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我真是非洲酋长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99.误会啊

我真是非洲酋长 全金属弹壳 2174 2019.11.14 11:55

    清晨杨叔宝去河边看了看,河马崽跟着雌狮在溜达。

  别看河马很胖,其实它们很喜欢散步,母河马带娃的时候尤其喜欢,经常会在它们的领地之内转圈圈。

  这点说明了一个问题,散步不能减肥。

  沙碧并没有将河马崽当成自己的崽子,它溜达的时候没有去特意照顾河马崽,走走停停、有时候走的慢有时候走的快,但河马崽努力追随它,连蹦带跑倒也没有掉队。

  杨叔宝怕雌狮饿了会吃掉河马崽,于是又给它带过来一块冰坨子。

  雌狮吃肉,河马崽趁机跑进了河里去洗澡。

  没有雌兽看护养育终究危险,杨叔宝担心这小崽子会夭折,特意给它嘴里塞了两点生命泉水。

  看到河马崽没什么问题他就安心了,然后回到生命树下去歇息。

  反正没事干,那就做咸鱼。

  约翰从树上跳下坐到他身边说道:“城主,咱们还修不修路了?”

  杨叔宝赶走一只飞在他头顶嗡嗡叫的马蜂后说道:“修,肯定得修,不过咱们这计划得缓一缓,没有材料也没有工具,路不好修呐。”

  草原不平坦,它有许多坑坑洼洼的地方,这都得用沙子给填埋起来。

  但度假镇不生产建筑用沙,圣卢西亚地区倒是盛产海沙,海沙填坑修路挺不错的,它们含有大量卤素和盐分,可以杀死路下的野草。

  他所犹豫的地方在于没有合理的采砂证,现在铁兽那边在盯着他,只要他有一点违法违规问题肯定会被举报。

  不能修路就得先栽种树木,上周末他托霍尔帮自己购买路依保斯茶树苗,到了周五这些树苗终于送到了,就是一些小灌木苗,一大堆不知道多少棵总共才花了八千兰特。

  茶树苗是一辆大型货运卡车捎过来的,这真是捎带运输,树苗就被随意绑在集装箱顶上,从原产地西开普省克兰威廉市一路运到度假镇几乎是横跨了整个南非,车子在路上跑了好几天时间,这些树苗也就被晒了好几天。

  杨叔宝提前接到了通知,周五上午他去了快餐厅等待树苗的送到,本来满心期待结果车子到达后他看到的就是一些不死不活的秧子,这谁能遭得住?

  他真挺向往这种茶树的,路依保斯茶在南非和国际上享有盛名,属于高档茶。它富含矿物质、不含色素、防腐剂和咖啡因,丹宁酸的含量也非常低,还不含草酸,因而对结石病人来说是非常好的一种饮料。

  另外南非和RB联合研究说这茶有助于治疗失眠、烦躁、头痛、神经紧张之类的精神性问题,并且它含有抗氧化成份有助于延缓衰老,可谓是养生小能手,能喝也能用来制作药物和化妆品。

  相关介绍像是炒作,但即使是炒作那也是成功的炒作,它的身价已经起来了,跟黄金钻石一起并称南非三宝,在国际上售价高昂。

  所以老杨就想种上一批试试,一旦可以种植成功那他就等于挖到了金矿。

  本来他猜测过茶树苗在自己地盘水土不服而死亡的结果,也畅想过茶树苗种植成功让自己发财的场景,就是没有想到树苗会在运输过程中被晒死。

  看着干枯的叶子和一碰就断的根系,老杨抓狂了,他问司机道:“你就这么运输植物?”

  司机无所谓的喝着可乐说道:“农场发货的时候就是这样,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

  “伐柯有,问题大了,这些树苗踏马的被你给晒死了,你告诉我怎么办、这怎么办?你怎么负责,说!”麦森仗义的帮老杨发声。

  跟随他跑出来的哈士奇狗仗人势,又蹦又窜、又吼又叫,屁股下俩蛋甩来甩去,真是唱、跳、RAP和篮子齐活了。

  大块头的黑人司机摸了摸光头憨笑道:“你们不想给我运费了是吧?”

  杨叔宝说道:“这不是运费的事,你给我听好了,这是你搞砸了我们计划的事!我们千方百计从西开普敦买来这些珍贵的树苗,然后你就给我这么弄死?然后你还想要运费?”

  司机点头道:“我明白你们的意思了,你们想要讹我钱?”

  杨叔宝怒道:“我们都是守法人,你搞清楚现在问题,不是谁想讹诈你OK?是你给我搞坏了这些珍贵的树种!”

  哈士奇看起来很凶的往前跳了一步又立马原地蹦了回来:“汪汪汪!”

  “干,你滚。”麦森给他一脚,哈士奇回头给他一记眼神杀:我要拆家!

  麦森不敢惹它了。

  司机扔掉可乐瓶子说道:“好吧,你们要多少钱的赔偿?我让我伙计下来送钱。”

  杨叔宝说道:“这些树苗是我花八千块买来的,你得赔偿这笔损失吧?”

  司机一愣:“只要八千?美元?”

  “兰特,你有什么毛病吗?”麦森不耐的说道,“你天天跑运输,难道不认识路依保斯茶树苗?不知道它们价钱?”

  司机耸耸肩喊了一声:“温斯顿,下来送钱,有人找我们要钱!”

  副驾驶车门打开,又一条彪形大汉跳下车来,他左手夹着一只蓝猫右手握着一把枪,一把很漂亮的霰弹枪。

  这枪的枪身是用钢结构和轻质合金锻造而成,有着杀戮机器独有的残酷美感。

  麦森反应很快,立马将双手高高举起:“误会、误会,两位兄弟,咱们之间有误会!”

  杨叔宝只好小牛学大牛屙屎,他也举起手说道:“对对对,别激动,我们不是坏人,我们是守法公民。”

  哈士奇转身跑了,它没有回餐厅,而是嗖嗖嗖的顺着公路狂奔,短短几秒钟竟然消失的无影无踪……

  见此温斯顿顿时满脸轻蔑,他一手撸猫一手架着枪说道:“为什么总有你们这些不开眼的混蛋以为我们跑长途的好欺负?你们觉得我们能在荒野里跑上十几年还活着是靠什么?靠上帝保佑?靠运气好?不,我们靠的就是这些真家伙!”

  麦森谄笑道:“不是啦,兄弟,你误会我们了,我们没想欺负你们。”

  ‘咔咔咔’,温斯顿来回拉动枪栓:“你踏马给我闭嘴!你想快点去见踏马上帝是吗?”

  另一个司机说道:“我们不是杀人狂魔,但也不能让你们任意欺凌,所以赶紧给我拿钱,树苗运输费是两千八百块,这是发票,给我拿钱!”

  就在这时候一辆皮卡车从北边开了过来,两个司机立马脱掉衣服遮住了霰弹枪,动作娴熟,看来他们确实是经受过枪林弹雨的狠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