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我真是非洲酋长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13.拷问内心

我真是非洲酋长 全金属弹壳 2039 2019.11.18 12:10

    西红柿蛙蹲在石头上看向杨叔宝,杨叔宝也看向它,然后它就慢慢的膨胀了起来。

  跟蟾蜍一样,它们能够在短时间内胀大起来,这是它们御敌的主要招数。

  见此老杨撇嘴:“你比我爱喝咖啡的高贵人士波哥还能膨胀啊,就看看你而已,德性!”

  吃了这次亏他就小心起来,他完全没有想到会在大圣卢西亚碰到西红柿蛙,因为这蛙的原生地仅局限于马达加斯加岛的北部,按理说南非是碰不到的。

  他把这疑问说了出来,老侠客一脸风轻云淡:“可能是有人买了当宠物,后来发现养不了又放归野外的吧。”

  杨叔宝庆幸道:“那他们放归的幸亏不是金色曼蛙或者多色曼蛙之类,否则今天我就不是疼一下,而是要休克甚至死亡了。”

  所有的曼蛙都是毒蛙,就像所有的海蛇都是毒蛇一样,曼蛙体内的毒素可不像西红柿蛙这样温柔,它们对动物对人类都有致死性。

  不过同样跟海蛇一样,曼蛙羞怯胆小,它们不会主动攻击人兽这种大型动物,因此欧美有人会养它们做宠物。

  所以,欧美地区人少是有原因的,能比他们更作死的不多见。

  结果听了他的感叹老爷子笑了:“你说的金色曼蛙是不是一种特别可爱的小青蛙,成年后通体金黄、幼年的时候是绿色的?”

  杨叔宝点头道:“对,你见过吗?”

  金色曼蛙和西红柿蛙一样只存在于马达加斯加,它的栖息地范围比西红柿蛙要小的多,仅仅是一片森林中,所以相对罕见。

  老爷子愉快的笑道:“在电视和报纸上见过,同样是在湿地公园发现的,报道说它叫什么变色金蛙,也说它们是有人偷运进南非然后不知道为什么放归野外的。”

  杨叔宝惊叹道:“妈咧,这太野了!”

  本来他以为这里就一只西红柿蛙,结果随着他们掀动石头,又有体色鲜红的小胖蛙先后出现,最后十多只西红柿蛙跳到一块大石头周围躲藏起来。

  说实话,杨叔宝想捡它们,但是这不好捡,约翰不在这里而且它们体表分泌的黏液毒素很危险,他只能作罢。

  沿着河岸他们走了老远,然后搜集到大大小小上百块奥多瓦。

  杨叔宝感觉这些石头足够用了,便收拾起来放入车斗中准备离开。

  回过头来他发现老爷子在收拾他之前捡到的青螺,见此他问道:“你干嘛?回去要自己炼毒吗?”

  老爷子说道:“我准备养几只鸡,这些青螺可以喂给它们吃。”

  杨叔宝说道:“可是青螺有毒啊。”

  老爷子说道:“对,但它们的毒素对人和动物无害,对一些寄生虫有害,这是它们为了防备被寄生而进化出来的生物毒素,很神奇。”

  杨叔宝隐隐觉得不对劲:“可是你刚才跟我说吃了会死啊。”

  老爷子说道:“对,是寄生虫吃了它们的肉会死,我又没说人吃了会死。”

  南非套路多,我想回中国。

  一听这青螺不但对人体无害而且还没有寄生虫污染,老杨挽起裤腿下去拼命的捞了起来。

  捞奥多瓦加上捞青螺耗费的时间很长,他们出来的时候仅仅是午后,准备回去的时候就快要傍晚了。

  一片火烧云挂在西边天际,红霞满天,像小桥流水的江南大院中拉开的锦缎,一群归鸟随着晚风缓缓掠下没入草丛树林中,太阳还未下山,月亮已悄然跃出。

  岸远沙平,日斜归路晚霞明。

  收拾东西他们离开,十一月的南非,白天时间很长,从太阳西斜到夜幕降临还有好长时间。

  将老爷子送回花店后,杨叔宝放慢车速摘下防风眼镜在小镇公路上缓缓行驶。

  夕阳的余晖洒在他的身上,一如之前的傍晚。

  平淡的日子无喜无忧,但每天的生活却不是索然无味。

  看着遥遥无边际的公路,他慢慢的畅想,如果未来十年甚至几十年,自己都生活在这样一个简简单单的小地方,那等韶光逝去、人到中年,自己会不会后悔呢?

  他没有给出答案,反正现在很开心。

  特别是晚上回去有辣炒田螺下酒!

  这个好棒的!

  车子颠簸着行驶在草原上,惊起珍珠鸡从草丛中窜出来。

  杨叔宝直接开到了小河边,然后将奥多瓦石头分散的扔了出去。

  马仔看到他以为有奶喝,就从水里跑出来冲到他跟前绕着车子转圈圈,并且昂着头嘟着嘴发出‘哼唧哼唧’的声音。

  这一幕很有老家的味道,杨叔宝小时候家里养过土猪,东北土猪通体是黑色的,一个个血能吃,每当他妈拎着猪食桶出现这些猪就会做出此番动静来。

  老杨摊开手给它看:“没有奶喝。”

  马仔不管,继续迈动着罐头瓶小短腿绕着车子转圈圈,乐此不疲。

  老杨只好去摘了一些香蕉回来喂给它,他不知道这小东西是不是可以吃辅食了,反正马仔吃着香蕉怪开心。

  连香蕉皮都吃掉了。

  对此老杨深感欣慰,以后精灵们吃剩下的香蕉皮和果核有处理的地方了。

  忙活完小家伙,他开始准备自己的晚餐。

  小青螺比他老家的田螺要干净,所以不必吐泥沙,用清水浣洗几遍确保洗净外壳就行。

  炒螺简单,起锅烧油,放辣椒、葱姜蒜煸炒,然后将田螺下锅配酱油、自制大酱和白糖来翻炒,期间往里加一瓶啤酒,没过螺后转成小火慢慢炖。

  杨叔宝看到菜板上还有两个今天上午摘的青椒,于是索性切了扔进去来调调味。

  汤水变成汤汁,这时候青螺肯定熟了,他熄火出盘就是一道下酒菜。

  老杨照例坐在窗口吃饭,一大盘青螺一瓶冰镇啤酒,他又把一本南非大学出版的《非洲野生动物辞典》给搬了过来,一边享受美食一边接受知识。

  野生青螺的肉不大,但很劲道,浓稠的汤汁附着在螺壳上,吃之前先嘬一口,辣味、香味与河鲜滋味调和,就这么一口老杨整个人满足起来。

  青螺尾巴没有夹掉,他得用牙签往外挑螺肉,这也是一番情趣。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