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我真是非洲酋长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05.小城别墅

我真是非洲酋长 全金属弹壳 2225 2019.11.16 12:09

    杨叔宝来南非后参加的聚会不多,只是在开普植物保护区参加过两次生日party。

  南非人喜欢玩,无论贫富都喜欢玩,有钱的花钱玩、没钱的互相玩,反正家家户户一年到头聚会不断。

  这也因此而诞生了独特的社区文化,他们把单位当做工作场所,同事只是同事、上班就是上班,他们回到家里后才会真正的玩起来,同一社区的人经常混在一起玩,跟东北屯子似的,社区内部往往关系和谐。

  中国不一样,中国人踏上工作岗位后会在单位交朋友,有什么活动会以单位发起,回到家里跟小区内居民没有交际,甚至左邻右舍之间也不交往。

  聚会种类多样,规矩不同,什么惊奇爬梯、乔迁爬梯、告别爬梯、单身爬梯、活动爬梯、婚礼爬梯等等,参加不同爬梯要准备不同的礼物。

  杨叔宝问麦森这次爬梯性质,麦森说道:“没什么性质,就是大家聚集在一起吃吃喝喝聊聊天,要是有互相对眼的就一起玩玩。”

  一听这话老杨明白了,炮火爬梯。

  麦森拿了几瓶酒,杨叔宝索性带了个蛋糕,就当甜点好了。

  车子开向赫卢赫卢韦城郊一座社区,他来过这里,偏三轮就是在这社区买的。

  这次社区范围扩大了,正有人在土地上盖房子,彩钢瓦房。

  经过工地,车速放慢,杨叔宝无聊就打量起了现场,他注意到这些人干活速度很慢,身上穿着统一的黄色小马甲,背后印着两个字母:HH。

  于是他问道:“HH是哪家建筑公司?以后得避开他们,看他们干活这水平,太差了。”

  麦森哈哈大笑:“HH是人民住所的缩写,你想雇佣人家也不会帮你干活,他们是志愿者,只给失业人士和流浪汉免费盖房。”

  杨叔宝一听来兴趣了:“还有这样的福利机构?我就是失业人士呀。”

  南非虽然是非洲经济最发达的国家,可是失业率很高,达到恐怖的百分之三十,也是失业率造就了恶劣的治安环境,人们没工作去消耗精力没工作赚钱,便去偷去抢。

  麦森琢磨了一下点头道:“还真是这样,等回去我给你个网址,你可以去申请。”

  绕过工地后便是一排简陋别墅,一看就是平民设计师的作品,线条简单、颜色绚丽夺目,粉红色、墨绿色、青色、橙色,而且院子面积很大,有绿地有花园风景很不错。

  南非鸟兽多,房屋前的树上搭建着许多鸟窝,这些鸟窝样式多变却是同一种鸟所为,那就是黑脸织布鸟,杨叔宝做出这判断的依据是所有鸟窝出口都在下方,且出口往往较长。

  再就是一棵树上往往有几十个鸟窝,如此大的筑巢密度也是织布鸟的特点,它们一只雄鸟会编织好几个鸟窝来吸引雌鸟。

  这点跟中国的老爷们类似,房子多了好找媳妇,像老杨这种无房族连个女朋友都没有。

  有一座简陋别墅前的草地上停着十来辆车子,这就是他们的目的地。

  草地上有花圃,几只浑身长满黄色羽毛的小鸟在花朵上跳来跳去,风吹过花朵缓缓摇曳,小鸟却不会被甩掉,它们有条不紊的在花枝上挪动,惬意的啄食着花籽。

  任它云卷云舒,我就悠然自得。

  这就是很喜欢筑巢的织布鸟,杨叔宝悄悄走过去接近了花圃,一只小鸟回头发现他后并没有惊慌飞走,而是飞到了他肩膀上梳理起羽毛。

  老杨小心翼翼的伸手摸了摸它的娇躯,小鸟抖了抖翅膀歪头看看他飞走了,并不是受惊飞走,就是想换个地方站着了所以离开。

  他正怅然,小楼门口走出来一个身材火辣的黑姑娘对他妩媚的笑:“嗨,我帮你拍了一张照片,看看喜欢吗?”

  杨叔宝诧异的指向自己,黑珍珠调皮的眨眨眼睛道:“对。”

  照片是手机拍摄的,他放大图片看了看后咂咂嘴道:“这个腿拍的有点短,色彩也不是很好,你看你抓错重点了……”

  姑娘脸色一冷,拿走手机离开了。

  麦森目瞪口呆:“这什么情况?”

  “我也不知道,”老杨耸耸肩,“我们国家有位名人说过一句名言,叫做女人心海底针……”

  “我他么是问你呢,你什么情况?那妞已经送到你床上了,你干嘛把床板抽走?”

  “我们国家还有位名人说过一句名言,卧榻之旁岂容他人鼾睡……”

  “真是没道理!”麦森酸溜溜的说道,“我不明白这些娘们怎么都喜欢跟你搭腔,明明我才是更有魅力的那个。”

  杨叔宝笑道:“嫉妒使你面目丑陋,丑鬼没有魅力。”

  两人一边聊着一边进门,屋子里面乱糟糟的,低音炮轰轰响,整个一楼除了承重墙全打通成为一个大厅,墙上有一圈彩灯、头顶吊着个闪耀的灯球,许多男男女女在扭动身躯,他们一手举着啤酒一手向上指,满屋子窜天猴。

  一条白人壮汉搂着个姑娘走出来笑道:“嘿,理查德,伐柯有!你怎么来了?”

  “我怎么不能来了?”麦森大为不满。

  “我不是说你。”壮汉看向杨叔宝,面色不善。

  杨叔宝的面色更不善:“你怎么把我带来这里了?”

  壮汉是铁兽的高层人物,绰号撕布机的莱文顿。

  麦森说道:“你们两个之间有一些误会,我帮你们搭个线,误会解除你们可以做朋友。”

  杨叔宝正要说不可能,结果撕布机只是哼了哼没有表现对他的敌意,还给了他一瓶啤酒。

  这就是交友爬梯的规矩,主人对来宾要热情对待。

  麦森说道:“你们两个之间没有矛盾,没有任何矛盾,实际上你们私底下可以成为朋友,我了解你们的脾气,你们可以成为朋友。”

  撕布机瞪了他一眼说道:“希望这朋友别给我捣乱,你看好他,今天我这里有贵客,出了事我们两个都付不起这责任!”

  说完他对杨叔宝伸出拳头哼道:“欢迎你,中国伙计。”

  杨叔宝也伸出拳头想跟他行撞拳礼,结果这货猛的把手臂给抽了回去并嬉皮笑脸:“你还真以为我会跟你成为朋友?除非领袖说OK,否则你做梦去吧!”

  “小孩。”老杨对他的恶作剧回以不屑的嗤笑。

  又有人进来了,撕布机便搂着姑娘过去招待,看着金发姑娘摇曳的纤腰和鼓鼓的翘臀,杨叔宝深表遗憾:“好A都让狗C了。”

  其实他无需遗憾,他身上带有的生命树气息让他有了一种独特的气质,很能吸引异性,从他进入别墅开始不少姑娘对他蠢蠢欲动。

  但老杨饿了,他现在只想吃饭。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