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太阴封妖录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 逃

太阴封妖录 卿语犹念 3429 2020.07.22 09:28

  孟章也未料到,会是这样的结果,看来是程家已经跟县太爷打了招呼,董、程两家这是要借此机会让萧明彻底消失。

  他的手有些颤抖,拉着孟兰衣站起来,叹了口气:“小衣,事已至此,不是我们能做主的了……”“爹我去击鼓!我要翻案!”孟兰衣说着就要往外跑,孟章赶紧拽住她,压低声音道:“胡闹!你知道做假证诬陷他人是什么罪吗?!走!”

  孟章强拉着孟兰衣走出公堂,正瞧见萧夫人刚刚转醒,萧平孝正要扶她站起来。

  孟章见状上前想帮一把,萧平孝拂开他的手:“我的儿子我自己知道,他偷了你的东西,受罚是他活该,他没做的事,你们也休想冤枉他!”

  顿了顿,他转头朝着孟兰衣道:“丫头,萧伯知道你受了委屈,知道你苦。可你从小和他一块长大,是不是他做的你心里最清楚,就……就这么想置他于死地?”说罢他扶起夫人,二人相互搀扶着,往大牢走去。

  瞧着萧平孝夫妇的背影,伫立半晌,孟章叹了口气,强拉着已哭成泪人的孟兰衣离开。

  萧明被扔回牢房,“好好享受这三天,做了鬼要报仇就找县太爷,可别来找我。”牢头锁了门走了。萧明在地上呆坐良久,才反应过来自己三天后脑袋就要搬家。

  他再也没心情似刚进来时那般玩笑,躺在地上像霜打了的茄子,程家老大是上一任县太爷家的三女婿,想来这一任的县太爷也和他们家沾亲带故,亏他还觉得县太爷是个好官。

  萧明兀自盯着牢顶,只听见牢头道:“你爹娘瞧你来了,没几天了起来见见吧。死囚不能开门,隔着门说说话吧。”牢头嘱咐完便离开了。

  萧明一下子弹起来,冲到牢门前。萧夫人哭红了眼睛,颤抖着手摸着萧明的脸,气道:“你这个臭小子!都说让你离孟家远点,你就是不听!”

  “萧明,到底是怎么回事?”萧平孝还算清醒,他现在要弄明白这是怎么回事,才能想到办法替儿子脱罪。

  “镇纸确实是我拿的,但是……”萧明顿了顿,这时候他要是说什么神君什么太阴录,他爹肯定不信,“这事说了您也不信,但我真是有苦衷的,不过我发誓,我从来没冒犯小衣!”萧明指天发誓,“我若是说谎天打雷劈!”

  萧平孝点点头,拍了拍儿子的手:“好,你在这安心呆着,爹替你想办法。”说完便拉着夫人离开,回去他便是跪在地上求,也要求孟兰衣说出真相,替萧明平冤。

  爹娘走了以后,萧明重新躺在地上,仔细回想昨晚的一切,他没有遇到过任何人,换言之除了小衣,没有任何人能证明他是冤枉的。可小衣是被人蒙蔽,还是故意为之?

  若论交情,他实在无法相信小衣会故意冤枉他。

  他还记得小衣小的时候,一直拽着他的衣角,明哥哥长明哥哥短。有一回他带小衣去看杂耍,那时他还小,身量也小,挤也挤不过人家,两个人在最外面什么也看不见。他搬了边上包子铺的凳子,踩着凳子,让小衣坐在他肩上,看完了整场,虽然他什么也看不见,但小衣说好看,那就是好看的。

  还有一回他拉着小衣去河边抓鱼,小衣不小心掉到河里,差点被河水卷走,呛得半天没缓过来,给他吓得不轻,回到家小衣却什么也没说,只说是玩水弄湿了衣裳。

  后来他沉迷修仙,常常跑出去要拜师学艺,小衣每次都哭鼻子,拉着他的衣袖千叮咛万嘱咐一定要回来,不能成了仙就把她忘了。

  想起这些,萧明叹息一声,他和小衣、大有自小一起长大,小衣就如他的亲妹妹一般,要是让他知道是谁侮辱了小衣,定不饶他!

  可若真是小衣故意为之,她又是遇到了什么难处?

  天色渐暗,牢头送进来一份饭食,萧明端起来一看,一碗冷了的白饭,上头盖了几根青菜。“都没几天可活了还不给点好吃的。”他随便扒拉了两口,又闭上眼倚坐在墙边。

  摸了摸怀中的《太阴录》,起初上堂搜身时他还担心,却没想到这书册一有被人发现的危险就自己消失了,“你把自个倒是保护的挺好,这下好了,等我死了,你再另找一个人帮忙吧。”

  本来是想挖苦它,顺便装装可怜,却没想到这破书一点反应也没有,萧明暗骂了一声没良心,把它丢在了一边。《太阴录》却如遁地一般,落地的刹那消失不见了。

  萧明先是愣了一下,继而气道:“好你个没良心的,这就把我丢下了,我还能再活两天呢,说走就走啊,真是大难临头各自飞,你飞去吧,老子过两天也要飞了,刽子手手起刀落,老子的脑袋不一定比你飞的矮。”

  一口气出完,他躺在地上,说不上失落还是难过,这几天朝夕相伴,自己也算是出了力的,它却一点情义都不顾。本来以为自己可以成就一件大事,或可成仙的,没想到,没被什么精怪大妖打了牙祭,却在人算计里丢了小命。

  或许他就是没这个命吧。

  又叹了口气,萧明在胡思乱想中睡了过去。

  苦思冥想一天,浑浑噩噩一天,到了第三天晚上,除了送饭的牢头,再没有别人来过,而此刻摆在萧明面前的这碗红烧肉,彻底惊醒了他。

  这碗红烧肉在提醒他,明天就是断头期,不可能翻案,也不可能洗脱冤屈了,如果还有机会活命,那就是今晚。

  对活着的渴望从未如此强烈,他看了看牢门,从这出去会遇到狱卒和官差,不好脱身,转过身是坚硬的石墙,萧明摸了摸护腕,“从小你就护着我,能不能活,就看你了!”说着他举起双臂,用力砸了下去……

  却没成想,面前的石墙突然消失了,萧明收不住力猛地扑了出去摔了个狗吃屎。

  “老大!”旁边的程前有一愣,赶紧扶他站起来,“大有?”萧明拍了拍身上的土,瞧见大有边上还站着两个白衣娃娃,“你们怎么也来了?”

  “老大,我找不到人救你,只能一个人来了,刚到这就看见他们在这转悠,说是要救你。这两个小孩可厉害了,他们……”

  “好了大有一会再说,先走。”萧明见他没有要停下的意思,只好打断,一手拽着大有一手拽着玉夙玉夕往县城外跑。毕竟他现在是畏罪潜逃,一刻耽误不得。

  “什么人!站住!”巡逻的官差瞧见四个人影鬼鬼祟祟,正要上前盘问,就听牢头喊了一声:“犯人跑了!”萧明拉着三个人拔腿就跑,官差也反应过来,提刀就追。

  萧明自小在和他爹的追逐中长大,逃跑能力一流,玉夙玉夕是精怪跑起来也不在话下,但程前有就不行了,跑了没多远就气喘吁吁,萧明连拖带拽,眼看着后面就要追上。

  玉夙、玉夕对视一眼,盘膝而坐,四掌相对,两人身下生出一块巨大的石板,浮在了半空,“先生快上来!”萧明赶紧拉着大有爬上了石板。

  两个童子周身灵力翻涌,石板飞上半空,朝县城外飞去,后面追捕的官差渐渐没了影子。萧明总算是松了口气,躺在石板上翘起了二郎腿。

  夜空中繁星点点,他已经有些日子没看过这样的景色,短短的几天,他经历了神君、奇书、精怪、牢狱、潜逃……每一件事都不可思议。

  “老大,你不知道刚才这两个小娃也是这么厉害,手一碰着墙,那些石头就消失了!”程前有激动道。他拉着萧明的手臂,望着石板下飞过的屋顶,异常的兴奋。

  他当然知道了,玉夙和玉夕是白玉镇纸所化的精怪,能控制石头,萧明突然想起了什么,坐了起来:“大有你怎么来了?你爹肯放你出来救我?”

  “其实……”大有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我本来也以为老大你欺负了小衣……”萧明翻了个白眼,这是兄弟么,不过想想大有那么喜欢小衣,被愤怒冲昏了脑子也是情有可原。

  “老大我对不起你,我不配当你兄弟,我……”眼看着大有就要痛哭流涕检讨自己,萧明忙摆了摆手:“没事没事,都过去了,我知道你的脾气,关系到小衣嘛……那后来呢,你怎么知道的?”

  “是小衣瞒着她爹来找我,说她为了全家人的生计和性命,没办法才指认你,没想到我爹已经和县老爷串通好了,认罪画押就要判斩首。小衣让我赶紧来救你,可是我也找不到人帮我……”

  程前有仍是不好意思的低着头,若不是一开始他误会了萧明,表现得义愤填膺,他爹也不会对他疏于看管,被他逮到机会跑出来。

  “那小衣说是谁干的了吗?”萧明要知道是谁欺负了小衣,他一定替她讨回来。

  “她说是董文傲,那天晚上本来她有机会跑的,结果不小心踢倒了一个凳子,被董文傲发现了。”大有回忆着小衣说的话,后槽牙咬的咯咯响。

  “踢倒了凳子?……”想起那天晚上,自己听到的一声响动……“唉!”萧明猛的用力敲了一下自己的脑门,那天他若不是直接走了而是去查看,小衣是不是就不会遇到这样的苦难。

  到底还是他这个当哥哥的错。

  “那我爹娘呢?你没去找他们帮忙?”他有些担心,爹娘是否会被牵连。“萧伯和萧婶一回安和镇就因为教子无方被看起来了,萧伯一直在喊冤枉,可是大家都不肯信他。”大有又想起来,“不过老大你别担心,萧伯和萧婶只是不能出门,应该不会有事的。”

  萧明点了点头,但是这样逃跑,一定会连累家里,他只能回去找到证据或是说服小衣作证,洗清自己的冤屈。

  正想着,石板猛地一晃,开始往下落。萧明看到玉夙和玉夕周身的光泽弱了很多,他们的灵力本也不强,看来是消耗的太多支撑不住了。

  已经出了县城,石板晃晃悠悠落在一片树林里,玉夙合掌朝萧明一鞠躬:“我们已行满一千件善事,搭救先生便是第一千件,多谢先生成全。”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