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我真是非洲酋长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06.小姨姨和少年

我真是非洲酋长 全金属弹壳 2054 2019.11.16 12:12

    作为铁兽的高层,撕布机自然不差钱,等到夜色降临,别墅的厨师就开始往外推出料理,各种黑暗料理:炸墨虫、咖喱炖鸡爪、烤蝙蝠、烤蜈蚣等等。

  好不容易杨叔宝看到了烤肉排这种常规食物,他正想拿一片尝尝,结果旁边有女人轻笑道:“你也喜欢烤鳄鱼排?”

  可去你吗的吧,杨叔宝立马把手给收了回来。

  他有种不好的预感,期待一天的大餐要崩,可能他得吃一堆水果回家了。

  晚上他不喜欢吃水果,因为半夜要撒尿,很影响美梦体验。

  看到他刚烫了手似的放下烤鳄鱼排,走来的女人笑道:“怎么了,我看你对它应该很有兴趣才对,因为我注意你一分钟了,这一分钟里有四十五点五四秒你在看鳄鱼排。”

  杨叔宝震惊的看向这女人,四十五点五四秒?这是奥运赛跑呢?

  对方年纪不小了,精美的妆容掩饰不住鱼尾纹和松垮的皮肤,不过身材保养很好,颀长的身躯饱满多汁,她袅袅婷婷走过来,一袭大红鱼尾裙摇曳生姿,仿佛红莲火海中跳出的美人鱼。

  这是个长辈,老杨估计得叫她姨。

  面对小姨姨饶有兴致的目光,杨叔宝摆手道:“我我不吃这个,我不吃野生动物,因为我从事的就是这个行业。”

  “你是野生动物保护协会的?”小姨姨问道,“哦,里面太吵了,去院子里走走?”

  杨叔宝想拒绝,但人家走在前面对他招手,他只好跟着走出去说道:“不,我自己有个私人自然保护区,当然它面积很小,里面动物也少,但我确实在好好对待她,所以你应该明白我的意思。”

  小姨姨对他侧了侧头道:“当然,我明白你的意思,你竟然有个私人自然保护区?这很酷,能给我讲讲你都是怎么运营的吗?”

  杨叔宝说道:“我刚接手这保护区,还没开始运营,仅仅是买一些树木种进去,或者照顾一下进入我地盘的野兽,就是这样。”

  “没有收入?”小姨姨问道。

  老杨耸耸肩道:“也有一点,比如卖卖狗、卖卖猫之类。”

  “哈哈,你真会幽默,不过我还真喜欢猫咪。”小姨姨伸手捂住嘴唇笑了起来,笑过后她主动伸出手说道:“我叫艾蔻-米切尔,米切尔是我的父姓也是我夫姓。”

  杨叔宝握住她的手后甚至无暇去体会美人柔夷的光滑,他吃惊的看向艾蔻问道:“你的父亲和你的丈夫是……”

  同一个人?

  后半句话没问出口,这太惊世骇俗。

  艾蔻显然猜到他在想什么,她笑的波涛汹涌:“不,他们只是恰好同姓。”

  老杨也笑了,尴尬的笑:“这还真是缘分。”

  艾蔻耸耸肩道:“他们之间还有个更大的缘分呢。”

  “什么?”

  “都死了。”说这话的时候艾蔻的笑容越发灿烂。

  杨叔宝觉得这小姨姨有点不对劲,但具体说不上来,他不想深聊下去,就准备找理由回去继续找吃的。

  恰好这时候屋子门口有人推搡一个黑人少年:“知识,你不能这么干了,我们这里都是成年人、我们在做成年人的事情,你还是未成年,你不是喜欢读书吗?回去读书吧。”

  少年挣扎,那人不耐烦的一使劲结果将他推倒了。

  见此杨叔宝便三步并作两步上去扶起了少年,问道:“你没事吧?”

  少年耸耸肩嘻笑道:“当然,你也是来参加party的?那能不能进去帮我搞点吃的?我家里断粮了,我的肚子有点饿,今天我还有好多作业没写,饿着肚子可没法专心答题。”

  “你真好学。”倚在门框上的白人青年说道,“看来鬣狗群里也能出一个开普敦大学的高材生了。”

  少年瞪大眼睛做吃惊状:“你怎么知道我的目标?我挺喜欢开普敦大学的,如果以后牛津剑桥不录取我,那我就去开普敦。”

  开普敦大学是南非最好的高等教育学校,也是整个非洲最好的大学。

  杨叔宝看向那白人青年,他认出这人也是铁兽的一员。

  门口的事吸引了一些人的注意力,麦森看见有杨叔宝的身影便叹了口气走出来,然后他又看见跟杨叔宝待在一起的少年,见此他停下脚步挠着下巴笑了起来。

  杨叔宝本身是个小学霸,他对好学生有天然好感,而且看样子少年跟铁兽很不对付,那么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他笑道:“跟我来。”

  他来的时候买了一个蛋糕做礼物,结果麦森笑话他说这是哄孩子的,于是他先前他没有带下车,这会真的用来哄孩子了。

  看到大蛋糕,少年欢呼一声:“哇,这是我第二次见到完整的蛋糕。”

  对于这种有些夸张的话杨叔宝毫不怀疑,南非的贫富差距很夸张,不用说富人,仅仅中产家庭一顿晚餐就抵得上贫民窟穷人一个月的伙食费。

  抱着蛋糕少年一改先前的玩世不恭,他毕恭毕敬的对杨叔宝鞠躬:“谢谢你,好心的先生,我能看出你跟这里的混蛋并不是一路,所以你留下会开心吗?不如去我一起享受这蛋糕?”

  “顺便邀请上我吧,我留在这里也不开心。”艾蔻饶有兴趣的打量着他说道。

  少年遗憾的摇头:“我能护得住这好心的先生,但护不住你,你跟着我会很危险。”

  杨叔宝失笑道:“等等,我还没有接受你的……”

  “从我能握住刀子那天起,我再没有靠男人保护。”艾蔻笑吟吟的打断了他的话,她晃了晃手提包给两人看,手提包很沉重,里面像是藏有手枪。

  少年狐疑的看了看她说道:“那你随意吧,我爷爷告诉过我一句很棒的话,现在我转告给你,如果你不对自己的生命负责,那别人更不会。”

  杨叔宝说道:“这话很有道理,你爷爷是个哲学家。”

  “不,他是个被时代抛弃的老坏蛋。”少年笑了。

  艾蔻扭头去看了看门口那白人青年后若有所思的说道:“我好像知道你爷爷是谁了。”

  杨叔宝问道:“谁?”

  艾蔻理所当然的说道:“一个被时代抛弃的老坏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