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太阴封妖录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三章 路遇黑店

太阴封妖录 卿语犹念 3386 2020.08.06 09:02

  人界。

  萧明和大有歇在路边的树下,大路上有一辆马车疾驰而过,而后又过去几个骑马的人,程前有眼巴巴地望着他们远去的背影和带起的尘土,“老大,咱们真要走到玄鹤宗去啊?”玄鹤宗所在的曦沐城是都城,位于正中心的位置,而他们出发的安和镇,几乎是在最西边,现在走了十分之一都没有。

  “你想想,这走路已经是最省钱的办法了,”萧明把水囊递给他,“这不管是租车还是买马,他不得花钱呐,这到了城里住店,马也是要花钱的,你当是在自己家呢。”

  大有重重的叹了口气,萧明拍了拍他:“咱们慢点走,也有助于发现录灵,以后就能少折腾点,等我成了仙,肯定把你也带上。”“真的?那老大你可得说话算数,不能抛下我。”大有终于露出了笑容,大黑脸上也有了光泽。

  萧明靠着树,听着风吹过树叶的沙沙声,太安静了。没有了醉醉聒噪的声音,没有了那个总是晃来晃去的绿灯,总觉得缺了些什么。

  他希望观昊仅仅是把它带走了,也希望观昊能信守承诺,在他灵力有了进步以后把醉醉还回来。可他又不敢告诉观昊,自己已经开始有了微弱的灵力,他猜不透这背后是否还有其他秘密。

  不管怎么样,那天凝聚在观昊神力中的杀意,他清楚地感觉到了。

  凭空去想这些不会有什么结果,萧明觉得,似乎每封印一个录中灵,他就离真相更近一点,或许等《太阴录》封印完成,一切就真相大白了吧。“继续赶路吧。”他把大有拉起来。

  又走了一天,他们来到一个小镇,名曰七泉。

  在镇外萧明就能闻到,空气中弥漫着醉人的酒香,进了镇子,这酒香就更浓了,他家本就是酿酒的,一闻便知这酒乃上品,比自家的酒还要好。

  “老大,这怎么这么大酒味啊。”大有甚少喝酒,周围飘荡的浓厚酒香,他闻都快闻醉了。

  “一看你就是外地人吧,我们这镇子酿酒可是一绝,朝廷的贡酒都有三分之一都是出自我们镇上。”一位路过的小哥听到大有的疑问,热情的给他们讲解。

  “既然酿酒这么出名,那怎么叫七泉镇不叫酒泉镇?”萧明问。“你们有所不知,我们这镇子有七口泉,凡是用这泉水酿出来的酒,醇香清冽,那都是上品,所以叫七泉镇。”小哥眉飞色舞的讲着,萧明心想还有这么神奇的泉,他得去瞧一瞧。

  “那你们镇上岂不是人人都能酿出好酒了。”不费吹灰之力就能酿出好酒,萧明有点羡慕。

  “那也不是这么说的,这七口泉现在都是周老爷地界上的,交钱才能打水。而且啊……”小哥看了看周围,压低了声音,“这七口泉里有一口,酿酒乃是上上品,这口泉周老爷可不让别人碰,只给他自己的酒馆用,那酒酿出来,那是十里飘香,神仙喝了都赞不绝口!”

  三个人边走边说,萧明忽然闻到前面的酒馆里飘来让人欲罢不能的酒香,那味道实在是让人垂涎的很,“这家的酒真是绝了!”“这万里香就是周老爷的酒馆……”

  “这得进去尝尝。”说着萧明便往里走,那小哥在后面一脸得意的笑,他并没注意,一心只想尝尝这上上品的酒是什么味道。

  走进酒馆,这股酒香就更浓了。萧明深深地吸了一口,“好酒!”“这位小少爷真识货!”店小二迎上来,“小少爷不是本地人吧?咱们万里香可是本地最好的酒馆,最上等的御酒也是出自咱们酒馆,两位少爷里面请!”

  小二嘴跟抹了蜜一般,引着萧明和程前有来到靠里面的桌子,“二位少爷,这个位置清净,您二位稍坐,我这就拿酒去。”

  萧明环顾四周,这酒馆的布置颇为讲究,自家酒馆那朴素的摆设,比起来都有些寒酸了。

  “老大,你不是说我们没钱得省着用么?”大有看了看周围,坐着喝酒的人好像都衣饰华丽,至少不比董文齐他们家差。

  “我自小卖酒,这酒嘛,贵不到哪去,咱们也不喝多,就尝尝,这样的好酒我可从来没遇见过,你一辈子不尝上一回,可惜了。一会咱们再打点带走,等回去的时候,孝敬我爹和程叔,程叔肯定高兴。”“好,都听老大的!”一听到他爹会高兴,大有一口答应了。

  “来嘞!二位少爷的酒菜,”小二端上三壶酒,一只烧鸡,一碟青菜,“这酒啊,是咱们酒馆的三状元,极品!”

  “状元不是只有一个,你们这怎么是三状元?”萧明问道,怕不是搞出来什么华而不实的东西吧。

  “这可就是咱们酒馆的特色了,”小二端起黑陶酒壶所盛的酒,放在桌上,“这酒叫大漠孤烟,是武状元。”他又拿起那只白瓷酒壶:“这叫平湖秋月,是文状元。这个嘛……”小二指了指琉璃酒壶,“这是本店镇店的大状元,阴阳万象。”他将酒菜摆好,道:“菜也是本店的招牌,有事您喊我,二位少爷慢用。”便去招呼别的客人了。

  “老大,他说的什么三个状元,是什么意思?”大有问道。“简单来说就是这三壶酒不得了的意思。”萧明拿起大漠孤烟,给自己和大有各倒了一杯。

  这酒闻起来醇香无比,喝下去一股刀锋般的热流划过喉咙,开始是浓烈醇厚的酒香,如壮士抗刀行走于大漠,于风沙烈日中舞刀,落日孤烟,赤云壮阔。而后慢慢变得飘逸洒脱,似侠客浪子潇洒执剑,快意于山河之间。

  “醇香甘冽,好酒!”萧明赞道。“老大这酒好辣啊,比你家的酒还要辣。”大有皱眉道。“好东西都让你喝瞎了。”萧明翻了个白眼,这么好的酒,他就喝出个好辣。

  萧明又拿起平湖秋月倒上,凑到鼻尖一闻,一股淡雅清新的香气飘入鼻中。

  浅啄一口,那清香灵透如皎月初生,映着寒潭净水,飘来一阵清透旷远的琴声。萧明又喝了一口,这清雅渐渐披上了粉色,如风中微微颤动的桃花,似少女含羞的脸颊,透着淡淡的甜。

  “悠扬甘甜,也是好酒!”他忍不住夸赞,大有道:“嗯,这个不那么辣,还有点甜。”萧明深吸了一口气,忍住了想打他的冲动。

  文状元和武状元都名不虚传,萧明有点好奇,这阴阳万象是什么味道。他拿过琉璃酒瓶倒上,把酒杯小心翼翼地举到唇边,一饮而尽。他脑海里出现了无比壮阔的画面,日升月落、沧海桑田,这世间万物的无穷变化,阴阳变幻,相辅相成,既包罗万象,又无边无涯。

  能酿出这样内有乾坤如诗如画的酒,他真想见见这里酿酒的师傅,若是能学上一两招,回去告诉爹,他们酒馆的酒也能再上一个台阶。

  “老大,这个味有点怪。”大有拿起琉璃酒瓶端详着。萧明气不打一处来,把一个鸡腿夹到他碗里:“你多吃菜。”

  “老大我有点头晕……”大有本就不怎么喝酒,连着三杯下去,大黑脸有点泛红。“这酒的劲儿不小,你多吃点菜。”萧明一边给他夹菜一边道。

  两个人吃着喝着,大有又喝了两杯就开始稀里糊涂,拽着萧明就要唱一曲,引得酒馆中的客人纷纷侧目。大有唱的含含糊糊,根本听不出唱了些什么,唱了没两句,就趴在桌子上打起了呼。

  酒大半都进了萧明的肚子,等最后一杯下肚,他眼前已经圆不是圆方不是方了,三个酒壶变成了十二个,一个大有变成了四个。含着一个鸡腿,倒在了桌子上。

  “小少爷!醒醒!醒醒……”萧明被人晃醒,嘴里的鸡腿掉了出来,他努力睁了睁眼,外面已经全黑了,酒馆里的灯被风吹得微微摇晃着。“小少爷,时候不早了,我们该打烊了,您看您先把酒菜钱结了吧。”小二满脸堆笑道。

  萧明揉了揉被鸡腿撑麻了的腮帮子,问道:“多少钱啊?”“不多不少,正好是一千五百两银子。”

  “多少?!”萧明觉得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一千五百两,小少爷,”小二变了脸色,“您不会没钱吧?”

  “你们这是抢钱吧?三壶酒一只烧鸡一盘子青菜,一千五百两?!你怎么不直接去抢啊!”萧明眼珠子瞪得都快掉出来了,坑人也不带这么坑的。

  “小少爷,话可不是这么说的,瞧见了没有,”小二拎过一块木牌,“这牌子就挂在门口,您可别说没瞧见。”萧明晃了晃脑袋定睛一看,那牌子上写的大状元五十两一杯,七百五十两一壶;大漠孤烟二十五两一杯,四百两一壶;平湖秋月二十五两一杯,四百两一壶……

  往下还有很多酒名和价格,萧明只觉得头晕眼花,在他们小镇上,五十两够全镇人一人一壶酒了,在这只能买一杯。“烧鸡四十两一只,青菜十两。加起来正好是一千五百两银子。”小二道。

  “什么鸡四十两一只?金子做的啊?!十两银子一盘青菜,穷疯了吧你们?!”

  “小少爷,您可不能这么说,”小二看萧明的目光已经开始不屑,“小少爷不是本地人,但也该知道我们周老爷七口泉的事,这鸡是喝最好的那口泉的水长大的,菜是用最好的那口泉浇的,这价钱呐,很公道。”

  “我……”他上哪找这么多钱,萧明灵机一动,晃了晃瘫在桌子上的大有,“大有,醒醒,醒醒!咱今天带的钱不够,回家拿钱了。”

  大有哼哼唧唧的站不起来,眼睛都睁不开,他一边把大有拖起来,一边跟小二赔笑脸,“我们出门没带这么多银子,这就回家去取,取了马上送过来,马上送过来……”

  “你们不会是没钱吧?”小二把胳膊一抱,斜着眼睛看着两人,“来人!”他话音刚落,后院出来六七个拿着棍子的伙计,个个是精壮的小伙,把萧明和程前有围在了中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