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我真是非洲酋长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09.新cp

我真是非洲酋长 全金属弹壳 2256 2019.11.17 12:05

    艾蔻的车子是一辆奔驰大G,好像女人都喜欢大尺寸的东西。

  车大坐起来就是舒服,杨叔宝决定以后有钱了也要买一台大G。

  开车途中艾蔻给他介绍了一下自己供职的基金会,它由一群欧洲富豪支持建立,每年往非洲和亚洲的保护区投入上亿兰特,其中接受他们资助的单位里有杨叔宝耳熟能详的扎龙自然保护区,也有他的家乡长白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

  得知他来自长白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艾蔻忍不住微笑:“我去过那里,天池、瀑布、大风口,这些景色让我记忆尤深。明年我们基金会要加大对保护区的投入力度,到时候我会优先策应一下你的家乡。”

  听了这话杨叔宝感叹,真是有人好办事,也真是有钱任性。

  有了长白山的话题,两人交流起来就自在许多,艾蔻去过很多地方,给他讲了世界各地好几个有趣的保护区并介绍了基金会在它们身上投入的金额,很惊人!

  当然,他们这些高管吃的回扣也很惊人。

  杨叔宝试探的问道:“那你们基金会明年能不能再给我这边投入一下?”

  “你愿意被我包养,这都好说。”艾蔻笑意盈盈的说道。

  杨叔宝讪笑道:“那个、那个,你们基金会愿不愿意包养我?”

  艾蔻笑了起来:“你确定?我们基金会里有不少富婆,但你确定你能应付的了她们?”

  杨叔宝知道她在开玩笑,便面露坚韧之色配合道:“我想我行!”

  艾蔻妩媚的扫了他一眼说道:“你有点太自信了,给你出个考核吧,回去你买一公斤牛肉在角落里放一周,然后往里塞入一枚子弹头,你用舌头能舔出来就算你通过考核。”

  杨叔宝脸色惨白。

  富婆的世界这么残暴了?不是玩刷刷乐、野火燎原吗?

  二十多公里的车程很快结束,大G越野能力出色,在草原上如履平地。

  到了保护区外围杨叔宝推开车门跳下车,一声大叫从他脚下响起,几乎同时一只大鸟拍打翅膀从草丛里钻出来又飞走了。

  事发突然,老杨吓得一哆嗦。

  接二连三还有大鸟飞走,借着车灯灯光他看到这些鸟比鸡大一些,长着一身深褐色羽毛和尖尖的长嘴,翅膀上的羽毛是淡粉色,灯光一照有种琉璃感,很具美感。

  艾蔻悠悠的说道:“这真是你的地盘?你竟然会被阿啼达吓到,别担心,它们不会攻击人的。”

  阿啼达是埃及灵鸟的俗名,当地人这么称呼它们,这鸟在南非湿地地区很常见,胆子小、叫声大,一遇到危机先嚎叫一声再飞走。

  杨叔宝不知道自己地盘出现了埃及灵鸟,它们应该是从湿地公园飞过来的,不过现在又被他吓得飞走了。

  艾蔻拍了一些照片,有保护区风景的,有他土地证的,也有土地使用权限证明书的。

  看着黑漆漆的夜里一个女人在草原深处这么晃悠,杨叔宝有种看到女鬼的感觉,这女人太野了,比鬼还野。

  拿到资料艾蔻开车离开,杨叔宝送她到了公路边上又走了回来。

  结果再次有几只埃及灵鸟被吓的飞走了。

  但这些鸟没有离开他的草地,清晨他照例被情侣鹦鹉吵醒后,他看到了有一只埃及灵鸟在花园里慢慢溜达。

  这会天空下着雨,这种鸟并不去避雨,而是在雨中漫步并时不时低头在草地里啄两下,然后不是捉到一条青虫就是啄出了一条蚯蚓。

  花园是平头哥的地盘,不过埃及灵鸟不是它的目标,所以它们暂时得以和平共处。

  原本按照计划他今天要去尾巴河寻找奥多瓦,可是天公不作美,上午一直在下雨,他只好待在彩钢瓦房里一边听雨一边看书。

  下雨天总是让人倍感惆怅,他翻着翻着书不知道怎么想到了虞美人-听雨。

  少年听雨歌楼上。红烛昏罗帐。壮年听雨客舟中。江阔云低、断雁叫西风。

  而今听雨僧庐下。鬓已星星也。悲欢离合总无情。一任阶前、点滴到天明。

  老杨放下书用手托着腮看着雨幕默默的发呆,自己现在听雨是什么阶段?

  他感受自己的心境,然后感觉到了饥饿。

  下雨天适合挖大象草芽,这玩意儿跟竹笋有个共性,就是一旦碰到雨水丰润的时候就会疯涨,夸张的时候一天能长二十公分。

  于是他撑着伞去找草芽,结果在大象草丛里他跟一头扭角林羚给相遇了。

  扭角林羚胆子很小,看到他的身影转身就跑。

  杨叔宝想起它们已经带有身孕,便决定去树林里看看它们的情况。

  结果羚群很敏感,压根不让他靠近。

  这下子杨叔宝知道树灵布置下那任务的难度了,要想给扭角林羚接生可不是简单事。

  虽然没有直接接触到林羚,但他此番进入林子也有收获,在地上的枯枝枯叶之间他发现了蘑菇,色泽灰白的大蘑菇。

  这种颜色的蘑菇一般都是可以吃的,杨叔宝蹲下看了看,附近蘑菇数量不少,分布在四五平米的土地上,随着雨丝落下它们茁壮成长,个头最大的快有他的脸大了。

  不过吃蘑菇必须谨慎,不能乱吃,这玩意儿一个吃不好是要死人的。

  于是老杨跑回去找了本菌物志,他翻到南非找了找,很快找到相关介绍。

  这是一种相当冷门又热门的菌子,说它冷门是因为它在非洲名声不大,知道它的人不多,它的学名叫做非洲海姆蚁巢伞,俗名叫白蚁蘑菇,名字很怪,原因是它们往往跟白蚁群伴生,二者也是自然界一对CP。

  说它热门则是在中国热门,特别是西南一带的吃货都知道它的鼎鼎大名,这种菌子有个近亲叫鸡枞菌,号称鲜中王,云贵川的老表们对它是爱不释口。

  核对着资料介绍,杨叔宝差不多确定了这菌子的身份,然后他又拿着树枝拨开周边杂草找了找,果然发现了一个凸起于地表的白蚁穴。

  非洲白蚁穴最终能进化成白蚁塔,它们在草原上矗立四五米的高度,气势巍峨,非常夸张。

  白蚁对木制品的破坏力是毁灭性的,但杨叔宝住的房子是彩钢质地,草原上也没什么木结构物品,所以出现白蚁无关紧要,反而增添了生态系统多样性。

  发现白蚁后他就确认了菌子身份,然后就可以吃了。

  根据菌物志介绍非洲海姆蚁巢伞跟鸡枞菌不一样,它能长得很大,而且环境适宜的情况下生长速度很快,几天时间就能长得跟一柄小伞似的。

  于是杨叔宝照例进行可持续发展,他摘走了最大的两个菌子,这就够吃一顿的了,然后把其他的用树枝给保护起来,防止扭角林羚或者野兔野鼠来偷吃。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