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太阴封妖录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 飞来横祸

太阴封妖录 卿语犹念 3188 2020.07.20 09:09

  回到家中,萧明关好房门将木匣放在桌上,打开木匣,那一对镇纸静静躺在匣中,萧明这才仔细瞧清楚,它们到底长得什么样子。

  这一对白玉镇纸,他说不上是什么玉,瞧着白如冬月雪,润似壶中油,各雕一条飞龙,那龙惟妙惟肖,雕工极细,龙口衔珠,龙身聚着祥云。萧明虽没见过什么大世面,但这两件东西瞧着,莫说是普通人家,就是一般的富人,也是用不起的。

  这东西的原主,非富即贵。

  但是这怎么收进书里呢?

  左看右看瞧了好一会,萧明挠了挠头,最后翻开《太阴录》找到写着镇纸的那页,反手扣在了镇纸上。

  没什么反应,他又按了按书册,依旧没什么反应。萧明有些急了,这玩意儿到底怎么收,他站起身用力向下按了按,没用,他又跳起来按,《太阴录》似乎被他折腾烦了,蹭的飞了起来,对着镇纸投下了银灰色的光。

  那对镇纸微微闪烁了几下,凝成两团白光,落地化成了两个小童子,正是那日萧明趴在房顶瞧见的小童。

  “啊……这个……”萧明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平日里插科打诨与人斗嘴从来没词穷过,对着这两个不知是精怪还是神仙的小童子,却不知从哪开始说起。

  “主人,我与弟弟并非有意逃离,几百年前不知何故落入人界,醒来已在一家珍宝店中。我们灵力低微,寻不到主人,方才欲逃乃是怕主人惩罚,心生惧意,实是一时糊涂,还望主人不要怪罪。”左边的小童子说道,说完他便跪伏在地上磕了个头,右边的童子也跟着照做。

  “主人?谁是你们的主人?”萧明抱着胳膊看了一眼《太阴录》,它已经安静地落在桌上,莫不是这书的原主人?

  “主人不认得我们了?”两个童子抬头望着他,满脸惊讶。“我真不是……我叫萧明,家里是开酒馆的,世代都在安和镇住。”萧明道。

  二童对视一眼,眼神中有几分疑惑,仍是左边的小童道:“萧先生,我叫玉夙,弟弟名叫玉夕,我们本是前朝皇家的御用之物,机缘巧合化得人行,得高人点化,行满一千善事,不做一件恶事,便可成仙,还差三件善事时被主人收入《太阴录》中,后来不知是何变故,我们落入了人界,苏醒后便想着完成一千件善事,如今还差一件了。”

  萧明听着,他头一次被人叫先生,感觉下巴上都生出了羊须胡,摸着下巴思索道:“就差三件功亏一篑,这不是诚心祸害人么,你们原来的主人也忒不是东西……哎呦!”

  他还没说完,《太阴录》在他脑袋上狠狠地乎了一下子,萧明只觉得眼前发黑,耳朵也嗡嗡的响。

  他才想起来,他们的主人,不就是这书的主人,一时失策,骂了这祖宗的主子。萧明捂着后脑勺,这可比他爹下手狠多了,以后说话得分外小心。

  “我是说,你们也怪不容易的……”他余光瞧了瞧桌上的书册没什么反应,松了一口气,“不然我来帮你们完成最后一件事吧。”

  说这话之前,萧明还是纠结了一会的,观昊给他的任务是收集这本书,要是这对镇纸成了仙,大概就不能被收进去了,虽然他很想收集完成后成仙,但是他萧明抬头对得起天,低头无愧于地,总觉得这样一对行善事的小童子,无辜被收,对不起他自己的良心。

  等观昊再来时,他便讲清原委,若因此不可成仙,便是他当真没有仙缘吧。打定主意,萧明接着道:“今日天晚了,明天咱们再瞧瞧如何做成这一件善事。”

  “多谢萧先生!”两个童子泪眼婆娑,又朝他一拜。“不用这么……”萧明刚想去扶,二童化作白光回到了匣子里。

  白光隐去,一对镇纸安卧匣中,桌上的《太阴录》也静静躺在那里,方才的一切如同一个不真切的梦境。

  萧明收好了匣子和书册,躺在床上却辗转难眠,胸口有些憋闷。他盯着房顶看了半晌,吐出一口气来,罢了,若是因此不能成仙,这些神仙也没什么好东西。

  天初泛白,他方才刚刚睡着,因有心事,睡得也并不沉,外面有人咣咣砸门的时候,他第一个被惊醒。萧明揉了揉眼睛,到前面问道:“谁啊,鸡还没叫,我们也不做阴间的生意。”

  “我们是官差!开门!”门外人呵道。“官差来做什么,怕不是阴差吧……”萧明脑子有些混沌,一边嘟囔着一边开了门,一队官差夺门而入,几个人不由分说把萧明按在了地上,其余几个冲进了内院。

  “哎哎哎!你们有没有王法了!”萧明被摁着动弹不得,制住他的三个官差力大如牛,他挣了几下纹丝未动。“这话该问你自个!”头顶上一个声音呵道。

  萧平孝闻声赶来,衣服还未来得及穿妥当,见儿子被官差按在地上,忙问:“各位官爷,我们是老实本分的人家,开这小酒馆混口饭吃,不知何处得罪了官爷?”

  “你把我们当成什么人?我等吃朝廷俸禄,替百姓伸冤,岂容你如此污蔑!”领头的官差怒目而视,萧平孝被看得一哆嗦,他刚想说什么,后院回来的官差托着一只匣子,正是装着白玉镇纸的那只,道:“找到了,就在他床下。”

  “带走!”他们将萧明从地上拎起来,萧平孝忙拽住了领头的胳膊:“慢着慢着,官爷,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官差将他的手拂开:“这小子偷盗奸淫,你这个当爹的也脱不得干系,老实听判吧!”

  萧平孝一屁股跌坐在地上,两只眼睛瞪得核桃大小,刚赶到的萧夫人也是呆立当场。

  偷盗?奸淫?!萧明的脑子嗡嗡响,偷盗他是承认的,这的确怪自己没想好孟家发现丢了东西怎么办,但奸淫可是没有的事,萧明脑子清楚起来,一被押出门,他便大喊冤枉。

  他打的算盘是,决不能怕丢人,不声不响的就算是认了,他喊得越大声越证明他是冤枉的。可这一路上,熟悉的不熟悉的人,要么指指点点,要么摇头叹息,却没有一个人,帮他说句话。

  萧明被押到县城的官府大牢里,扔进了一间又黑又潮的牢房。“老实待着,等上堂!”哗啦哗啦的铁链声,门被锁上了,他站起身来,揉了揉一路上快被磕散了的手臂和膝盖,整理了一下衣服,才发现《太阴录》不知何时已在他怀中。

  他环顾四周,黑漆漆的没有窗户,墙上的蜡烛闪着微弱的光,对面的牢房是空的。萧明靠着烛光将地上潮乎乎的稻草拢在一处,盘腿坐在上面,掏出了《太阴录》。

  “你说说你怎么不帮我藏一藏东西呢,拦一拦他们也好啊……”又敲了敲护腕,气不打一处来,“你也是,人家拎我跟拎小鸡仔似的,你也不会出力。”话刚说完,萧明突觉手腕上一股力腾起,一下将他拖到了牢门边。

  “哐”的一声护腕砸在了铁链上,锁着门的铁链裂开了一道缝。右手护腕又举了起来,萧明忙用另一只手握住不让它往下砸,“停停停!”

  “怎么回事?!”不远处传来牢头的脚步声,护腕收了力,萧明猝不及防倒在了稻草上,顺势一跷二郎腿,将《太阴录》用草一盖,闭着眼睛装睡着。

  牢头看了看锁的挺严实,里面犯人也老老实实躺着,用佩刀敲了敲铁链道:“老实待着,别耍花样。”便走了。

  萧明睁开眼睛坐起身来,揣起《太阴录》道:“我可不能跑,要是跑了,这罪名可就坐实了,我就是再冤枉也没人信了。”护腕上有光闪了一闪,算是明白了。

  他坐在潮湿的稻草上自言自语:“奸淫?奸淫谁啊,我堂堂萧大爷,貌美如花,俊朗非凡,安和镇第一美少年,不被人强暴就不错了,还强暴别人,这些人真是没眼光。”

  不多时,有两名官差来开门,萧明手脚都被戴上了镣铐,带到了府衙正堂。

  一出牢房阳光过于刺眼,他被晃得眼前直冒金星,一路上只能听见自己镣铐哗啦啦的响声。进了正堂被一脚踹在了堂中,萧明摔了个狗吃屎,下巴磕在铁链上破了道口子。

  “你们……”他刚要爬起来破口大骂,一声惊堂木敲得他一哆嗦,突然想起来这是在公堂上,只得跪好不出声。萧明抬头瞧着这县老爷,长得干巴瘦,人看着倒是挺精神的,不像是个贪官。

  “原告何人?”县老爷问道。“小人孟章,家住安和镇。”“孟叔?”萧明这才瞧见旁边还跪着一个人,孟章却不知为何不敢看他,只斥了一声:“谁是你孟叔!”

  “状告何人?”“小人告同镇萧记酒肆萧明。”

  “孟叔,我……”萧明想跟他解释镇纸的事,却又一声惊堂木,他只得收了声。

  “所为何事?”“萧明夜里潜进我家,偷了我家老爷子的一对白玉镇纸,还,还……”孟章咬了咬牙,“还侮辱了小女!”

  “什么?!”萧明跳起来,“孟叔你说什么?!”侮辱小衣?!

  被侮辱的人是小衣?!萧明有点蒙了。

  如果是真的,这怎么可能呢……

  可要说是假的,他们家虽说跟董家不大对付,但是和孟家向来无仇无怨,甚至可以说是相交甚好,孟叔又为何不惜拿小衣的名节来栽赃他。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