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战争幻想 史上最强飞行员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0章 艺术家飞行员

史上最强飞行员 上允 2760 2020.01.01 11:46

  40艺术家飞行员

  飞机停下来后,机务立即过来,挂上登机梯,打开舱门,陈飞把后续的工作一件接着一件地做完,随后才不慌不忙地下了飞机。

  签字什么的工作,这一次也全部由陈飞完成。

  把飞机交接给了机务大队,陈飞被航医带到了医务室,开始进行相关的检查和心理诊断。

  飞行员每一次遇到险情,都会有医生对其进行详细检查,包括身体和心理。

  这一次飞行,是陈飞第一次由自己完成的飞行,所以上面非常重视,各种检查一项接着一项。

  但还好,陈飞没有任何问题。

  回到宿舍,陈飞洗了一个澡,随后泡了一杯茶,坐在书桌前开始撰写今天的飞行日记。

  现在,他写的飞行日记已经不仅仅只是为自己写了,还有为课题小组收集第一手资料的作用,所以必须更加用心的完成。

  陈飞仔细回忆了自己今天的飞行,越总结,他就越赞同之前确定的策略——也就是综合训练的思想。

  惯常的飞行训练,是把一个大项目分成几个甚至几十个小课目,一个小课目一个小课目的练习、考核,过了这一个,再进行下一个。

  这样做的好处自然是很多的,细分之后,很容易就能看出哪一个学员在哪一方面比较薄弱,很容易进行针对性的训练。

  但却也带来了另外的问题。

  举一个简单的例子,往常的培训就像学开车,把开车的项目分开,细分成十几个课目,先学打方向盘,左打,右打,学会了方向盘,再学踩离合,什么是半联动,什么是直接断开,学会了踩离合,再学挂挡,空挡在哪儿,一档怎么挂,二挡在什么时候用,这些项目,一个接着一个的学习,然后是考核,只有全部通过了,才能上路,才能真正地练习开车。

  这么做,从一个角度看,训练难度的确降低了,训练考核也更容易了,哪一个学员哪一方面有问题,一目了然,挂挡不熟的,那就苦练挂挡,打方向盘打不好的,那行,给你三天,天天打方向盘。

  所以很多觉得学开车太难了的人,经过这种培训,一下就轻松了,尤其是很多女学员,学车更加容易。

  但这样做也有问题,有的学员每一个环节都是满分,但是一旦上路,完蛋了,想起打方向盘就不知道挂挡,想起了挂挡就踩不了离合,手忙脚乱,想起了这样忘记了那样,最后甚至把车开翻了,撞车了,出了事故。

  之所以出现这样的问题,原因很简单,因为开车是一个系统的工程,眼睛要看着前面的路况和后视镜,耳朵要听着声音,左脚要踩离合,右脚要负责刹车和油门,手要打方向盘还要挂挡,所有的环节都要融合起来,形成一个机体,缺一不可,之前的那种训练都是分隔开的。

  陈飞之前提出的方案就是一起学,不再割裂和分开。

  这样做对于普通人而言,难度当然很大,但作为尖子飞行员,刚开始的时候也许有难度,但一旦适应了,反而更容易形成飞行员的整体感觉,也就是所谓的机感,开车的说法,那就是车感,也许你也说不清道不明方向盘具体要怎么打法,但看到了一种路况,你就本能地知道要打多少方向了。

  经过今天的训练,陈飞再次觉得,这种全新的训练模式其实更合适那些天才的飞行员。

  他不算天才,但他都觉得这种方法这么好,比原来的好,那么可想而知,像李东海那样的天才飞行员那就更不得了了!

  陈飞他们这个班,是一个实验班,而陈飞又是这个实验班里的第一个实验对象,所以,他的经验很快就会得到推广。

  他把他的飞行日记写好以后,立即把他交给了课题组。

  回到宿舍时,李东海他们还是没有回来。

  他们还在进行模拟机的训练,今天应该是最后一次单独的模拟机训练了,明天,他们也许就都能上机。

  此时,陈飞完全放松了下来。

  他本来可以躺着休息一下的,或者也可以继续出去锻炼,但想了想,他觉得他还是应该拿出毛笔来练一练毛笔字。

  陈飞喜欢写毛笔字,小时候是不得已,他老爹要他写,一开始他也是不愿意的,但写着写着,竟然喜欢上了。

  不过自决定参加招飞以来,他就已经很久都没有写过了,不过宿舍里的李东海就有写毛笔字的那些东西,他可以直接拿过来使用。

  陈飞之所以决定要把练习毛笔字的传统恢复过来,一方面是他有用写毛笔字放松和修身养性的习惯,另外一方面,则是今天师父的一句话触动了他,而且触动很大。

  何逍遥当时是无意说起那句话的,当时陈飞刚刚完成了和杨非的空中格斗,在总结的时候,何逍遥说:“陈飞,记住,一个优秀的战斗机飞行员必须是一个艺术家!”

  艺术家?

  陈飞大为惊讶。

  这是他第一次听到这样的说法。

  在他的认知中,飞行员不是更应该像一个科学家吗,空气动力学,气象学,流体力学,这些,哪一个跟艺术家搭边啊?他们学的课程,百分之九十九都是科学!

  看到他不解,何逍遥道:“如果你是民航飞行员,我不会对你说这句话,但陈飞,你是战斗机飞行员,你的唯一任务也是最重要的任务,是战斗,把敌机干掉,你觉得,你如果按部就班,你如果一板一眼,你能干掉敌机吗?你如果严格按照教科书上的那一套来,你能打掉敌机吗?”

  一语惊醒梦中人。

  又如当头棒喝!

  陈飞一下就悟了。

  是呀,要想干掉敌机,那就得让敌机意想不到,那就要出乎意料,换句话说,得不断地创造出全新的东西!

  从当前陈飞所知的有限的资料来看,外星飞机的那一套,其实和他们相差不大的,无论理论还是实践都差不多,换句话说,如果他老老实实按照教科书上写的,不懂得创造,没有想象力,那么,他的战斗只会落入俗套,就像今天的杨非一样,你不能说他技术不好,但他的空中格斗太死板了,完全就是教科书的翻版,所以陈飞早就预估出了他的路线,是以最后才能一击必杀。

  听了何逍遥的话,陈飞自然就想到了爱因斯坦,爱因斯坦是伟大的科学家,但他的小提琴拉得非常好,也许,就是因为的艺术家气质才让他用充满了想象力的大脑创造了相对论。

  所以,此时,陈飞决定练毛笔字,而且,不是练正楷,而是练狂草!

  陈飞把一张宣纸铺在了桌子上,毛笔蘸墨。

  沉吟片刻,他唰唰唰地书写了起来,一气呵成。

  “鹅,鹅,鹅,曲项向天歌,白毛浮绿水,红掌拨清波。”

  刚开始的时候他还有些生涩,因为以前他喜欢写正楷,现在突然转到了狂草,有些不习惯,但没一会儿,他的心态就转变了过来,就如张旭附身了一般,他写得越来越狂野了,而且他不再只是单纯地模仿张旭,而是自己想怎么写就怎么写,自己创造,自己想象,放开手脚,挣脱束缚,任由想象力主宰自己。

  他正写得酣畅淋漓,咯吱一声,门打开,学院所有宿舍的门都是没有锁的,随便一扭就能打开。

  李东海他们回来了。

  看见陈飞就在宿舍里,李东海他们愣了一下,随后一起进了宿舍。

  “哟,陈飞,你还会写毛笔字呢!”李东海看见陈飞拿着他的毛笔,很是惊讶,刹那,他一声惊呼:“我艹,狂草!张旭的狂草!陈飞,你牛-逼啊!还会写狂草!”

  其他人听了,都好奇地凑上来看,但看不懂:“东哥,陈飞写的啥呀!龙飞凤舞的,这是字?”

  李东海拿起那几张宣纸念了起来。

  “鹅,鹅,鹅,曲项向天歌,白毛浮绿水,红掌拨清波。”

  “鸡,鸡,鸡,尖嘴对天啼,三更呼皓月,五鼓唤晨曦!”

  “蛙,蛙,蛙,静夜呱呱呱,悠然荷叶上,一戳一蹦跶!”

  “鸭,鸭,鸭,扬颈朝天呱,红烧二十六,炭烤五十八。”

  “猫,猫,猫,整日爱撒娇,白毛配短腿,没事就喵喵!”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