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太阴封妖录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九章 邪性

太阴封妖录 卿语犹念 3224 2020.08.02 09:40

  “要是不想死,就打消这个念头。”老婆婆神情异常严肃。“婆婆您这是什么意思?”萧明放开了大有,拧了他一把示意他别说话。“这个女人啊,克夫!”她语气里充满了鄙视和不屑。

  见萧明二人没什么反应,老婆婆接着道:“你们说的这个姑娘叫阿鹿,长得很俊,在村里,没有比她生的俊的。所以你们一说,我就知道。这姑娘不是我们村里人,是嫁进来的。说起她嫁进来这事,本就邪性,也怪不得克夫了。”

  萧明和大有对视一眼:“怎么个邪性法?”“村东我三表哥家的大儿子,上山砍柴,好几天没回来,家里人到处找,都不见踪影,以为是被豺狼虎豹吃了,他爹娘伤心了好几天,置办好了东西要立个衣冠冢,结果……”

  老婆婆顿了顿,她沟壑纵横的脸被绿幽幽的光映着,再加上她苍老还有些沙哑的声音,着实有些瘆人,大有咽了口唾沫,往萧明边上靠了靠,抓住了他的胳膊。

  “结果纸钱白幡都准备好了,他儿子却突然回来了,还带回来一个顶俊的媳妇,说是砍柴摔伤了,碰上了山那边村里来采药的姑娘,救了他,两个人情投意合,要成亲。”

  说到这老婆婆叹了口气:“儿子没死,还领回来一个俊媳妇,我那三表哥高兴地跟什么似的,也没多想,直接就让他们成了亲,阿鹿也就嫁进了我们村。当时她既没有嫁妆也没回过娘家,村里有些个闲话,他们家也没当回事。”

  “本以为他们小两口能和和美美的过日子,结果没想到,成亲以后我这侄子身体一天不如一天,才半年就卧床不起,家里人到处求医问药,也没撑过一年。后来我三表哥一家怨她克夫,把她赶了出来,她没地方去,就住在土地庙。”

  “也太可怜了。”大有不禁感叹,老婆婆却冷哼一声:“可怜?那是你没被他克死!要是让她在土地庙自生自灭也就罢了,偏她生的俊,有的小伙子不信邪娶了她,不到一年,有的不到半年就让她克死了!这已经是第四回改嫁了,她现在的丈夫看着也快咽气了,说不定要把我们这个村子克得断子绝孙!”

  老婆婆说的激动,咳嗽起来,萧明忙上前帮她顺了顺气,“婆婆您也别激动,说不定只是个巧合呢。”虽然他知道《太阴录》示意,这个阿鹿肯定有问题,但没搞清楚之前也只能如此说。

  “巧合?这姑娘太邪门了!”老婆婆对萧明的质疑非常不满,“你们不是修仙的吗?赶紧把她收了吧,别祸害我们了!”“您别着急,明天我们就去看看。”萧明陪着笑脸道。

  老婆婆叹了口气:“这姑娘倒也没干什么,哭起来那可怜的模样,老太婆我都不忍心,可就是邪得很。”说着她站起身来往房里走,“你们今晚就睡我儿子那屋吧。”

  “谢谢婆婆。”萧明收起醉醉,拉着大有进了屋。

  “醉醉,你知道有个叫阿鹿的么?”萧明把小葫芦放在床头,问道。“记不清了,”醉醉摇摆了两下,“好像有些耳熟……我跟着主人的日子短,主人书里有那么多录灵,我也不是都认识的。”大有坐在床上,从袖子里掏出个手绢,拿起小葫芦来仔细擦着。

  我要你有啥用,萧明一边叹气一边看了看它,算了,还能当个灯,省下买蜡烛的钱。

  “主人那个老婆婆好像有点怕我,我都没说话,我是不是又乖又聪明啊?”醉醉在大有的手里跳了跳,大有差点没拿住,忙把它揽进怀里。

  “是,顶乖顶聪明。”萧明敷衍的夸了两句,从大有手里把它拿出来放在床头,“熄灯,睡觉,不能说话了。”

  “老大,你说那个阿鹿是不是鬼啊。”一片漆黑中,传来大有微微颤抖的声音。“应该不是。”鬼属于地界,《太阴录》封印的都是精怪大妖,想来不在封印范围里。

  “老大我有点害怕。”片刻后又传来大有的声音。

  “不用怕,你又没娶她。”萧明明显感觉大有往他这边靠了靠。

  “老大,我能抱着你睡么……”

  “不能!”萧明一个激灵拿过床头的葫芦塞进他怀里,自己往边上挪了挪,“睡觉!”

  第二天早上,萧明是被后腰的疼痛叫醒的,想伸手摸一下什么东西压得他腰都要断了,却发现自己动不了。

  他一惊之下睁开眼才发现,大有双手双脚死死把他困在怀里,夹在他后腰和大有肚子中间的,八成是小葫芦。

  “主人你醒啦!我有点挤……”萧明心想我才挤呢,醉醉又接着道:“可是我又不敢动,怕吵醒你们,主人醒来我就可以出去啦。”说着就要往外挣,萧明忙道:“不行!不行不行不能动!”

  “为什么?”醉醉不太理解,主人是喜欢挤在一起的感觉么?“总之就是不能动!”萧明不敢想象,少了醉醉,他和大有是个什么样的场面。

  “大有,醒醒!”大概是昨天赶路太累,大有睡得很沉,对萧明的叫起没有一点反应。“大有!”萧明挣扎了几下,大有的双臂死死地钳着他,完全挣不开。

  实在没办法,萧明低下眼看了看这条黝黑粗壮的胳膊,亮出两排白牙,一口咬了下去。

  “啊!”程前有终于惊醒放开了萧明,无比哀怨的捧着自己的胳膊:“老大你咬我干什么啊……你要是饿了,我包里还有点肉干……”说着就要去拿包袱。萧明打开他的手:“和肉干没关系,赶紧收拾去找阿鹿。还有……以后咱俩分床睡。”

  两人来到老婆婆所说的地方,就听到里面传来吵嚷声,“叫你不能娶你非要娶!娶这个克夫的扫把星!你爹死的早,就你这一个种,我还指望你给我养老送终……这我可怎么活啊……”

  萧明推开虚掩的门,一个老太太正坐在地上嚎啕大哭,阿鹿想扶她却被她一把推倒,大有忙上前扶起阿鹿。老太太一看,嚎的更大声:“你们是谁啊?!到我家来干什么!我知道了,我知道了!你这个克夫的婊子!我儿子没死你就把下家找好了啊!”

  “娘我没有……”阿鹿也哭得泪如雨下,这两个人哭的萧明脑仁疼,他赶紧扶起那老太太:“大娘您别哭了,别哭了,大娘……”这老太太却始终没停下哭嚎,那边程前有也劝着阿鹿,同样没什么效果。

  “别哭了!”萧明忍无可忍大吼一声,把老太太和阿鹿吼得都愣住了。萧明清了清嗓子道:“大娘,你们这是怎么了?”“这个扫把星!要把我儿子克死了!”说着又要嚎起来,萧明抢先又大吼一声:“我们是九慧山来的!让我们先看看。”

  那老太太一听,立马不哭了,看萧明的眼神都变了,拉着他的手就要进屋,一边的阿鹿却低着头,默默地往边上靠了靠。萧明见状道:“大娘我进去进行,您进去不方便,大有,照顾好他们俩。”说着朝大有使了个眼色就进了屋内。

  屋里满是药味,萧明来到床前,床上躺着一个瘦的皮包骨头的男子,连动都不能动,听到有人进来只转了转眼珠。看起来已经是形容枯槁,奄奄一息了。但是不知怎么的,萧明觉得他的眼睛里有光在闪动,眼神清明,完全不像个快死了的人。

  “主人,这个人身上有怨气。”醉醉道。“还没死呢,哪来的怨气,你怎么现在连老本行都看不准了。”萧明现在严重怀疑它的能力。“不会看错的,这个怨气不是他自己发出来的,而是使用怨气的精怪对他施了术。这个怨气有些熟悉,我想一想……”

  有门!萧明心想你终于能想起点什么了,便抱着胳膊站在一旁,和这个一动不动的大哥大眼瞪小眼。

  “想起来了!”醉醉兴奋的飘起来,“这个怨气是天鹿,她是鹿的骨骸成精,我们最初都是靠吸食阴风怨气修炼的,所以我认得她身上的怨气。”

  天鹿?“又是他取的名吧?”这跟天禄完全是两码事啊,别说是瑞兽,不说她是凶灵就不错了。“对呀对呀,是主人你取的呀!”醉醉晃悠着道。

  “跟我没关系。”这他就不能认了。就这取名的水平,他随便翻开一本书随便点两个字都比这人取的好,“你先看看这大哥能不能治?”醉醉悬在床头停了一会,道:“不行了,怨气太强,入体时间太久,原本的精气已经耗光,救不了。”

  听到醉醉的话,床上那人眼中的光暗了暗,嘴唇微张着似乎想要说什么,却什么声音也没发出来。“你想找你媳妇啊?”萧明猜测着,这句话说完,他感觉男人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喉咙里发出呼噜呼噜的声音,忙道:“我这就去给你叫。”

  三步冲到屋外,却只有老太太和大有两个人,“阿鹿呢?”“哦她说她丈夫的药喝完了,要去山上采药。”大有指着远处的山解释。

  “采药?谁让你放她走的!”萧明气不打一处来,这大哥都快不行了,怨气来源于阿鹿,说不定阿鹿有办法救他,大有却把她放走了。

  “老大我……我……”大有被他吼得吓了一跳,看萧明像是真的生气了,吓得不敢说话。“扫把星最好别回来了!”老太太啐了一口,又皱眉问萧明:“我儿子怎么样?”

  “没你儿媳妇你儿子更活不了!”萧明气道,拉起大有往外跑,“快走,一定得找到阿鹿。”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