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我真是非洲酋长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03.五花大绑

我真是非洲酋长 全金属弹壳 2092 2019.11.15 12:06

    这只平头哥应该就是上次在蜂巢树林逃跑的一只,不知道怎么回事它来到了杨叔宝的地盘——很大可能它是被响蜜鴷给引过来的,响蜜鴷肯定发现了位于生命树上的马蜂巢,它们应该贼心不死。

  平头哥是会爬树的,它们经常上树寻找花豹和猎豹隐藏的食物,有时候这种偷窃行为会被豹子发现,然后平头哥往往也会一起变成食物。

  但它即使会爬树也没法去偷蜂巢,生命树周围有几十只猎犬,树上还有一群敏感的猫咪在守卫,这平头哥肯定嗅到狗尿猫尿味后远离了生命树,否则它现在尸体都得臭了。

  平头哥的战斗力都是在网上被吹出来的。

  吃不到蜂巢这平头哥应该饿了一段时间,然后今天响蜜鴷发现了杨叔宝晒在外面的兔肉,就把老铁平头哥给叫过来吃了个自助。

  看着平头哥蹦蹦跳跳的去够兔肉,杨叔宝一挥手,跟在他身边的几只红骨猎浣熊犬以离弦之箭的姿态飞扑了上去。

  面对危险平头哥的第一选择是逃跑,可是随即它发现自己无路可逃,周围全是疯狂吼叫的猎犬。

  见此平头哥收起尾巴呲出牙齿:亮剑!

  这才是平头哥的真实面目,它们不会盲目怼敌手,能跑先跑,可如果发现跑不了它们绝不坐以待毙也不会再去妄图逃脱,无论面对的是黑背胡狼还是狮群它们都不怕!

  都敢于亮剑!

  狭路相逢勇者胜,勇者相逢强者胜!

  所以平头哥轻易不亮剑,一亮剑它们就死。

  不过平头哥死的往往很有尊严,它们是草原索隆也是非洲骑兵连,绝不允许后背中刀,面对任何强敌它们都是死在冲锋的路上。

  杨叔宝很欣赏平头哥,这种动物实际上比网上吹出来的形象更有魅力,它们很有智慧也很有勇气。

  狗群将平头哥围住之后他立马吹了个口哨制止它们发起进攻,红骨猎浣熊犬是出色的猎犬,如果他不加以制止那它们就会寻找平头哥的漏洞,一旦找到漏洞就会放手一搏,不死不休。

  约翰上去赶开猎犬安抚了平头哥,杨叔宝扔给他一条绳子说道:“把它给我绑起来。”

  “你要吃了它吗?”约翰担心的问道。

  杨叔宝翻白眼:“就它浑身上下没有二两肉,我吃它干什么?”

  “那你要办了它吗?”约翰更担心的问道。

  杨叔宝连白眼也懒得翻,玛德智障。

  平头哥被五花大绑的扔进了厨房,响蜜鴷们蹲在窗户上面面相觑:老铁,你要被炖了!

  两只情侣鹦鹉结伴飞了过来,响蜜鴷们莫名其妙的炸毛,追着情侣鹦鹉就啄,将两只鹦鹉搞的哇哇乱叫:我们小两口招谁惹谁了?

  又是一个小时过去,兔肉终于解冻。

  杨叔宝阴沉着脸拎起菜刀在平头哥面前比划,平头哥毫不畏惧,抓住机会抬起头就来了一口。

  还好老杨抽刀及时,否则菜刀恐怕会有细菌感染。

  “你就嚣张吧,待会我看你怎么嚣张!”

  留下一句狠话,杨叔宝将兔肉砰砰砰的剁成碎块,然后烧开水煮了一通。

  捞出兔肉白酒去腥,加胡椒粉调味,葱姜蒜准备,干辣椒一撕两半,青辣椒切块,他三下五除二将油锅烧热倒进葱姜蒜爆锅,再下青红辣椒和迷迭香起味,随着一股辣味迎面而来,他将兔肉也撒了进去。

  接着就是上调味料来进行红焖。

  焖兔肉他有经验。

  老杨家在长白山脚下,小时候一年到头都有野兔、野鸡之类的野味能撞上,春天能看到老鹰在天空划过,秋天能看到大雁结队南飞,那时候村里人会在山上山下放兔子套,时不时谁家就能逮一只。

  那年代东北屯子里关系好,有一家人做了好饭左邻右舍的孩子都能跟着沾光,杨叔宝小时候没少见着大人炒兔肉,有时候他会去打下手,所以早早就学会了炖兔肉。

  可惜,等他长大后反而没了施展厨艺的机会,从他少年时代开始石头厂入驻了山脚,天天开炮把兔子吓都吓死,没吓死的也吓难产了,从此少见兔子。

  他是眼睁睁看着绿水青山变成白水荒山的,上大学后他毅然决然的选择不赚钱的环境保护专业,就是受此影响。

  当然还有一个影响因素是在他高考那年国家开始重视环境保护工作,他们老家山脚下的工厂被撤走,林子被保护起来,政府给了当地居民好政策,只要学历达标、专业对口就能安排工作,直接是事业编制。

  他蹲在地上回忆着旧时光,锅盖砰砰砰的跳动起来,一股白气从缝隙里逃了出来,辣香。

  火势减小,继续焖。

  杨叔宝将平头哥给拖了出来,当他不持有武器的时候平头哥对他态度还是挺好的,他身上毕竟有生命树的气息,近距离接触下万物对他皆有好感。

  人也不例外。

  五花大绑的平头哥被放到了桌子上,一大盘红焖兔肉被放到了它面前,还配上了一双筷子,跟上供一样一样。

  杨叔宝装模作样的坐下看着它说道:“平头哥,咱不是第一次见面了,别客气,一起吃两口?”

  平头哥瞪着小黑眼看着他。

  他说道:“行吧,你不说话那就是不想吃,唉,看不上老哥我的菜?行吧,那我自己吃你看着,哦,再来一罐啤酒。”

  冰镇啤酒配辣味兔肉,美味!

  喝一口啤酒,“哈!”

  吃一块兔肉,“bia鸡!”

  平头哥挣扎了起来。

  杨叔宝将兔肉又往它跟前推了推,说道:“这兔肉味道可以的,你闻闻这个骨头,怎么样?香吧?你说我用辣椒给焖出来的它能不香吗?”

  这就是对平头哥的惩罚,揍不能揍、骂了没用,那怎么惩罚它呢?

  馋它!

  午后温度高,他坐在窗口慢慢悠悠的喝着啤酒吃着肉,吹着小风听着歌,抬头往外看看是绿油油的草地,身边还有个平头哥陪伴着,心满意足。

  肉香味引来了辛巴,小狮子照例趴在窗户上用尾巴敲打彩钢。

  平头哥嗅觉灵敏,它嗅到了狮子的味道,然后慢慢的转过头去。

  一张狮脸!

  这次平头哥想亮剑也亮不了,剑鞘让人锁了,不光锁了还把钥匙扔了,不光把钥匙扔了还用胶水把钥匙孔给堵上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