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我真是非洲酋长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90.克罗诺斯行为(求推荐票)

我真是非洲酋长 全金属弹壳 2080 2019.11.11 11:56

    街上人来人往、摩肩擦踵,车水马龙,川流不息。

  陆虎车被堵住了,麦森下去看了看回来说道:“换条路吧,前面路口出现一只大河马,在保护区的保安队来之前它是不会走的。”

  一听这话杨叔宝来了兴趣:“河马吗?那我得去瞧瞧。”

  他来到南非这么久了,近距离接触河马机会仅仅一次,就是前段时间他们去圣卢西亚湖里钓鱼的时候看到过河马从湖滩游过。

  霍尔一把抓住他想说什么,麦森对他挤眉弄眼:“老老实实开车,小心剐蹭。”

  杨叔宝狐疑的问道:“怎么了?有什么地方不对吗?”

  麦森打了个哈哈道:“没事没事,沃克担心你的安全,河马很危险,他肯定是担心你被伤害到。”

  河马长得憨头憨脑,但它们确实危险,要知道这玩意儿体重有三吨,雌河马咬合力能达到八百公斤,雄河马咬合力更是突破一千公斤,它们咬个人跟人咬个甘蔗差不多,咔嚓一声人就能看到自己屁股了。

  根据非洲各国统计,每年死在河马口中的人要比死在狮子和花豹这些大猫爪下的人更多,而且因为那恐怖的咬合力和重量,一旦被它们搞死那老惨了。

  杨叔宝倒是不怕,约翰跟在他身边。

  围观河马的人不少,树上还有猴子在窜头窜脑,这些猴子个头不大,黑脸黑爪长尾巴,背上的毛带淡绿色,老杨一眼认出这是非洲最常见的绿猴。

  这就是圣卢西亚镇得天独厚的地方,镇上野生动物多。

  绿猴们性情活跃,它们不是来看热闹的,而是看人的,有姑娘没注意保护好背包,一只绿猴窜下去冲到她背上就去撕扯里面露出来的甘蔗。

  姑娘吓一跳,杨叔宝看到后立马上去喊了一声,绿猴受惊转身逃跑。

  漂亮火辣的黑美人对见义勇为的杨叔叔嫣然一笑,她想道个谢,结果笑完之后发现人没了,已经钻进人群里了。

  泡妞是不可能泡妞的。

  人这么多不赶紧挤待会就没地方了。

  大河马就在路口上,它身边还有个小河马,那小河马跟个猪似的,皮肤黝黑、肥肥胖胖,这会正紧紧依偎在大河马的后腿上。

  两只河马也不知道从哪里跑出来的,离水时间已经有点长了,大河马的皮肤干燥甚至开裂,一些血汗流淌出来,滴在路上是红色的。

  当然这不是血,而是汗腺分泌的一种红色体液,湿润皮肤后能充当防晒剂,不过到了要分泌这体液的时候说明这河马确实离水太久了。

  被人车从四面堵住,河马变得焦躁起来,它们视力很差跟白内障似的:这是进化的结果,因为河水湖水往往浑浊,河马在水下视力没有用处,它们靠出色的听力和嗅觉来生活。

  什么也看不清可是却听到周围都是嘈嘈杂杂的声音,这种感觉想想就知道多可怕,即使是人也受不了何况一只不懂事的河马?

  而且这还是一只带在幼崽的母河马,任何野兽护崽行为都是非常可怕的。

  大河马在路上转起圈来,小河马的小短腿转悠不利索,转了两圈‘bia鸡’一下子给蹲倒了,它又赶紧爬起来想往母亲身边钻。

  有些游客不知道这怎么回事还以为它在表演,便哈哈大笑。

  了解河马习性的人则脸色大变,转身就往车后钻。

  ‘唰唰唰’,河马尾巴开动起来,就跟屁股上安了个电风扇似的,它一边疯狂转尾巴一边拉粑粑,顿时四处飞翔。

  周围的人谁也别计较,烂泥巴似的粑粑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飞了过来,雨露均沾。

  杨叔宝运气好,前面站了一个白人大胖子,他帮忙挡枪了。

  见此他明白刚才麦森诡异的笑脸了,这货绝对了解河马习性。

  飞翔之后发现周围声音还是很嘈杂,河马的脾气爆发了,它甩着头发出哼哧哼哧的声音在左右大踏步的转悠,下一步就是往前冲撞并撕咬逮到的东西。

  眼看情况要糟糕,约翰一个箭步冲了上去。

  有探险员打扮的男子喊道:“嘿、嘿!别去、快走!它要爆炸了!”

  河马发脾气真跟TNT爆炸似的,破坏力不遑多让。

  但它不会对魔兽精灵发脾气,约翰上去一把摁住它的脖子顺势拍了拍它的脑袋,要冲撞向前的河马迅速收敛了脾气,它发出粗重的喘息声用大耳朵蹭约翰的手臂,两个耳朵特灵活的抖来抖去,这是河马在示好。

  一个貌不惊人的黑人竟然能安抚住一只愤怒的河马,周围不管是游客还是镇上人都啧啧称奇,他们想看看怎么回事,可惜不等他们反应过来约翰已经牵着两只河马离开了。

  镇子外面就是沼泽地,二者之间有一条长长的水沟相连,沼泽地里有几个大鼻孔露出水面,这河马应该就是从这里顺着水沟进入镇子的。

  将河马送进烂沼泽地中,杨叔宝拍了拍约翰的肩膀说道:“咱们走吧。”

  可是母河马带着幼崽并没有回到泥沼中,它们就在岸上畏畏缩缩的转悠。

  泥沼里头水面翻滚,一头膘肥体壮的公河马慢慢走上岸来。

  杨叔宝以为它这是在欢迎走失的同伴归队,结果它一出现那母河马对它发出了咆哮声,而小河马则转身就跑,又往连接着沼泽地的水沟里跑。

  公河马体型比母河马更强壮,它撞开母河马后追着小河马去撕咬它。

  小河马估计才没几个月,奶牙还没有长齐呢,四条小短腿跟罐头瓶子似的,跑起来很不利索,公河马迅速追上它一低头将它给顶飞了。

  河马的恐怖在这一瞬间展现出来,它还没下嘴,就用脑袋蹭了一下,小河马的尾巴都被蹭掉了!

  杨叔宝倒吸一口凉气:“卧槽,克罗诺斯行为!”

  克罗诺斯是古希腊神话中的众神二代目,他有一个更出名的身份就是人兽都能日·宙斯他亲爹,这老爷子为了防止儿子篡权,媳妇生一个儿子他吃一个,都给存在肚子里。

  自然界中一些雄兽有类似行为,为了保证自己在族群的地位或者让雌兽提前进入繁殖期,它们往往会杀死幼兽,狮子是其中代表。

  现在,他碰到的河马也在做这种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