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我真是非洲酋长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77.美好生活

我真是非洲酋长 全金属弹壳 2222 2019.11.06 12:11

    巴恩斯又去给他摘了一个刺角瓜,往里加入蜂蜜和冰块递给他。

  老杨美滋滋的喝着果汁,巴恩斯问道:“有没有人去找你麻烦?”

  “什么麻烦?”杨叔宝下意识反问。

  “你那片土地,就是你买下的土地,其实你不该买的,它被某些人给看中了。还记得第一次见面我提醒你要小心吗?就是小心这些人。”

  “铁兽?”杨叔宝立马明白他的意思。

  巴恩斯点头:“对,他们去找过你麻烦了?”

  杨叔宝说道:“算是吧,用天穹挂尸的手段来吓唬过我,然后就没有下文了。对了,你怎么知道这事?铁兽老大看中我那块地的事好像挺隐秘的?”

  巴恩斯又点头:“对,不过我有一个朋友想买那片土地来着,然后有人警告我们了。”

  杨叔宝说道:“这里没有外人,你说的那个朋友是不是你自己?”

  巴恩斯摇头道:“不是,我对扩大农场规模不感兴趣,这样我就很满意了。”

  看他这幅呆愣的样子杨叔宝不调侃了,而巴恩斯也不主动说话了,转身逗着狗玩了起来。

  智慧得到启蒙的德牧不比金毛差,这德牧陪着巴恩斯玩的不亦乐乎,展示出来的聪慧把巴恩斯看的一愣一愣。

  他玩了一会狗子忽然抬起头:“我差点忘了大事。”

  杨叔宝正在看外面一只公鸡追母鸡,他这没头没脑来了一句话把他给吓了一跳:“啊?”

  “就是如果铁兽对付你,你去赫卢赫卢韦的旧货市场找一个叫鲨齿龙的家伙,他是一个叫恐龙帮的老大,恐龙帮跟铁兽是死敌,如果你投靠恐龙帮或许能躲过一劫,不过他们都不是什么好鸟,你跟他们打交道必须很小心。”

  巴恩斯说的很严肃,德牧用爪子扒拉他的手腕要继续玩,他低下头看了眼德牧的大长脸后立马笑了,又陪它玩了起来。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他这一番话给老杨解答了一个疑惑:之前他跟鲨齿龙打过交道了,对方当时对他展现出了好感,他一直不明白原因,现在明白了。

  他记得鲨齿龙问过他来自哪里,他说来自度假镇,然后鲨齿龙就突然对他变得友好起来,那会这人应该就知道了自己的身份,也知道是自己买了保护区土地跟铁兽结仇的事。

  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鲨齿龙显然不是外表展现出来的那样粗犷豪爽,这个男人有粗有细,老杨不一样,他只有粗没有细。

  巴恩斯留下他吃晚饭,丽雅将牛奶送入储存罐后开始准备饭菜,杨叔宝不知情,等他想走的时候就晚了,有几道菜已经出锅了。

  “你该尝尝丽雅做的锦葵布丁、牛奶馅饼,它们非常美味,你吃过后就会感觉到生活的美妙。”巴恩斯用一贯的平静说道。

  给他们送咖啡的丽雅听到这话后抿嘴笑:“你也得尝尝我们家的农夫香肠,它是我丈夫的杰作。”

  夫妻两人展现出来的和谐让杨叔宝大为艳羡,他说道:“那我必须得留下了,如果我离开的话会错过一段美好生活。”

  巴恩斯点头:“这是实话。”

  他的回应让杨叔宝苦笑:“你真是个实诚人,伙计。”

  巴恩斯又点头:“这也是实话。”

  小农场以当地美食来招待他,屋子里比较热,他们去了池塘边的树荫下。

  树上挂着一个大灯,当夜幕降临的时候灯光就亮了起来,很白。

  丽雅架起了一口三脚铁锅,锅底下放上木柴点燃,锅子里有菜有肉有汤汁,杨叔宝看了看认出碧绿的罗勒叶和薄荷叶,丽雅又撒了一把熟花生,然后开始乱炖。

  这是南非的铁锅炖菜,跟他老家的乱炖如出一辙。

  巴恩斯在烤香肠,也就是丽雅刚才说的农夫香肠。

  这种肠也是用猪肠衣灌制,但做的很长,一条得有八十公分,然后盘起来放在烤架上来炙烤,因为它在灌制的时候就放上了许多调味料,所以炙烤的时候不用再加佐料。

  香肠用料很足,上火一烤便出香味。

  继承了前辈‘猎豹’之名的德牧蹲在烤架旁边流口水,它很懂事的没有去讨要什么,就是仰着头看巴恩斯,眼睛一眨一眨很期盼。

  巴恩斯顺手切下一块烤肠挂在头顶的树枝上晾了起来,温度降低后便摘下来递给德牧。

  狗子用脑袋蹭了蹭他的手背才去接走这块香肠,一边吃一边愉快的摇尾巴。

  铁锅炖菜很快咕嘟咕嘟的冒起热气,丽雅端着一盘烤羊排出来,她取走几块木柴将火势调小说道:“杨,请上座吧,来尝尝我烘焙的布丁。”

  她所说的布丁就是锦葵布丁,南非最传统的甜点之一,一个盘子里上层是棕色奶油酱下层是蛋糕,切开后层次分明。

  杨叔宝笑道:“等巴恩斯一起吧。”

  丽雅说道:“无关紧要,这是饭前甜点,你可以尝一点,或许它太甜了你会受不了。”

  话说到这份上杨叔宝就切了一块放入小盘中,布丁上层奶油酱松软、下层蛋糕弹性十足,他舀了一勺放入嘴里,顿时,味蕾跳跃,整个嘴巴甜了起来。

  咀嚼着布丁他忍不住吁了口气:“真是美味,它有奶油、有杏仁、有巧克力酱对吗?口感层次真丰富,我真是爱死它了。”

  看出他的称赞发自内心,丽雅笑道:“是的,王永乐一些自制的奶油和杏仁来搭配,里面还加了焦糖纹理海绵来增强口感,显然我这么做并不算失败。”

  “何止是不算失败,简直太成功了。”杨叔宝做夸张的样子。

  香肠烤熟,巴恩斯用一把锋利的屠刀将它切成几个大块端了上来,毫无疑问这样吃起来会更过瘾。

  丽雅又送来一大盘牛奶馅饼,这个做的就很精巧了,烤至焦黄酥脆的面饼里面包裹着浓密的提炼牛奶,切开后牛奶会缓慢往外流动。

  杨叔宝拿了一块咬了一口,满嘴生香。

  这顿晚饭真是充满了南非北部的乡村风情,特别是农夫香肠,它是用碎肉块灌出来的,咬一口吃到的全是大肉粒,非常过瘾。

  香肠味道很足,浓郁的肉香中有黑胡椒和丁香的味道,巴恩斯告诉他不止用了这两样调料,其他还有肉豆蔻、烤芫荽籽和芝麻粒等等配料。

  听他说的仔细,丽雅调侃道:“看来你们很投缘,巴恩斯很少会一次性说这么多活。”

  杨叔宝觉得这不是投缘不投缘的问题,而是生命树让他拥有一些魅力,能赢的人好感的魅力。

  巴恩斯却说道:“他一个人不远万里来南非,太可怜了,我觉得我们应该对他好点,否则或许他会抑郁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