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太阴封妖录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四章 路遇迷障

太阴封妖录 卿语犹念 3314 2020.07.28 09:51

  “玄鹤宗在曦沐城,我们往东走。”出了安和镇,顺着大路往东走了一天,过了一个镇子,没成想还未到下一处落脚的地方,天色已渐暗了。没办法,两人只好歇在路边。

  萧明捡来些干树枝生了火,两个人只能坐在火堆边就着水啃干粮。“老大,我带了点肉干。”大有打开一个油纸包递过去,萧明拿了一块:“很有脑子嘛,居然带了这种好东西。”

  在这种凄惨的环境下,肉干变得格外美味。

  萧明一边吃着肉干一边心想这观昊让他跑遍凡间,也不给他点路费,还不知要找到猴年马月,住店吃饭都要钱,就他们身上这点钱可不够花多久,“主人主人,我记得以前封印过一只盘子,它能变出好多好吃的呢!”醉醉在半空晃悠着。

  “嗯?还有这种好东西?”萧明一下来了兴趣,“你可知道去哪能找到它?”“不知道。”醉醉摇了摇身子,“那盘子是个瓷器,灵力又不高,掉下来摔碎了也说不定。”得,跟没说一样,萧明叹了口气靠在树干上。

  天已经完全黑了,四周只能瞧见面前火堆的红光,和醉醉身上忽闪忽闪的绿光。猛然间萧明发现在醉醉后面,远处一片漆黑中有四个绿点。

  这不会是有狼吧?!

  萧明一下子坐起来,紧张的盯着那四个绿点。大有被他突然的动作吓了一跳:“老大你吓死我了,怎么了?”萧明竖起食指放在唇中间,凝神瞧着那两个绿点。

  “有妖怪,主人我去我去!”小葫芦异常兴奋的跳来跳去,萧明忙抓住它:“闭嘴。”再抬头时那两个绿点却不见了。

  “这下好了,咱们今天晚上可能随时都会变成夜宵了。”萧明蜷起中指弹了醉醉一下,毕竟是玉做的,他为了自己考虑,并没用多大劲,醉醉却大声喊疼,说自己被主人虐待。

  “虐待?你不虐待我就不错了。”萧明对它打黑孔雀脑壳心有余悸,“为了罚你,今天晚上你守夜,要是我们成了夜宵,我就化成怨气撑死你。”他重新靠在了树干上,“还有,除了有危险不许说话。”

  不大一会,萧明迷迷糊糊的睡着了。云山雾罩之中似乎是一片竹林,四处雾茫茫一片,不远处传来溪流声,他朝着水声走,忽然听到黄莺般轻快悦耳的笑声,浓雾中好像有一片红色的衣角飘过,他追上去,那抹红却消失不见了。

  一阵箫声响起,这声音似从九天降下,将他包裹其中,这箫声让人平静、安宁,仿佛身在无边净土。乐声感觉很熟悉,可他却不知道来自哪里。

  “艮澜神君好兴致,在此品茶吹箫。”观昊缓步而来,站在沧汐亭外。艮澜将玉箫放在桌上,笑道:“观昊神君亦是有闲情雅致,有空到我这来赏景。”

  “神君的箫声直透九天,我似有几百年未有幸听过了。不过……”观昊笑了笑,眼中却没有半分笑意,“这箫声中灌注了神力,怕是飘得太远,这会都飘到凡间了吧。”

  “神君说的是,我许久未吹奏,一时疏忽了。”艮澜面上虽笑的轻松,衣袖下的手却已握起,“劳神君特来提醒,颇为辛苦。”

  观昊摆了摆手:“神君客气了,我何德何能,怎敢挑神君的不是,是天君闻得如此绝佳的箫声,特让我瞧瞧是何人所奏。”“惊扰了天君,艮澜实是不该。还望天君海涵。”艮澜拱手欠身,以示歉意。观昊点头道:“天君还等着回话,先告辞了。”

  艮澜做了个“请”的手势,等观昊离开,他脸上那种和煦的笑容便消失了。抬手一挥,桌上的玉箫消失了踪影。艮澜蹙眉,这个观昊,有窥命之能,无所不晓,实在是个麻烦的人。

  阳光照在脸上,萧明别了别脸躲开,他打了个哈欠揉了揉眼睛。一睁眼,就瞧见一幅无比安详的画面,醉醉晃悠在半空,大有拎着一袋花生米,一粒一粒地往空中扔,醉醉在半空飘来飘去的接。

  真是古有闲人戏狗,后有能人耍猴,今有大有逗葫芦。

  “得,以后你俩就这样街头卖艺吧,也能挣口饭钱。”“老大你醒了啊。”大有停下了手中的花生米。“玩的还挺带劲。”萧明起身薅住小葫芦,拿过大有手中的袋子,把花生米都倒了出来,“回头让你肚子里的怨气熏得不能吃了。”

  “哎呦哎呦!主人你轻一点,头朝下这样晃会晕的。”醉醉被倒出最后一粒花生米后挣脱了他的暴力统治,一个用力过猛飞出去撞在了树上,啪叽一声掉在了泥土里。

  “没事吧?”大有忙跑过去看,把醉醉抱在怀里用袖子擦干净,反复检查了没事才放心。“过几天你俩怕是要认成父子了。”萧明内心翻了个白眼,这葫芦灵力颇高,还不至于摔一下就碎了。

  “父子是什么?是在一起很好的那种么?”小葫芦飞到萧明眼前,“我和主人很好,但主人只能有一个。那我能和大有哥哥当父子么?”“不能。”大有哥哥?萧明抖了一抖,这葫芦少说也有千岁了,装嫩倒是一把好手,“你们俩搭档卖艺就行了。”

  萧明把它系回腰上,招呼大有继续赶路。两个人在树林里走了很久,依旧没有走到官道上。萧明觉得有些不对劲,这片林子就在大路边上,朝这个方向应该很快就能出去,可是现在他们至少走了半个时辰,这树林还望不到头。

  “醉醉,你感觉到什么异常没有?”这个时候就要求助于有灵力的了。“是灵识。”醉醉沉默了一会,“有什么东西的灵识离开了本体,在这里化出了异象。”

  “什么东西?”这葫芦果然是很有用。“我不知道,”醉醉晃了晃,有些不好意思,“我修炼的时间尚短,虽然比黑羽孔雀这样的精怪强些,但灵力还是低微。这灵识脱离本体行动,会虚弱很多,所以我才能辨识它。好比主人书里的大多数精怪,他们的气息我是感觉不到的。”

  “啥?!”萧明本以为这小葫芦是个厉害的角色,却没想到是个渣渣。修炼千年都灵力低微,这书里到底都封印了些什么啊,他突然觉得,自己的小命随时都有可能玩完。

  “老大,我,我有点害怕……”大有死死地拽着他的胳膊,紧张的四处张望。“有我呢。”话虽是这么说,但萧明自己心里也没底。

  “老大!那边那边!”大有拽着他的胳膊,指着前面不远处的一处茅屋激动道,“有人家,我们过去问问吧。”

  茅屋?他们明明是在往大路的方向走,走不出去已经是怪事了,这走不出去的林子里还有人住,实在奇哉怪也。

  “你确定是‘人’的家?”萧明反问,大有本来正拉着他往茅屋走,被他这么一问,直接呆立当场。

  “那那那,那,那我们……”大有缩在萧明身后,一边往外探头,一边语无伦次说不出个整话。萧明眉尖抖了抖,就大有这五大三粗的,好像在他后面能挡得住似的,“醉醉,能感觉一下里面是不是人么?”

  醉醉飞到半空,歪着身子感受了一会道:“里面是两个灵识,不是凡人。”“怎,怎么办啊老大,咱们往回走吧。”大有紧抓着他的肩膀,萧明咽了口唾沫,强装镇定:“你看你跟个膀大腰圆的小姑娘似的,是祸躲不过,他们这就是要引我们过去的,往回走还是一样的结果。”

  “走!”萧明挺起胸膛,“会会他们!”他刚走近茅屋,《太阴录》动了,在他怀中往前拽了拽。“还真是这里边的东西。”萧明拍了拍怀中书册,“看我收服他!”又趁大有和醉醉不注意,小声道:“记得出来帮我啊。”

  走到茅屋跟前,里面有人迎了出来,男的身材魁梧,脸大口阔,双目似铃,腰上别着个红穗子彩球,女的身形富态,面带笑容,两个人各带了一个璎珞圈,圈上只有一个铜铃。

  萧明盯着那彩球看了许久,腰上别个球,难道是个狗?

  那这狗,长得也有点难看了。

  “哟,二位是迷路了吧,这片林子啊不好走,常有人迷路。”妇人满面笑着,“先进来歇歇脚吧。”一旁的男人却一直板着脸,妇人拽了拽他递了个眼色,男人方才生硬的扯出一个难看的笑容。“他这人古板,天生不爱笑,你们别害怕。进来坐吧。”

  萧明心想不爱笑是在盘算着怎么吃我们吧,摆了摆手笑道:“我们就不进去了,请问大嫂怎么走才能出去?”

  “要走出去还好远呢,先进来歇歇脚。”妇人说着就来拉萧明,男人抓着大有的胳膊往屋里拽,大有哀嚎着:“大爷饶命啊!求求饶命啊!我一身肥油不好吃啊!老大救命啊……”

  程前有就差跪在地上给这夫妻俩磕头了,忽然间碧玉葫芦飞了起来,葫芦周围出现了黑紫色的烟雾:“快放开主人!”“我们……”

  “妖孽!休要在此作怪!”夫妇俩还没来得及说话,一声呵斥自头顶传来,白光乍现,似一道闪电劈开了遮天迷障,眼前的茅屋消失了,树林也换了景象。

  一位白衣女子持剑而来,发髻高挽,眉目清冷,说眉间透雪目中含霜都不为过。着一身白色衣裙,衣色虽素却非凡品,裙边绣飞鹤,腰带绣祥云,腰间坠珍珠鹤舞双环佩,足下一双缠枝莲纹白缎靴。

  手中持剑,剑柄花纹银镶玉,剑身寒光似冰湖映月影。

  这柄剑,这个人,都如从冰山寒夜中走来,又似施施然自云端飘落,说她是仙子,尚欠了分缥缈,说她是凡人,又多了些冷傲。

  她双眉微蹙,未有言语,手腕一抬,那柄剑似有灵性,霎时飞出,直指那对夫妇。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