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重生我想谈恋爱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回家

重生我想谈恋爱 小白爱兰 2105 2021.10.01 15:59

  脑子里胡思乱想,不知怎么的竟然也睡着了。

  一夜好眠,竟然连梦也没有做一个。

  早上6点我被广播里面的《运动员进行曲》惊醒了。待我坐起身来,王思文已经把毯子叠好了,一阵风一样的冲到厕所去洗漱了。

  这个时间段厕所里面应该挤满了人。我只能先穿好衣服把头发先梳了。当我摸到我头发的时候,我简直惊呆了。那厚厚的一把头发,又黑又亮。

  我还有头发这么多的时候呢。再看看挂在床头的小镜子,好家伙,这皮肤真是好。再看看自己,长得也不丑嘛。14岁的少女哪里有长得丑的呀,当然了,和长得漂亮并不沾边。

  在我漫长的青春记忆中减肥这个词一直和我如影随形。我仔细看了看我自己,其实也不胖呀,不过是长了张圆脸。

  好不容易在人挤人的大厕所里洗漱完,广播里传来了集合的声音。我急匆匆的回到寝室,抄起我的语文书,赶紧往操场上走。

  操场上已经在开始排队了。

  我们乡村中学的操场不是塑胶操场。甚至连水泥的也不是。环形跑道上填了一层厚厚的煤渣,中间的操场一半是篮球场,一半是真正的草坪,长着各种各样低矮的草。篮球场还是今年新修的,听说是校友捐建的。

  操场上已经有不人在集合了。我眯着眼睛可劲的找我们班的队伍。还是王思文眼尖看见了我。她本来在和其他的女生聚在一起聊天,看见我左顾右盼的,连忙招手叫我。

  “李憨憨,在这儿呢!”

  我的个老天爷呀,她居然在大庭广众之下叫我的外号。兴许是好些年没有人这么叫我了,我有些恼羞成怒。

  我咬牙切齿的朝她跑过去,跑在填满碎渣的跑道上,差点崴了我的脚。

  “你个老丝瓜。”说完便和她一起打打闹闹。

  闹了一会儿,我便又掏出了我的语文书开始背书。王思文骂了我一句:“变态。”

  没一会儿要做操了,广播里面响起了全国中学生第6套广播体操,雏鹰起飞。

  我人都快傻了。我哪还记得广播体操怎么做呀?我赶紧和后面的同学换了位置,换到了队伍的最后面。

  我们做操是每个班级男生一队,女生一队。等我走到女生队伍的最后一个,我发现旁边的男生队伍和我并排的正好是周智。缘分真是妙不可言。

  “哎,班长今天怎么到最后面来了?”他嘻嘻哈哈的和我开玩笑。

  我总不好说是过来划水的吧。我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心里鄙视自己,好歹是个大人了,怎么还跟一个小孩计较?

  划水的过程是很煎熬的。我生怕被班主任发现我在划水。作为一个好学生的我,怎么能划水呢?还好今天曾老师没有走到队伍的后面来看。我暂且算是保住了在曾老师心中的形象。

  初升的太阳光照在我们的身上,在地上投下长长的影子。而我们的影子交汇在一起。

  除了饭难吃,厕所很难闻,洗澡真的很挤,被英语老师点名真的很慌以外。在学校的日子真的很开心。

  转眼就是周五了。第6节课的下课铃一响,早就准备好的同学已经拎着书包冲出去了。今天是回家的日子。而隔壁班还在默写英文单词。无数路过这个班级的同学,都会不由自主的说:幸好没在这个班。

  我收拾了一大堆的书,八门功课的教科书带了个齐全,书包也沉甸甸的。

  下午放学已经是三点了,而我回家要搭乘一辆半小时一班的城乡公交。说是公交其实是一辆中巴车。

  校门口要搭车回家的学生挤满了路边。每一次回家都是一次挑战。如果没有挤上车,从学校走回家要两个小时,脚杆子都能给你走断。我记得以前有次放学去上网,结果错过了最后一班公交车,我和王思文两个人走到天黑才到家。从那以后我们要去上网都掐准时间,就算网吧里还没到下机时间,只要公交车快要来了,也只能赶紧走。

  “憨憨去不去上网?”王思文一手拎着一袋衣服,另外一手拎着书包。

  “唉,算了吧,回家吧!”我想到我口袋里仅剩的5块钱还是能省则省吧。

  费老劲挤上了车。虽然没有座位,但是坐车到家里其实也只有十几分钟。我呆呆的看着车窗外,车窗外的景色越来越熟悉。

  我想我终于明白了,近乡情怯是什么意思。越是离家里近,越是踌躇。不知道是谁在等我呢?

  我的爸爸是个农民建筑工,我的妈妈以前也是在广东打工,后来我上小学之后,就没再出去打工了。

  我和王思文下了车,开始往村里走。一路上王思文叽叽喳喳的在说着什么?我只顾着应和,并没有仔细去听。

  我的心里想着另一件事。

  回家会见到妈妈吗?我真的好久没有见到我的妈妈了。

  高一下学期的雨季,那是我这一生都不愿意去回忆的时光。在这个漫长的雨季里,我的妈妈因病去世了。那段时间我过得浑浑噩噩。我甚至没有记住我妈妈是哪一天过世的。

  离家越来越近了。我看到了我家门外的那棵桂花树,还有一棵侧柏。这两棵树都是妈妈种下的。侧柏在08年冰灾的那一年,被冰压倒了。而那颗桂花树则越长越大,亭亭如盖。

  “欢欢你回来啦,饿不饿呀?”和妈妈的见面猝不及防。我还没做好什么心理准备,正好走过最后一个路口的拐角,就碰到出门倒垃圾的妈妈。

  我妈挺胖的。她以前没有那么胖。自从生完我弟弟之后,她就胖了。

  我真没想到,我看到我妈的第一眼居然想到的是这个。正想说不饿呢。眼泪就猝不及防的流下来了。妈妈,我真的很想你。

  眼泪一开始流就怎么也止不住。积压了这么多年的想念,好像就在这一刻喷涌而出。

  妈妈吓呆了。

  “怎么啦?欢欢,被人欺负了?”妈妈无措的问。

  我自从大些了就很少在妈妈面前哭过。可是我的眼泪呀,怎么也止不住。好像要把这些年的委屈,想念在这一刻通通都流出来。

  我一边哭一边抱着妈妈,这种感觉陌生又亲切。自从妈妈生完弟弟,她好像就没有再抱过我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