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我真是非洲酋长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10.马仔

我真是非洲酋长 全金属弹壳 2290 2019.11.17 12:15

    一队白蚁排队急行军,跟着他一起来的内特看到后说道:“这些蚂蚁真奇怪。”

  正在用树枝保护蚁巢伞的杨叔宝说道:“那不是蚂蚁,是白蚁。”

  “白色的蚂蚁?”

  杨叔宝摇头道:“它们确实很像是白色的蚂蚁,然而并不是,白蚁跟蟑螂的亲属关系都要比蚂蚁近。”

  “蟑螂是什么?”内特又问道,他们在地球的一切知识,都需要学习。

  杨叔宝没法解释,只好说道:“反正它们不是一回事,也就是长得像而已,其他的比如族群分类地位、具体外部形态、生活习性、交配习性等等,完全不一样。”

  说到这里老杨脸上露出笑容:“特别是交配习性很不一样,我给你讲讲,这个可好玩了。白蚁成虫在分飞落地、脱翅后才雌雄配对繁殖。而蚂蚁是在飞行中交配,喜欢飞震。”

  内特满头雾水:“这有什么好玩的?”

  杨叔宝比划了一下:“飞震啊。”

  他看内特不感兴趣就没有继续介绍下去,其实二者的交配习性还有一个不同点,蚂蚁一旦完成飞震,雄蚁就没作用了,可以去死了。

  而白蚁的蚁后和雄蚁长期居住在一起,经常交配,大量产生后代,所以现在这个白蚁巢穴不大,等过一段时间就会整的跟烟囱似的了。

  如果这批白蚁筑巢过程中不走寻常路,那巢穴还会变的跟个趴趴坟似的。

  白蚁以草木纤维为食,杨叔宝打算先让它们长长看,后期不行的话有可能得将它们剪除,否则它们会毁灭这片小树林。

  带上两个大菌子,他去准备午饭。

  书上说海姆蚁巢伞是很好的食物,鲜味十足,非洲人喜欢烤着吃,这是暴殄天物,这东西的真正做法在云贵川人手里,做鸡枞油或者用火腿蒸着吃。

  杨叔宝这里没有火腿,但他在屋后凉阴里晒了咸肉,这一定程度也能代替火腿的作用。

  窗外小雨淅沥,他把咸肉挂回屋子里了,于是在细雨朦胧的潮气中,老杨将咸肉放到案板上抄起菜刀切下薄片。

  小雨敲打屋顶叮叮咚咚,快刀切落菜板啪啪啪啪,声音有些嘈杂,但别有一番风情。

  在这些声音里杨叔宝又听到一阵轻轻的嗒嗒声,像高跟鞋敲打地板,他从厨房探头往外看,看到平头哥伸着脑袋在门口往里窥探。

  几只响蜜鴷在窗台避雨,它们也探头探脑的看,像是给老铁在放哨。

  蜜獾在夜里捕食,白天睡觉,今天它从花园洞穴里钻出来估计是听到了熟悉的菜刀剁案板声,上次没能吃到兔子肉,它可能一直耿耿于怀。

  杨叔宝扔给平头哥一块冻肉,他切成了长条形,像是一条蛇。

  平头哥大喜,扑上去像模像样的用爪子挑起来玩弄一番,然后才猛的下口将它给吞了进去。

  老杨看的连连摇头,真是戏多。

  他在盘子里抹了一点猪油把切好的咸肉铺上去,再放入撕成条的海姆蚁巢伞,上面还要放上一层咸肉片,并且撒上葱花,接下来简单了,放到锅子里蒸上即可。

  这得小火慢蒸,杨叔宝没事干,他看到小雨不大就索性没有打伞,光着膀子去了菜园,看看有没有合适的菜能吃。

  平头哥戒备心很强,杨叔宝这边一迈步它立马转身跑了。

  这货会上楼不会下楼,索性从楼梯上蹦了下去。

  从这点来看平头哥还是很莽的。

  隔着两天就有一场雨,这省去了浇水的麻烦,蔬菜长势喜人,不过地里长出了许多杂草,黄瓜藤蔓如蛇一般在杂草中扭曲,老杨得拨拉开草叶才能找到黄瓜。

  跟他小拇指一样粗细的黄瓜崽子。

  看到黄瓜崽子他想起河马崽子,便赶紧跑回去冲了一桶奶水给送过去。

  下雨天空气湿润,河马崽没有待在河里,而是跟在雌狮身边溜达。

  狮子不喜欢在雨天外出,沙碧出来走一会便回到树荫下避雨,河马却喜欢散步,河马崽立马回去用嘴巴啃它爪子啃它耳朵,沙碧没辙,甩了甩头后只好又走入雨中。

  河马崽很积极的跑前跑后,它是瞎跑,有时候被沙碧踢到,有时候自己撞到树上,有时候还会被突然从草里钻出来的豹纹陆龟吓到。

  不管是被踢到还是吓到,它的反应都是一股脑倒下咕噜翻个身再爬起来。

  老杨觉得它在卖萌,河马崽可有半大土猪的个头,这玩意儿被狮子踢一脚能摔倒?玩儿呢吧!

  河马崽认得他,看见他出现立马甩着罐头瓶子小短腿跑来,一蹦一跳还怪欢快的。

  杨叔宝将奶瓶子倒竖,小崽子不用他教,这次很娴熟的叼住橡胶奶嘴吸了起来:“bia鸡、bia鸡、bia鸡。”

  跟随而来的约翰笑道:“城主,它吃东西的声音跟你一样。”

  “我们不一样。”

  “对,你的节奏感比它要好,它的声音比你响亮。”

  一会功夫喝完一大瓶子奶水,河马崽又跑去跟在沙碧身后瞎转悠,跟个马仔似的。

  这番联想让老杨眼睛一亮,河马崽有个天赐之名:马仔!

  看到沙碧不但不攻击马仔还愿意带着它玩,杨叔宝心里放松许多。

  这是大自然的母性代偿现象,雌狮的崽子天天混狗圈,它的母性无处发泄,所以有时候看到崽子出现它会生气的去教训它。现在马仔的出现填补了母性空白,沙碧接受了它,把它当自己的孩子来带了。

  否则刚才它躺在树荫下避雨的时候,马仔敢去咬它耳朵那早被它两口分尸了。

  咸肉蒸菌子火候差不多了,杨叔宝又溜达回去关火。

  锅盖一打开,一股略带咸味的鲜美滋味猛的窜了出来,咸肉一蒸白里透红,撒在上面的葱花绿中透亮,光是看看就让人有胃口。

  这种菜最配米饭了,他昨晚从临期超市带了一些米回来,正好焖了一锅米饭。

  雪白的米粒颗颗饱满,杨叔宝等到凉下来后用筷子夹了几片肉和一些菌子盖在米饭上,然后端着碗蹲在门口一边看雨一边吃饭。

  情侣鹦鹉叽叽喳喳的飞了过来,老杨夹了一些米粒扔在地上,两只鹦鹉在地上蹦蹦跳跳的啄食起来,心情愉悦叫声更响亮了。

  这下子他倒是不寂寞了。

  蒸好的菌子皱皱巴巴卖相不怎么样,但它吸收了咸肉片子渗出来油脂沾了香味,而菌子本身有着极出色的鲜味,这样味道互相融合再配上一口大米饭,杨叔宝吃的狼吞虎咽。

  下午海风吹散了云彩,剩下几片阴云挂在半空,上面是湛蓝的天境、下面是碧绿连绵的草地,奇妙的层次感成为一种视觉盛宴。

  杨叔宝很喜欢。

  他也很开心。

  腰包终于鼓起来了,误打误撞竟然有慈善组织赞助了他的保护区,还顺便帮他把藏起来的黑钱全给洗干净了,下次再找个机会把黄金洗一下他就真成富翁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