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我真是非洲酋长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15.误打误撞

我真是非洲酋长 全金属弹壳 2066 2019.11.19 11:57

    拉出树灵面板,他又感觉老天爸爸不是那么爱他了:【年轻的城主,你的领地内有一个新生命即将降临,请去保证它健康降生(有奖励)。】

  面板内容没有变化,奖励没有出现。

  于是老杨试探的问道:“树灵、树灵,你睡着了吗?”

  【盯着你呢。】

  “奖励呢?”

  【奖励未曾发放,则证明任务未曾完成。】

  杨叔宝收回面板蹲在地上看小林羚挣扎着学走路,这动物的名字让它们听起来好像跟羚羊有亲戚,其实它们在血缘上还是跟牛更接近,所以它们拥有一些牛的习性。

  比如反刍,比如高大强壮,比如幼兽出现几十分钟内就学会走路。

  一边看小琳琳在草地里扭动身体他一边分析,之前刚看到这任务的时候他猜测只有一只林羚怀孕原因是任务提示有‘一个新生命’降临,现在来看是有四个新生命降临,但跟任务相关的是其中某一只。

  任务本身已经给出提示了,‘保证它健康降生’,也就是说这一只小林羚不健康或者会遭遇难产,另外三只不用他去保证,人家自己会健康降生。

  他把分析内容告诉三个精灵,三个精灵钦佩的点头:

  “对,是这样。”

  “城主好聪明啊。”

  “我们地精族怎么出了你这么个马屁精?城主太聪明了!”

  “事实就不必强调了。”杨叔宝走向小林羚,雌兽紧张的跑了。

  小林羚一看老娘跑路顿时急眼了,它这么一使劲终于爬了起来,然后迈着软绵绵的大长腿去追老妈,跑不起来但走的飞快。

  雌兽跑出几步回头看了看,估计认出老杨是喂自己吃小白菜的人,又磨磨蹭蹭的跑了回来。

  小林羚好不容易走出几步看着老妈跑回来,懵了:玩我呢吧?生娃就是为了玩的吗?

  因为要照顾林羚产仔,杨叔宝当天没去捡西红柿蛙,决定次日再去。

  次日他的地盘里风轻云淡,老杨开偏三轮载着约翰开往尾巴河的入湖口位置。

  这次再到尾巴河,他开了眼界:

  一个象群出现了。

  隔着老远他就看到了象群,其中的雄象有三米之高、数米之长,浑身粗糙的象皮是灰黑色,并且还像是得了皮肤病一样有大块大块的脱落,这样打眼一看就像是一座墙皮斑驳的老房子。

  但是靠近之后杨叔宝才发现,大象皮没问题,脱落的是挂在皮肤上的干泥巴,它不久前应该在泥沼中打过滚,身上覆盖满了沼泥。

  整个象群是由五头大象两头小象组成,数量不少,里面只有一头大公象,它的身份很好辨认,公象比母象体型要大一倍。

  可象群当家的却是母象,这点和河马一样,除了繁殖期其他时候公象都会听母象的,另外象群主要是母象,公象会在成年后离开家族,直到繁殖期才回来。

  这种现象很有意思,平时公象母象不做联系,进入繁殖期母象对公象挥之即来喝之即去,公象就是个基因提供工具。

  公象应该也挺享受这种生活的,平时对母象没有养护责任,有需求了就去来一发,票娼还得花钱呢,它们什么都不需要付出。

  两头小象在河里玩耍,它们用鼻子吸水互相喷洒,成年象则安静的在河边喝水。

  它们对水的需求量极大,每天要饮用一两百升的水,它们对食物的需求量更大,每天的食物得有两百公斤往上。

  所以老杨虽然发现了这个象群却不能把它们带回去,它们太能吃了,虽然它们食物包括牧草,可它们更喜欢吃树叶、果实这些东西。

  他的领地内倒是不缺牧草,问题是象群去了肯定不会老老实实吃牧草,而是拔树苗吃,领地那一圈树苗娇嫩的很,正是大象的最爱。

  看着强壮魁梧的大象们,杨叔宝只能流口水。

  他寄希望于这个象群不要离开,以后小象成年会被赶走,到时候他领地内的树木也差不多长成了,可以接纳一头公象去生活。

  象群还是挺谨慎的,当偏三轮轰鸣着靠近后它们便决定过河。

  个头最大的公象走在最前面,湍急的流水对它没什么影响,但大河入湖口的水位比较深,公象走了一半整个身子都没进去了,它很有经验的将鼻子竖直向天,靠着象鼻和额头露出水面来呼吸。

  这是个冷知识,象可以通过额头呼吸。

  有惊无险,公象过了河。

  然后母象们带着小象不动弹,公象在河边发出一声悠长的鸣叫,母象和小象还是不动身。

  杨叔宝乐了,他猜到母象发现了河水太深的问题,别说小象没法过河,就是它们自己也过不去。

  公象连连鸣叫,母象一动不动,最终一头母象仰头鸣叫一声,公象又慢慢悠悠的从河对岸回来了……

  约翰知道杨叔宝想近距离接触象群,便率先走了过去。

  等他安抚下躁动的象群后,杨叔宝才试探的靠近。

  大象很危险,每年因为它们而死亡的人数超过五百人,而犀牛更惨,每年不知道多少犀牛倒在了公象的第五条腿之下。

  大象的第五条腿是名副其实的,能超过一米,繁殖期它们会用第五条腿来协助四肢支撑身体。

  公象故技重施,靠鼻子和额头喘气又回来了。

  河水冲刷掉了它身上的泥巴层,于是它沿着河岸溜达起来,先找了个泥沼坑跳了进去,泥沼不深,只没过它的腿,然后它用鼻子卷着泥水往身上洒了起来。

  小象们处于旺盛的学习期,它们学习着长辈的一切,一头小象在河边学着吸泥水往身上洒,它洒了两下又往约翰身上洒去。

  约翰哈哈大笑,对杨叔宝招手道:“城主,你过来跟它们一起玩呀。”

  天气炎热,身上溅上点泥水不算什么,杨叔宝愉快的参与进玩耍中。

  但是小象鼻子在河里摸索一番,它卷起了一块比英汉词典还大的石头……

  还好杨叔宝跑的快,要不然他可能就献身南非动物保护事业了。

  象群在河边搅和倒是帮了他一个忙,误打误撞,藏在河边的西红柿蛙全被驱赶出来。

  看到这些全身通红的小动物,杨叔宝嘿嘿笑:“盘它!”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