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太阴封妖录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五章 听醉醉讲那从前的故事

太阴封妖录 卿语犹念 3319 2020.07.29 09:36

  此时萧明和程前有都还被制住,眼见着这剑势如破竹,破空而来,萧明冷汗都下来了,心想这又是哪来的神仙,这剑有没有准头,千万可别扎他身上。

  萧明死命的想往边上躲,剑光逼近,突然间一根棍子从萧明头顶飞过,“哐”的一声挡开了剑,插入地下溅起尘土飞扬。

  我的妈呀,萧明趁着妇人发愣忙把自己的胳膊拽出来,瞧见那男人也盯着地上插着的棍子不动,便把大有也解救出来拉到一边。神仙打架,凡人遭殃,萧明忙拉着大有又退的远了一些,免得他们斗法,自己玩完。

  剑被挡开,白衣女子飞身接剑,同时有一少年落在棍边,拔起了棍子。这少年眉若刀裁目似朗星,一身靛蓝劲装,上有麒麟踏云、狮子登高,袖口、领口、衣摆皆饰以回纹,腰带团花寿字纹,垂着羊脂玉龙纹玉牌,靴边饰祥云,所有绣花皆为银线,处处透着贵气。

  手握长棍,棍子到他手中便缩至半臂长短,这棍子看着像一截枯木,但所到之处却能让人如沐春风,仿佛置身仙境,周围皆是鸟语花香。

  “你们俩,私自离山,竟在此加害路人,还不回去领罚!”那少年呵道。“慢着。”白衣女子足下一动,眨眼间已经拦在那夫妇身前,“这两个妖孽是我先发现的,理当由我处置。”

  “你算老几?这里是我们九慧山的地盘,别说这两个不是妖孽,就真是妖孽本王也不可能让给你!”那少年下巴一抬,颇为傲气。女子冷哼一声,挥剑道:“既然如此,不如战上一战,看看是谁让谁!”

  “慢!”

  又一声阻拦从天而降,空中又落下一个男子,同样是靛蓝衣袍,同样是手中持棍。只是衣饰没有少年那般华丽,眉目俊朗,看起来年纪稍长,也稳重许多。

  “姑娘且慢,”男子拱手见礼,“在下九慧山安闲真人座下三弟子云穆,这位是我师弟。”云穆没有对少年做太多介绍,白衣女子回礼,道:“玄鹤宗宗极亲传弟子师杳。”

  “原来是师杳姑娘,久闻大名,师弟年幼。方才言语冒犯,还请多担待。”云穆又一施礼,少年在边上不服气刚要上前,云穆伸手拦住他轻轻摇了摇头,少年怒哼一声便转身离开。

  “不过这两个确实不是妖孽,乃是我九慧山的看门石狮,平日里恪尽职守,今日不知为何灵识跑了出来,我们下山寻找,不想他们竟在此拦截路人,实在抱歉。”云穆向萧明他们欠身表示歉意,萧明忙摆了摆手,道:“没事没事,幸好还是囫囵的。”

  原来是石狮子啊,萧明看着这两人,是挺像的。

  “你们两个还不回去领罚。”云穆斥道。那一对石狮子又望了望萧明,似是有话要说恋恋不舍,但终是化作光团飞走。

  他们望着自己的时候,萧明感觉到怀中《太阴录》发力想追上去,他一把按住悄声道:“别急。”

  “老大你怎么了?受伤了么?”程前有见他皱眉捂着胸口忙上前关心。“小兄弟受伤了?”云穆走上前来询问。“没……”萧明一边心里暗骂大有关键时刻坑他,一边扮演娇弱喘息,“就是胸口有点喘不过气。”

  “可能是在这迷障中呆的时间久了,身体吃不消,休息一下就好了。”云穆轻轻拍了拍他的肩。师杳却再次举起剑来:“那是你九慧山的看门兽,这个妖孽你总管不着了!”说着剑光直刺仍悬在半空的醉醉。

  “哎哎哎这个也不是!”萧明眼看着剑光就要砍在葫芦上,一着急想跳起来护住它,却没想到自己竟真的跃上了半空。

  “啊!”萧明一把把醉醉护在怀里,还没来得及落下,剑光砍在他背上,顿时鲜血淋漓。

  萧明掉下来,云穆忙接住他,用灵力封了他几处穴道止血。“老大你没事吧?”程前有跑过来,看到萧明背上的伤口从左肩到右后腰,足有一寸多深,脊柱处已经见了骨。

  “老大……是不是很疼啊……”程前有不会治伤,又没有灵力,只能在一边干着急,看着萧明头上豆大的汗珠往下滴,他觉得自己真是没用,不自觉的红了眼圈,声音也有些颤抖。

  “还……死不了……”萧明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这一剑也太狠了,玄鹤宗宗极的亲传弟子,果然厉害。

  “这葫芦满是怨气,是为阴邪之物,不可留!”师杳声色严厉,剑横于身前。“它从良了从良了!只是还没找到清除怨气的办法。”萧明嚷道,“问也不问就下杀手,小姑娘家家的,冷酷无情!冷漠残忍!冷……冷冷冰冰!”

  “胡言乱语!”师杳怒叱,“护着这妖邪之物,你将来可不要后悔!”萧明一直将葫芦护在怀里,她又不能对普通人出手,便冷哼一声收剑转身走了。

  “小兄弟,你还好么?”云穆扶起他,“玄鹤宗的剑可不是普通的剑,你伤的很重,先跟我回山上治伤吧。”“多谢。”萧明低下头掩饰自己控制不住上扬的嘴角,虽然有点惨,但是正中下怀。

  云穆将棍子一抛,化成了一只小木船,载着三人回到九慧山。

  将他们安排在客房,云穆又拿来治伤的药给萧明包扎。“所涂之药可止血生肌,但你的伤口太深,这几天还是尽量休息,不要活动。”他将一个小瓷瓶递给萧明,“你护住那葫芦的时候,被它的怨气所冲,这药可以帮你祛除怨气,对你的伤口也有好处。你先在这暂住,九慧山上的灵气可助你养伤,有什么需要的尽管告诉我。”

  “多谢穆大哥。”萧明道了谢,云穆便离开了,萧明望着手中瓷瓶,若是他当年上九慧山的时候遇到的是云穆,该多好啊。

  “老大,你好些了么?”一旁的大有倒了杯茶,“老大我喂你吧。”“别说这么恶心的话,”萧明感觉自己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一把夺过茶杯,又因为动作太大扯到了伤口,疼的龇牙咧嘴,“嘶……没事,我堂堂萧大爷,这点伤不算什么。”

  “不过老大你刚才可真厉害,能跳这么高。”大有夸赞道。“我也不知道哪来的力气……”他当时一心想护醉醉,有一瞬间感觉到了身上那股微弱的灵力,难道是因为这个。

  “呜呜呜……”一阵细小的哭声传来,萧明顺着哭声瞧,目光落在了桌子上的碧玉葫芦上。“醉醉是你在哭么?”萧明用下巴示意了一下大有,程前有走到桌前把葫芦抱过来放在床上。

  “它哭的可伤心了,桌子都湿了。”大有指了指醉醉,刚才它周围一圈都是水渍。“呜呜呜……都是我不好……”醉醉哭的越发难过,“主人又为了保护我受伤了……呜呜呜……”

  “别哭别哭,还没死呢,留着死了再哭来得及。”萧明把它拎起来,用衣摆擦了擦,“不然我叫你大名了啊。”

  “那我不说话默默地哭。”

  “把床哭湿了我睡哪啊。”

  “我去桌子上哭。”

  “不行,去哪里也不能哭。”

  “哦。”

  醉醉终于止住了哭声,萧明问道:“你为什么说‘又’?”“因为主人以前也救过我啊,主人不记得了么?”“醉醉啊,我可能,真的不是你主人……”萧明挠了挠头,还是明白告诉它吧。

  “不可能,你就是主人,那本书不会认错的!”醉醉不相信,《太阴录》怎么会听别人的话呢。

  “那本书是观昊神君给我的,我从小就在安和镇长大,一开始玉夙、玉夕也把我认错了的。”萧明语气中包含歉意,毕竟一开始是他为了救程老二和董家人,才没有明说。

  醉醉沉默了一会,坚定道:“不会的!主人只是受了伤想不起来了而已,我不会认错主人的!就像……就像刚才,和之前主人救我的时候是一模一样的!”

  半晌,萧明叹了口气:“也许吧……”醉醉也许也知道他不是它真正的主人,可是它不知道真正的主人在哪里,它很孤单,它需要一个寄托,一个对主人思念和情感的寄托。那就让他暂时来做这个寄托吧,在帮它找到真正的主人之前。

  “你说的那一次救你是什么时候的事?给我讲讲吧。”萧明将醉醉抱在怀里,拉过被子给它盖上。程前有也坐在床边,托着腮准备听故事。

  “那时候我跟主人刚见面不久,我四处闯祸,主人来封印我……”醉醉好像进入了回忆里,说话的语气有些深沉,“主人找到我却没有直接封印,他陪我去了很多地方,陪我说话,有的时候还会给我讲故事……”

  说到这,它沉默了很久,似乎又回到那些和主人一起的快乐时光。“也许是我闯的祸太多,在一次吸食阴风怨气的时候降下了天罚……”醉醉的话中带着些鼻音,“主人也是这样把我护在怀里,呜呜呜……”

  眼看着它又要哭起来,萧明忙一边用衣摆把它裹住,一边安慰道:“你主人这么厉害,区区一个天罚,那不跟挠痒痒一样。”虽然萧明印象里,天罚好像是个很厉害的东西,但是它的原主人能掌控《太阴录》这样强大的法器,应该是个了不得的人物。

  可是这样的人物是遇到了什么事才会死?或者说是消失?《太阴录》的录灵又是为什么会散落?他以前只是简单地听从观昊的指示,从没有想过这些问题,而且观昊似乎不想让他知道太多,每次都是匆匆离开,看来要找机会问问醉醉。但它现在正伤心,还是另寻个时机。

  “呜呜……主人那个时候也是这样说的……”醉醉啜泣着,“主人说:‘你修行不易,我只是觉得毁了可惜罢了’。呜呜呜哇啊啊啊……”

  从啜泣彻底变成了大哭……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