现在可能藏不太住了。

  “被鞭子甩伤?墨儿,你肩膀我看看。”

  叶墨抬起头,欲言又止,她其实不想让萧晴知道自己受伤的事,但是刚刚诚然和忆云已经不小心说出来了,如果再说没事,他一定不会信。既然如此,还是给他看看吧。

  她轻轻揭下外套,脖颈处的绷带一览无余,再看肩膀,即使衬衫已经遮挡了大部分,还是有一部分带着血渍的绑带可以看见。

  “你这伤怎么弄的,为什么不跟我说一下?”

  “我……”

  “我来做饭,再不翻一翻,菜都焦了。”萧晴把身子避了避,让叶墨出去,自己接过锅铲,面无表情地翻炒锅里的菜。

  叶墨看着萧晴,心里总有一种说不出的复杂感觉。

  认识这么久,叶墨也清楚,一旦萧晴没有什么表情时,他就是生气了。她也明白,萧晴在气自己骗他没有受伤。

  萧晴炒着菜,似乎觉得还要再焖一会才可以。就把锅盖盖上,抬着头望着厨房窗外的后花园,什么也没说。

  叶墨,诚然和忆云都站在萧晴身后看着他,不知道该怎么办好。

  “那我们先去刷牙洗脸了。”一会儿,叶墨对萧晴说道。

  “嗯。”

  一起居住了一年,萧晴基本都知道朋友们喜欢吃什么,正好厨房里有食材,他便做了三道他认为叶墨诚然和忆云喜欢吃的菜。他并不是那种意气用事的人,叶墨他们不告诉他伤情确实让他生气,但生气归生气,但他们现在也是“伤者”,需要人照顾,既然自己好好的,那就应该照顾他们。

  萧晴是这么想的。

  可是他心里还是多少有些难受,为什么叶墨一开始没有告诉他受伤的事,之后也没说自己为什么会受伤,诚然和忆云也没解释什么,难道他们三个都有事想瞒着他?

  “……”

  这是他们认识后第一次没有在餐桌上聊天。自从他们一起通过“黎明”组织的测试之后,关系渐渐亲密,之后更是无话不说。快乐的事一起分享,伤心的事一起分担。

  萧晴设计的房间业主赞不绝口,叶墨诚然忆云为之兴奋;叶墨的作品获得参加服装设计大赛的机会,萧晴诚然忆云送来祝福;诚然学业取得优异成绩,萧晴叶墨忆云给他鼓励;忆云赢得药剂师比赛冠军,萧晴叶墨诚然一起庆祝……

  无论事组织大事还是生活小事,他们几乎都可以聊,就算没有话题也可以随心畅聊,从未出现这种谁都不说话的静默时刻。

  “我昨天召唤时你们都还好好的,怎么我睡了一觉你们都受伤了?”萧晴问道,打破了尴尬的局面。

  “我们去封印阵那里了,当时有两个人在破坏那个阵图,我们和他们打斗,就受伤了。”叶墨回答。

  “!!!”原本还低着头搅拌白粥的萧晴停下动作,原本紧闭的嘴唇微微颤抖。

  “晴,你……”叶墨看萧晴的动作停了下来,不由得担心起来,怕自己的回答刺激到还在生气的他。

  “你们不是等下还要去复查吗?赶紧吃完,早换早好。”萧晴挤出一个微笑说道。

  他不是生气,只是不知道要怎么表达出自己现在的心情,那种愧疚,带着后悔又不想表露出来的心情,想用微笑掩饰却又如此僵硬不自然。

  可是,很容易看出来啊。

  “好。”叶墨说完,就没再说过一句话。

  诚然和忆云则是全程没有说话,在他们看来,似乎这安静的尴尬就是他们引起的,说再多的话只能让氛围更加奇怪。

  一顿饭,四句话,再无其它话语。吃完饭,萧晴收拾碗筷,叶墨带着诚然和忆云出门复查,全程依旧,依旧是尴尬的安静。

  无界一直看着他们,总想缓解这种局面,却不知道该做什么好,感觉如果自己贸然加入,会使局面更加难堪。

  看着叶墨他们出门,它赶紧跑去厨房找萧晴。

  “主人?”

  “嗯?什么事?”

  “你在干嘛?”

  “洗碗。”

  “哦哦。”

  “还有什么事吗?”

  “……”

  无界犹豫了,它还没想好怎么解释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

  “昨天,我睡着后,你们就去封印阵那了,对吗?”萧晴看着无界沉默着,决定自己先开口。

  “对,当时我和魂引,至乐感应到那股黑暗力量的波动,觉得是封印阵出了问题,就告诉了墨儿姐他们,之后我们就一起去查看了,刚好碰见那两个黑衣人在破坏阵图,就和他们打斗了起来。”

  “墨儿,诚然和忆云的伤都是他们两个弄的?”

  “……是。”过了一会儿,无界才说了出来。

  “那他们为什么不告诉我……”萧晴洗着碗,自言自语道。

  “因为他们怕你担心。所以才没跟你说,主人。”无界以为萧晴在问它。

  “可是,他们不跟我说,我才会担心啊。”萧晴突然哽咽道。

  “主人……”看着萧晴这样,无界有些手足无措,不知如何安慰他。

  它记得,前世萧晴不是一个轻易哭出来的人,在他的前世记忆里,只有在叶墨和忆云死去的时候他哭过,哭得极其悲伤。

  一个人在极度悲伤下,别人无论怎么安慰,效果都是微乎其微。

  但那是对于前世的萧晴,最亲密的两个同伴在他面前死去,别人再多的话语都填充不了他心里悲伤的空洞。现在的萧晴只是因为朋友隐瞒他真相而难过,也许说明情况可以给他一些慰藉。

  “主人,其实……”无界想要安慰萧晴。

  “先别跟我说话,我想自己一个人静静。”

  “……嗯。”说完,无界回到了客厅。

  全屋只剩洗碗声。

  也许萧晴还在抽泣,无界不清楚,但无界知道萧晴需要时间去冷静下来,它知道,萧晴刚才是因为叶墨他们瞒他而生气,但它不确定萧晴为什么会突然哭了,不确定自己是不是要安慰一下他,只能坐在沙发上发着呆。

  碗不多,萧晴很快就洗好了。他左右看看,似乎没什么事情可做,就回了房间。

  他今早起床第一件事就是找叶墨,没有带上手机,现在想看时间,才想起来。

  他们是了解他的,手机放在离他躺的地方比较近的床头柜上,也是平时他放手机的地方。

  屏幕亮起,界面时间一目了然,下面的消息大多数是同事的关心,还有上司的请假批准,看样子,叶墨帮他请了假。不过……

  没有人提到叶墨请了假。

  他们在同一个公司,同事们也知道他们是情侣,如果叶墨也请假,同事们一般都会说让他照顾好叶墨或者和叶墨一起好好休息,可是同事们都只让他好好休息。

  叶墨应该没有请假,她应该还去公司了,估计诚然和忆云也是。

  想着,萧晴越发愧疚,如果自己当时撑住,跟他们一起去,他们应该就不会受伤,他们四个人联合起来,加上上神兵加持,不会有人伤到他们,这点他是十分肯定的,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他会有这种感受,可能和前世的联系有关吧。

  叶墨帮他请了假,自己又去公司上班。换做在平时,他应该会好好休息,然后去接叶墨回家,即使自己身体真没什么问题,也不会去公司,因为如果等下同事们告诉了叶墨,他们两个肯定要争执一番。

  可是,叶墨现在受了伤,早上仅仅是碰到外套,也疼得缩了身子,正常工作是不太可能的,可她不仅帮自己请了假,还依旧上班,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萧晴站在那里,拿着手机的手不停地抖动,盯着手机里的消息。手机屏幕也因为他没有触动而暗了下去,最后熄屏。

  萧晴才反应过来,可他已经不想再打开手机,他没有心情看手机了,便把手机往床上一扔,慢慢地走出去。

  “主人,你要去哪里?”无界看着萧晴双眼放空,步伐无力的样子,赶紧起身询问。

  萧晴看了看无界,没有回答,接着向餐厅的方向走去,随后打开餐厅那里的门。

  无界明白了,萧晴是要去后花园,去看看玻璃房里叶墨种的,依旧活力充满生机的植物。

  以前的萧晴也是这样,心情低落时会出去走走,看看喜欢的风景,或者一个人坐着,看看叶墨种的花朵。

  这一世的很多事物和前世神似。

  前世,萧晴喜欢布置房间,叶墨喜欢种植花朵,忆云会种植一些草药,诚然常常在庭院里练习射箭,他们居住在同一座房子里,偶有吵闹,但从未有过隔阂。

  “主人,”无界说道。

  “嗯?怎么了?”萧晴剥开柚子白膜,正认真地取着粉色果肉,小心翼翼地放在碗里。

  “没有,看你笑了,我就放心了。”

  “……抱歉,让你们担心了。”萧晴直起身子,看向无界。

  “我想了想,他们受了伤,本就需要人照顾,如果我再那样子下去,反倒要让他们照顾我。虽然他们瞒我说没受伤让我生气,但他们受伤也我跟有一定联系,而且,他们也买了柚子,不是吗?”萧晴记得,这几天他们没有买过柚子,家里原来也没有柚子。

  “嗯。他们昨晚买回来的,想等你醒了一起吃。”无界说道。

  “等我醒了一起吃……”

  萧晴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已经快十一点了,叶墨他们也快回来了。

  “怎么这么快就要十一点了?”

  萧晴没想到时间过得会那么快,他醒来后只是和他们吃饭,整理房间,洗碗,坐在后花园,剥柚子,竟然就过去了三个多小时。

  手里的柚子已经剥得差不多,一大碗粉色柚子肉静静躺在碗里,萧晴用那碗自带的盖子把碗密封好放在餐桌上,然后转身进去厨房里。

  “主人你要做饭了是吗?要帮忙吗?”无界跟着萧晴走过去。

  “不用了,我自己可以。再说,你都不一定帮得到忙,一个柚子就把你难到了。”萧晴想着刚刚无界对着柚子一脸无措的样子,笑道。

  “……”无界知道萧晴在开玩笑,但又不知道回复什么好。

  “趁他们还没回来,赶紧准备……”

  “晴!无界!”叶墨的声音不知从哪传来。

  “墨儿?墨儿姐?萧晴和无界同时向门口望去,无界赶紧跑过去开门。

  “平时都没这么快就回来,今天怎么这么早了?”萧晴也跟了上去。

  无界迫不及待地打开门,萧晴也跑到了它后面。

  可是门打开却没有见到叶墨诚然和忆云他们中任何一个人的身影,只有空荡荡的一片白色,其他的什么也没有。

  “什么情况?我们出去看看。”

  叶墨的声音他不会听错,,而且叶墨确实去公司了,回来绝对是从大门回来,不会从奇奇怪怪的地方回来。虽然很疑惑,但萧晴还是觉得先出去看看。

  “!”

  萧晴记得门外是平地,可他的脚刚踏出去就像踩空一般,整个人突然向前倾,像是要倒下去的样子。

  “主人!”无界赶紧抓住萧晴的手腕,尝试着把他拉回来。

  当然,它并没有成功。它没有把萧晴拉回来,而是和他一起向前倾,他们都向门外的白色区域倒下去,紧接着一种失重感袭来,感觉像是从高空坠落一样。

  萧晴和无界真的在往下掉落,而且不知为什么周围的环境越来越亮,越来越刺眼,让他们不得不闭上眼睛。

  光太明亮,闭眼也能感受到。只是过了一会儿,那光突然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片黑暗。

  “晴!无界!”耳边又传来叶墨的声音。

  “墨儿?墨儿姐?”

  萧晴和无界几乎同时睁眼,看到的只有暗而模糊的视野,中间一个比较亮的黄点,两边似乎有几张脸。慢慢的,眼睛适应了环境,他们看到的画面也渐渐清晰。

  脸庞逐渐清晰,映入眼帘的不再是模糊的影子,而是熟悉的面孔。

  “墨儿,诚然,忆云!还有……”萧晴眨了眨眼,“还有你们。”

  还有傲风,君昊,晨希,颜歆,至夏,文绮,郁奇,和苑博。

  本章完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