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太阴封妖录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天界暗流

太阴封妖录 卿语犹念 3733 2020.07.16 09:50

  “怎么就走了啊!”萧明皱着眉跳脚,“哪门子神君啊,管杀不管埋……”“你小子又在跟谁没大没小!”萧平孝从后院掀帘进来,却见大门开着,“哎?门开了?”

  “是,是啊……”萧明忙把书藏到身后,塞进腰带里,“刚才门上的俩祖宗突然跑到了我胳膊上,门就开了。”他把两只手伸到老爹鼻子底下,皱着眉显得异常无辜。

  “嗯?”萧平孝抓着他的手腕仔细看了看,这对护腕的纹饰确实和原来门上的铺首一模一样,再看看大门上,已然变成了一对普普通通的门环。

  “这样也好。”虽然不知道这对铺首怎么突然变了卦,但以后不用动不动就打不开门,着实是件好事,“收拾收拾,开门迎客。”

  “好嘞爹!我马上就来!”说着闪身从萧平孝旁边溜过去,一阵风冲进了自己房间,身后传来萧平孝的怒吼。

  回到房间,萧明赶忙把《太阴录》藏在褥子底下,又把被子压在上头。刚收拾妥当站起身来,耳朵就被拎了起来,“爹爹爹!疼!疼疼!”

  “你小子一听干活就往回出溜,给我出来!”萧平孝揪着儿子的耳朵,气不打一处来,一路给他拎到了大堂。

  “哎呦!爹!爹!我到底是不是您亲生的啊!就是抱养的也没有下这么狠手的啊!娘你快出来看看啊!”萧明一路鬼哭狼嚎,喊得像只被踩了脖子的鸡。

  “老萧你又干什么呢,还有你,说的都是些什么话!你们爷俩,就不能有一天不鸡飞狗跳的!”萧明成功把他娘引了出来,他爹这才放了手,两个人都满脸堆笑,老老实实站在堂中做出一副乖巧的样子。

  萧夫人吼了他们两句,瞧着他们不闹腾了,便放下帘子回了后院。

  见夫人回去了,萧平孝一巴掌打在萧明的后脑勺上:“都是你,挨骂了吧,老实干活!”萧明左手捂着自己的后脑勺,右手捂着自己被揪红的耳朵,小声嘟囔着:“那还不是您先动的手。”

  “臭小子你又嘀咕什么!”萧平孝虽然没听清,但他可太知道自己这个儿子了,嘴上一句不饶人,动嘴皮子的事,这臭小子就没输过。“您幻听了爹!”萧明忙喊了一声,拿起抹布擦桌子。

  萧平孝拿着锣走到门外,“哐哐”敲了两下,吆喝道:“开张咯!”萧明也站在窗前吆喝:“喝了萧记酒,万事不用愁!堂食您自带菜,打酒您坛拎走!”

  堂食自带菜,打酒坛拎走。这两句是萧记酒肆一直的惯例,听他爹说,自他爹记事起,跟着他爷爷卖酒,便是这规矩。

  萧家只专心酿酒,不做菜,最多能有个花生米,所以来喝酒的,可以自己带着菜。又因为不做菜,就有很多人要打酒回家喝,为了方便大家,萧记装酒多用小坛,比个酒壶大些,拎着就能走。

  “老大,你家门开了啊!”程前有站在酒馆窗前往里探头。

  程前有,有前程,这名字是他爹程老二对儿子的一番期望。

  且这安和镇上有头有脸的人物,程家要数头一份,程家老大,是县老爷的三女婿,算是半只脚踏进了仕途。

  这县老爷虽说算不上什么大官,但在地方,也是一县之主,能不能安居乐业,全由他说了算。所以到了他们这小镇子里,程家也算得半个官老爷。因此程家老二就嚣张跋扈了些,还曾来抢过萧家的铺首。

  但程老二却没想到,他这儿子竟没继承他的一点男子汉气概,从小就跟在萧明屁股后面,明哥长明哥短的,最后还拜了萧明当老大。

  这可把程老二气的七窍生烟,但自己就这么一个儿子,打也舍不得打,那就骂吧。

  每次把他骂的狗血喷头,程前有还不忘了维护萧明,说萧明家的门厉害,萧明说话也厉害,总之就是萧明很厉害。

  每回程老二听到这,都恨不得把这丢人的败家玩意踹出去,但谁叫他是自个的独苗,只好忍了。可为免自己被气死,程老二能不见他就不见他,眼不见为净。

  “大有?”萧明伸着脖子瞧了瞧,他爹正在低着头算账,没往这边看,他轻手轻脚的凑到窗前,程前有也瞧了瞧萧平孝,压低了声音道:“城里来了个杂耍班子,说是路过在这歇脚,演几个小节目挣个路费钱,去不去看?”

  “那当然去了!”萧明一下来了兴致,又瞄了瞄他老爹,依然低着头在算账,他手一按窗框跳出窗子,喊了一声:“没客人我先出去了爹!”然后拽着程前有拔腿就跑。

  至于他孟叔家老爷子明天六十大寿要用酒的事,在神君、《太阴录》和他爹的揪耳朵打脑袋下,早就忘的一干二净了。

  萧平孝一听,赶忙抬头追出门,可萧明早已窜的不见人影,只得跺了跺脚道:“臭小子等回来看我怎么收拾你。”

  人界万事祥和,天界却是暗流涌动。

  观昊回到天界,忆起方才去人界前,在元武殿中他与天帝的对话。

  他与泰宁铩羽而归,《太阴录》已不似在临穹手中那般强大,但他们却依然无法驾驭。

  “天君,泰宁已回。”他站在元武殿中,玉阶高台上坐的,便是这天界之主,天帝乾昱。

  七万年前,三界混战,天界取胜,成为世间主宰,人界依附于天界,地界不甘战败,但无奈元气大伤,族中无强悍之人可与两界对垒,只得退守。而天帝乾昱,便几乎成为了世间主宰。

  “如何?”乾昱眉间微蹙,瞧着他这般神情,便知结果并不如意。

  “泰宁无法召回录中之灵,我与他寻到一个曾被封印的精怪,想再次封印,但《太阴录》不听我二人号令。”他据实奏禀。

  五百余年前,强大法器《太阴录》因那场不可说的大战,掉落人间。后来人间便有传说,得此书者,可屠鬼杀神,为三界圣君,一时间成了人人争抢的至宝。

  天帝命他寻找《太阴录》,而此物行踪飘忽,他追寻数百年,终于将其带回天界。但书中的录灵,皆已散落。

  想要重新获得《太阴录》的无穷力量,只能再次寻齐所有录灵,并将其封印。

  于是他与泰宁便开始寻找录灵。

  泰宁主的是通达安宁之道,原想着有他在,可使此书听从调遣,却未想到,《太阴录》竟生出反冲之力,他们根本无法驭使。

  乾昱沉默了片刻,问道:“可找到他的转世?”“找到了,他已入人界轮回,生在一普通人家,现下已十六岁,与常人无异。”他据实答道。

  “叫什么名字。”乾昱盯着他,即便这人已经成了凡人,天帝仍放心不下。

  “投生的人家姓萧,其母生产前曾梦到天光入腹,顾取名萧明。”他说完,暗暗抬眼看了看乾昱。天帝果然还是在乎这名字。

  于凡人而言,名字只是区别人与人的工具罢了,有些带着祝愿,有些含着寓意,但天界众神的名字却不这么简单。

  他们这些天生天养的神,诞生之初就被天命赐予了名字,而名字代表了他们所司之职。

  例如泰宁掌道路通达、阴阳安宁,艮澜掌江河平顺、护佑水泽,他则是观天下、窥天命,而天帝乾昱,生来便是天界之主。

  这众神之中,只有一人例外,那便是曾经的《太阴录》掌管者,临穹。

  临穹诞生时,《太阴录》就握在他手中,观昊虽可窥天命,却看不出临穹司的是哪一职,掌的是哪一脉。

  为此天帝命他行观天之术,却也只能看见一片混沌中有一团白光流动。乾昱曾与他说过,临为治民之术、君临天下,穹为天,大概便是临穹的天命。

  他又如何不知,天帝此话便是将临穹看做帝位的威胁,只是天帝不明言,他便也不提。此番临穹入人界轮回,天帝依然放不下对此事的忌惮。

  “明,日月天光,手握日月,足踏天光。”乾昱眯着眼睛,唇角的笑透着寒意,“好名字。”

  “此名并非天成,算不得天命。人界起名不过图个吉利,天君不必挂心。”他急忙解释,因为此刻的乾昱,目光让人胆寒,如同当年,他对临穹起了杀心的时候。

  他暗中瞧着乾昱,天帝对临穹之名竟已经到了如此执念的程度,实在是让他没有料到。

  “天意如此啊。”乾昱叹了一声,又沉默了一会,道:“既是你们无法再启动《太阴录》,那便让他去,待封印完成,再拿回来。切记,不可让他发现任何蛛丝马迹。”

  “是,天君。”

  于是他便带着《太阴录》找到临穹如今在人界的转世,萧明。以修仙为名,诓骗他收集《太阴录》。

  然而他自作主张把临穹的护腕还与他,不知天帝是否会因此责怪。

  观昊叹了口气,去往元武殿复命。

  而云层叆叇中有一袭青衫,默默看着他的背影。

  艮澜摩挲着手中一块镜子,喃喃道:“临穹,你是否,要回来了。”若临穹能回来……

  他看了看手中的镜子,这镜子有两面,却皆映不出事物,只有银白色的波纹流淌,形状也颇为奇怪,像是一块碎片,边沿却被仔细的镶嵌起来。

  艮澜将镜子小心地揣进怀中,轻声道:“也许他能救你。”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