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太阴封妖录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 故人血书

太阴封妖录 卿语犹念 3197 2020.07.23 09:54

  “那你们就可以成仙了?”萧明有些好奇,这成仙也不知是个什么样的场面,正借着这机会开开眼。

  两个童子还未答话,便分别被一团白光包围,那光亮的萧明睁不开眼,两个光团渐渐融在一处,光渐弱,两个童子消失了,萧明面前变成了一个少年。

  那少年白衣白袍白靴,白绸束发,衣袍上绣龙腾云海,腰间坠着一枚长方形的玉佩。

  “怎么变成一个了?”大有奇怪道。少年周身仙力翻滚,比方才两个童子的灵力加起来还要强些,待仙力平息,他像是明白了什么,眼眶一红,落下泪来。

  萧明皱着眉正要询问,身后有一个声音响起。

  “他们本就来自同一块玉石,成仙时自然回归本源,另一人便会融入其体内,永远消失。”观昊缓步而来,手中托着一本书,“它来向我求救,只是这是你的命数,亦是他们二人的命数,我不便插手。”

  观昊将《太阴录》递给他,萧明接过来,少年突然跪下了,叩首道:“我们实在愚钝,未想到当初主人是为了救我们才将我们封印,我太执着于修仙,才害了哥哥。既辜负了主人,也对不起哥哥,夙夕自愿封印,以偿过错,也报答主人的恩泽,让我和哥哥多了那么多相处的日子。”

  夙夕泪如珠垂,哥哥本对修仙没有什么兴趣,是他,一心想修仙道,摆脱精怪的身份,做让人敬仰叩拜的神仙。哥哥为了帮他完成这一千件善事,好几次险些粉身碎骨,都是他的错……

  “你也不用……”萧明还没说完,少年已经化作一团白光,飞入他手中的书册,《太阴录》哗啦哗啦翻到了镇纸那页,这次上面换了图案,是一枚白玉镇纸,镇纸上一条飞龙跃空,尾巴还在镇纸上,龙头已经凌空腾起,旁边还多了两个小字,“夙夕”。

  夙为日升,夕为月出,阴阳交融,本为一体。

  “你哥哥也是为了你,你把自己封印了算怎么回事,你先在里面冷静冷静,等想通了再说。”萧明刚要把书合起来,却突然感觉有什么东西想从脑子里冲出来一般,头痛欲裂。

  他眼前好像有一个青色的人影,却怎么也看不真切,萧明疼的倒在地上打滚,他从来没这么疼过,像脑子里关了一个人,这个人正在拿着凿子往外凿洞。

  “老大!”程前有扑过去,紧紧抓住他的胳膊,“老大你没事吧?!”观昊在一边皱眉不语,他掌中神力凝聚,若是有什么意外,他便将其击杀。

  疼痛渐渐平息,萧明满头是汗,瘫在地上,他感觉有一股微弱的力量缓缓流过四肢百骸,身子突然清爽了很多。

  萧明站起身来,愣了一愣,观昊虽然笑面盈盈的看着他,身上却有一种无法言表的压迫感。那感觉像是看似平和的外表下,藏着可怕的力量。只要他有任何异动,立刻身首异处。

  他咽了口唾沫,道:“神君,我刚才怎么头这么疼?跟封印有关系?”观昊见他并无异样,便收了神力道:“许是《太阴录》的力量强大,你只是个凡人,受不住罢了。你可觉得有什么不同之处?”

  “不同?”萧明看了看自己的手脚,又甩了甩胳膊,“没什么不同……”“那就好,后面的封印,还需要你尽快完成。”观昊道,既然能够封印,也没有生出什么岔子,看来此法是可行的,他只需暗中留意便可。

  “但是到底怎么封印啊,你总得……”他话还没说完,观昊的身影又消失了。“你这神君!来就是为了说这么两句没有用的话吗?!”萧明气的跺脚,黑夜里却再没有观昊的影子。

  “老大,他是谁啊,这本书又是什么?这两天我是不是错过了很多?”程前有挠着头,他觉得今晚发生在老大身上的他都不太明白,老大会不会成了仙丢下他不管了?

  萧明把《太阴录》拿在手里,另一只胳膊往大有肩上一搭:“我跟你说的话,可不许告诉任何人,这本书是……”

  萧明一边跟大有讲着这些天发生的事,一边步伐轻快的往前走,《太阴录》并没有抛弃他,甚至还去帮他搬救兵,成仙路也可以继续,实在是值得高兴。

  “老大你可太厉害了!以后你可就是三界第一厉害了!”听完了萧明的讲述,程前有觉得自己的老大真是无人能比,以后他就是三界第一的兄弟了,想到这胸脯都挺了起来。

  两个人说说笑笑回到安和镇,天已大亮,远远看到镇子,萧明的心情又沉重起来,如何洗脱自己的冤屈,丝毫没有头绪,他双眉紧锁,站在原地良久未动。

  大有见他神情凝重,站在他身后不敢打扰,但是站的时候一长,腿酸脚疼,忍不住道:“老大咱们怎么办啊?”萧明吐出一口气,道:“我还不能回去。”“啊?”

  他现在依然是戴罪之身,畏罪潜逃更是罪加一等,只要他一露面,马上就会被抓,“大有,你先回去,千万别说是去救我了,也千万别说见过我。要是别人问你,你就装傻,说不知道怎么回事醒来就在镇外树林子里,怎么走也走不出去,这会儿刚走出来。”说得越多破绽越多,装傻是最好的办法

  大有点点头,表示明白了。萧明又接着道:“千万记住,别说漏了嘴。还有,去找小衣,就说是探望她,小衣让你来救我,肯定会见你的,跟小衣说,我想见她一面。”这关键的症结还在小衣身上,他要弄清楚程、董两家到底想做什么。

  萧明拍了拍大有的肩:“你可是肩负重任啊,这么重要的任务,可别给我演砸了,要不然你老大可就小命难保了。”被他这样信任,大有一下子来了精神,拍了拍胸口道:“老大放心!你要死了,我去陪你!”

  “呸呸呸!瞧你说的什么丧气话,我还没活够呢,快去快去。”萧明推了他一把,大有一步三回头的往镇子走,还不忘安慰他:“老大你别着急别害怕!我很快就回来了!”萧明翻了个白眼摆了摆手,示意他快走。

  等他走远了,萧明找了棵树,倚着树干坐在树下,天边飘过来一片云,正好挡住了刺眼的日头。他闭上眼睛,耳边有微风拂过,差一点,他现在已经是站在奈何桥看风景了。

  想起观昊神君,萧明微微皱眉,方才他身上神力所带来的压迫感,是上次所没有的。

  夙夕自愿封印之后,他感觉到一股微弱的力量涌向四肢百骸,本来甚是欣喜,但观昊身上的骤然增强的神力让他不敢将这件事说出来,因为他在那种令人头皮发麻的压迫感里,感觉到了杀意。

  天界,一袭青衫坐在湖边的亭子里,用手帕细细的擦着一块镜子。突然间,艮澜脑中玄袍一闪而过,手中的镜子险些掉落。“是你么?”他握紧了镜子,几百年了,终于舍得回来了么。

  萧明靠着树干迷迷糊糊刚要睡着,就听见一声呼喊:“老大!老,老大……老……咳咳……”程前有气喘吁吁地跑着,跑到萧明跟前险些一头栽倒。

  “出什么事了?”萧明忙扶住他,大有一把鼻涕一把泪,气也喘不匀,断断续续道:“小……衣……小衣……小衣死了!”说完便坐在地上大哭起来。

  “你说什么?!”萧明不敢相信,怎么可能,“小衣怎么可能死?!”“是真的老大,我看见了,就在安和祠……”也顾不上会不会被抓,萧明拔腿就往镇里跑,大有抹了一把泪也跟着他往回跑。

  安和祠是安和镇的祠堂,除了程家、董家这样的大户,所有安和镇先人的牌位都供奉在这里,是以祠堂多次扩建,已经修的颇具规模,几乎镇上的所有仪式、活动都在这里举行。

  萧明跑到祠堂跟前,门口已经围了一大堆人,人声嘈杂中隐约能听到孟章夫妇撕心裂肺的哭声。挤进祠堂,孟章和夫人正抱着女儿的尸身痛哭。

  孟兰衣穿着素花衣裙,萧明记得这是她最喜欢的一件,当时这布紧俏的很,小衣喜欢,想拿这布做件衣裳,可她爹不肯,说这布卖得好,早就定完了,没有多余的给她做衣裳。最后是他花两倍价钱从别人手里买了布,送给小衣做了这套衣裙。

  萧明跪倒在孟兰衣跟前,看着她脖子上的触目惊心的勒痕,他不相信,小衣就这么死了,明明几天前还是个大活人,他伸出手去想探小衣的鼻息,却被一把推开。

  “你怎么还活着?!都是因为你!都是因为你!”孟夫人泣不成声,“我们这是造了什么孽啊……”“你自己看!”孟章红着眼睛将一团布扔在他脸上,萧明展开,这布足有三米长,两米宽,上写着:“董文傲辱我,嫁祸萧明,董程胁迫,有口难言,天道昭昭,严惩恶人。”

  这二十五个字以血写就,血色已经暗了,却依然刺得人眼睛生疼。萧明落下泪来,喃喃道:“小衣你这是为什么啊……”她明明可以不用死的,明明有那么多方法,为什么要用自己的命来帮他洗刷冤屈。

  “为什么?去问你的好爹娘!”孟夫人声音已经嘶哑,“你们萧家都是假仁假义的害人精!”

  爹娘?难道是爹娘出的主意?不会的,爹娘向来和善,不是会害人性命的人……萧明朝小衣磕了三个头,起身往家里跑。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