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我真是非洲酋长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55.孝子贤孙

我真是非洲酋长 全金属弹壳 2066 2019.10.30 12:11

    花店没什么生意,妮可专心致志陪金毛玩,把杨叔宝扔到了一边。

  得知金毛没有名字,妮可给它起名叫华金,在电影《佐罗》中华金是佐罗的助手和扈从,一个古灵精怪又勇敢的少年。

  起好名后她去超市买酸奶,回来后给它狗盆里倒了一大瓶酸奶。

  狗子受宠若惊,生活水平这么高吗?咱这是什么家庭成分?

  杨叔宝将昨天皮卡车拉回来的东西给运上了偏三轮,他想跟妮可聊聊天,结果妮可没空搭理他,正带着狗子在拍短视频。

  她教导金毛将掉落的花朵都捡起来,这对金毛来说轻而易举。

  舞弄了手机一会,她兴高采烈的把屏幕展示给他看:“看,我刚发布了一个视频,已经有十几个人点赞了,我敢说华金要成为网红狗了。”

  杨叔宝笑道:“那太好了——等等,你手机怎么有网?”

  妮可耸耸肩道:“为什么没有网?我拉了网线,我的店里有WIFI。”

  杨叔宝愣了愣:“度假镇已经通网了?”

  妮可说道:“当然了,这可是一个新近崛起的镇子,你以为会没有水电网吗?”

  “好吧我搞错了,但美美哒快餐厅也有网络吗?”

  “应该有吧,政府免费为我们所有建筑通了水电网,我们只要缴费就行了,按流量收费。”

  听完这话,杨叔宝对快餐厅吼了一嗓子:“麦森,你个抠货!”

  他问妮可要了密码连上网,先跟父母视频。

  视频连通,他老爹杨正年先板着脸说道:“昨天不是刚打电话报平安了吗?”

  杨叔宝说道:“是啊,但我这不是想你和我妈吗……”

  话说出来一半,杨正年立马说道:“想我们你赶紧回来,这个学咱不上了,回来上班娶媳妇生娃娃,以后培养你娃娃去读研读博,他应该不会像你一样苦命的被发配非洲。”

  杨叔宝不乐意了:“爸你怎么说话?我来南非这是一场大机缘。算了我不给你解释,你肯定不相信,反正我不能回去,我在下一盘大棋。”

  “我相信什么?你个臭棋篓子,”杨正年猛的生气了,“你妈生重病了,你个不孝子。”

  杨妈更生气,声音随着网络出现在非洲:“谁生重病了?你竟然敢咒我?日子过不过了?怎么了?想跟镇上卖衣服那老娘们一起过日子呀?”

  杨叔宝呵呵笑,这一溜疑问句中气十足。

  杨正年不悦道:“别乱说,我跟儿子开视频呢,我这不是想用计将他骗回来吗?”

  “那你怎么不说你生病了?怎么不说你爹生病了?家里那么多人口,干啥非得拿我当幌子来骗儿子?说,你为什么这么说?你动机是什么?”

  视频断了。

  杨叔宝又给下铺兄弟丁玉泉开视频,丁玉泉穿着羽绒服刚进门,视频打开后他一脸震惊:“我靠护舒宝,牛比,炼童子功的就牛比,这天就穿一个T恤?骚小伙睡冷炕,全靠火力壮。”

  “泉儿子你脑子还这么轴,我这是南非,季节跟国内相反,现在是夏季,雨季!哎哎哎,你脱衣服干什么?我他么跟你开视频是叙旧,不是看你跳脱衣舞!”

  “你不说这茬子我还忘了,等着,给你看看我的宝贝儿。”

  “不看不看。”

  视频又断掉了。

  但又有视频申请发了过来,他老爸发来的,但打开是他老妈郑启红的笑脸:“儿子,哎呀你怎么又瘦了?非洲伙食不好对不对?那你回家吧,回家妈天天给你做好吃的。”

  杨叔宝苦笑道:“妈咱昨天才见过面,今天你就看出我瘦了?”

  郑启红说道:“哦,昨天见过呀?妈想你,空间的拉伸变成了时间的延伸,咱隔着太远了,一日不见呀如隔三秋,那你什么时候回来?”

  杨叔宝解释道:“妈我也很想你,但我这里真有正事,所以……”

  “可是你爸生重病了。”杨妈语重心长的说道。

  杨叔宝:“被你打残了吗?”

  杨正年没好气的声音响了起来:“爱回来不回来吧,最好你娘俩都别回来了。”

  杨妈不管他,又开始对他进行谆谆教诲,什么父母在不远游,什么儿是妈的心头肉,什么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她是做教师的,这种教诲一套一套。

  杨叔宝祭出了杀招,他开了后置摄像头照向妮可说道:“妈你看这姑娘好看不?”

  杨妈眼睛瞪大了。

  “你明白我为什么暂时不能回去了吧?”杨叔宝问道。

  杨妈点头:“明白明白,这闺女叫啥?”

  杨叔宝得意洋洋的说道:“明白就行,别的不用管,等我给你带媳妇回家就行了。”

  恰好丁玉泉发来了群视频的申请,他接通后屏幕上先后出现了另外五个脑袋,都是他们班篮球队的队员,然后‘儿子’的叫声杂乱的响了起来。

  队长张金杰说道:“都停停停,乱七八糟,先别说话,让护舒宝看看咱们的统一着装。”

  五个人确实着装一模一样,清一色黑西服、黑领带、黑皮鞋,丁玉泉还戴上了一副墨镜。

  杨叔宝问道:“怎么着,泉儿你瞎了?”

  “看衣服,黑西服,清一色的黑西服!”中锋史心宇粗声粗气的说道。

  “黑西服?黑社会噶?十八相送一水黑?”杨叔宝哈哈笑。

  其他五个人也笑了:“算你眼没瞎,就是这个。”

  “就是十八相送一水黑,送纸钱,丧葬服务一条龙。”

  “我们本来想组团去你家送你,特意统一买了一身黑,结果你没死,真可惜。”

  “唉,浪费了,以后也不知道哪天还能用上?”

  “咱今天就在这里用用呗?不能白买这衣服啊,来,队长喊号子咱准备哭呗?”

  一连串的话喷了出来,杨叔宝被挤兑的插不上话,他非常懊恼,为自己落入这帮人设计的话题陷阱中而懊恼。

  这时候妮可好奇的凑上来问道:“你在干什么?好像很热闹的样子?”

  她的俏脸出现在手机屏幕上,正在掐着腿准备哭的几个人猛的闭上了嘴巴。

  看着几个人目瞪口呆的傻样,杨叔宝哈哈大笑:“哭啊,继续哭啊,给我媳妇看看咱中国的孝子贤孙在爸爸面前怎么哭。”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