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我真是非洲酋长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67.不是蜜蜂

我真是非洲酋长 全金属弹壳 2132 2019.11.03 12:12

    非洲的草原又叫稀树草原,顾名思义草原上总是稀稀拉拉的分散着一些树木。

  这是炎热、季节性干旱气候条件下长成的植被类型,在地球上已经存在了六千八百万年,现代有科研表明人类的祖先就是在这种环境中起家的。

  稀树草原上有树林,但树林并不茂盛,分分散散。不过进入沼泽湿地腹地就不一样了,那里树林还是挺茂盛的,杨叔宝就准备带着俩地精去那里挖树。

  是的,他要去挖树不是去偷树,自然保护怎么能叫偷呢?

  带到他地盘的树木可是会享受到生命泉水滋润的,全地球无数的树木,只有寥寥一点点才有如此大机缘。

  同时他猜测蜜蜂巢就在湿地森林里头,稀树林实在不像能养的下一个蜂群的样子。

  但响蜜鴷出了他的领地后一直往西飞,他这里往南才是沼泽湿地,往西还是稀树草原。

  在小鸟们的带领下他一直走了十多公里,这时候太阳很烈,老杨这么抗晒的都止不住的往外冒油,换个普通人可能已经脱水变成人干了。

  经过了好几座稀树林后响蜜鴷终于不再往前飞,它们一头扎进了一座林子里。

  雨季树木长得还是挺茂盛的,杨叔宝往里看了看没看见蜜蜂和蜂巢的踪影,于是他抹了把汗准备杀进去从近距离观测一下。

  他小心翼翼的拨开荆棘草和一些攀附在树上的藤蔓,然后叮嘱约翰道:“小心点,仔细看周围,这里面可能有蛇。”

  约翰说道:“谢谢城主关心,但蛇不会咬我的。”

  “它不咬你会咬我,我是让你帮我看仔细了,要是有蛇提醒我。”他这里正说着话,一阵嗡嗡嗡的声音由远及近传进他的耳朵。

  果真有蜜蜂!老杨顿时心里一喜。

  蜂蜜好东西,买个柠檬片泡个水,冰镇一下透心凉、神清爽,滋阴补阳、清肺止咳。

  然后他循着嗡嗡的声音看去,一只大蜂飞在不远处怼一枚树叶。

  只见这大蜂足有杨叔宝半个小指的长度,身上褐色、黑色与黄色相间,它围绕着一枚树叶快速翻飞并时不时进击,有时候是三浅一深有时候是五浅一深,姿态很彪悍。

  看清大蜂的样子,老杨脸色顿时垮了,他毫不犹豫的回头说道:“动作小点,赶紧撤!”

  约翰津津有味的看那大蜂怼树叶:“怎么了?”

  杨叔宝忍气吞声的说道:“去他么的蜜蜂,这不是蜜蜂,这是马蜂!胡蜂!非洲大黄蜂!”

  马蜂、胡蜂、大黄蜂,不同的称呼一样的身份。

  从生物学定义,黄蜂是细腰亚目内除蜜蜂和蚂蚁外所有昆虫的统称,包含胡蜂也就是马蜂,可以说所有马蜂都是黄蜂,而黄蜂并不一定是马蜂。

  但民间接触不到那么多昆虫,像杨叔宝的家乡就把它们混作一团,并统一给它们起了个绰号叫牛七箭,意思是壮硕如牛被这玩意儿刺上七箭也会死掉。

  马蜂不是蜜蜂,它们吃蜜蜂,这是一种特别彪悍可怕的昆虫,攻击性极强,在南美洲每年致死人数还要超过毒蛇,因为很多人对马蜂毒性过敏,可能被刺一下救治不及时便会没命。

  杨叔宝对马蜂心有余悸,他家乡在山脚下,山上多有马蜂窝,在他小时候有一次雨后跟随他妈上山采木耳,结果不小心招惹到马蜂他妈被蛰了两下,然后回到家就不行了,送去医院挂了三天吊瓶才好转。

  当时学校都准备好挽联了,学生们更是披麻戴孝候在镇卫生院门外随时准备哭丧。

  这事他一直记到现在,因为后来他妈出院后他老爹气不过带着兄弟和村里要好的伙计去把那马蜂窝给端了,马蜂全给淹死,蜂蛹拿回来油炸吃掉了,小杨叔宝足足吃了三碗。

  真香!

  如果有的选,杨叔宝这会还是乐意去端了那马蜂窝,马蜂蛹的滋味让他迄今不忘。

  但他记忆更深刻的是马蜂那可怕的毒性,而且他妈对马蜂过敏,估计他也对马蜂过敏,他们村不少人是这样,本家一个爷爷就是去山上砍树被马蜂给蛰了然后去世的。

  响蜜鴷天天待在生命树上估计智慧也得到了提升,看见杨叔宝转身走它们明白了怎么回事,就在他头顶一个劲的拉屎来侮辱他,想激怒他跟自己继续前行。

  杨叔宝这么怕死的人哪里敢去招惹马蜂?当年他老子可是在身上绑了好几层麻袋、戴着头盔才敢去挖马蜂窝,他是空着手来的,要是敢去招惹马蜂怕不是一周后就得过头七。

  本来按照他的猜测草原上有蜂巢,然后他可以安排魔兽精灵去弄点蜂蜜,自己压根不用动手。

  可是现在碰到的是马蜂,马蜂倒是一样不会攻击魔兽精灵,但魔兽精灵也不会莫名其妙的去攻击马蜂,起码不会因为杨叔宝想吃马蜂蛹而去捅马蜂窝。

  响蜜鴷一边追他一边喳喳叫,杨叔宝不胜其烦,这些鸟真讨厌,它们想吃马蜂蛹那有种自己去抠开马蜂窝呀,想拿自己当刀使?没那么容易!

  马蜂不产蜜,收拾它们顶多能得到一些蜂蛹,得不偿失。

  来回近两个小时,结果蜂蜜水都没见到,老杨真是垂头丧气。

  下午太阳西斜后他准备去捡小动物,结果麦森找来了。

  麦森一出现狗子们就防备的汪汪咆哮,几条罗威纳还很凶残的去阻止他靠近大象草丛。

  这是约翰的教导,防止有人发现生命树。

  麦森不怕罗威纳,挥着手怒斥道:“一边去一边去,睁大你们的狗眼看清我是谁,我是你们老爹的贵客!贵客!”

  罗威纳们愣了愣仔细盯着他看了一会,接着又吼叫起来。

  麦森捡起一块石头作势要打它们,几条哈士奇跑了出来,看到这些狗他脸色一下子变了,赶紧捂着头说道:“别靠近我、别靠近我。”

  杨叔宝正在树下小憩,狗叫声吵醒他后便打着哈欠走了出来。

  看见麦森头上绑着一条白布、额头位置还有个红太阳他一下子就生气了:“你没事COS什么曰本鬼子?这一点不好玩,我们中国人对此是很忌惮的!”

  他的生气让麦森满头雾水,等明白他为什么生气后麦森变得比他还生气:“WHAT?我COS曰本鬼子?法克鱿、法克哈士奇,我这是磕破头了,我这是绑了一条绷带,红的地方是血!是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