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太阴封妖录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三章 有名字的小葫芦

太阴封妖录 卿语犹念 3268 2020.07.27 09:30

  “这老黑鸟是地界墨湖边的黑羽孔雀,跟我差不多,都是吸食阴风怨气的,不过我比他可厉害多了,而且他还干了不少坏事,上次主人封印他的时候,就是我把他打得满头包。”

  葫芦一边自豪的细数自己的功绩,一边回到萧明腰间,“跟主人分开之后我受了伤一直沉睡,是孟兰衣自缢的怨气唤醒了我,这臭鸟竟比我醒得早,还在附近山上扮仙人。”

  说着说着萧明感觉它又要生气了,轻轻拍了拍它:“小葫芦,你可真是厉害。”它方才欢快的笑道:“主人你夸我啦!我可有日子没听到你夸我了,我……”碧玉葫芦一直说个不停,像个话多的小娃娃。

  萧明不动声色地将衣摆掀起一点,装作不经意的盖在葫芦嘴上,声音却完全没有减小。看来它是靠灵力发出声音,萧明感觉很长一段时间,他要耳朵疼了。

  《太阴录》落下来,萧明瞧见这一页上便是方才那只黑孔雀,旁边写着“墨湖黑羽孔雀”。突然间脑袋又像要裂开一般疼,他抱着头跪在地上,额上渗出豆大的汗珠。

  “老大!”程前有扶着萧明,老大这样子跟几天前那个晚上一模一样,可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只能干着急。

  萧明只觉得脑袋裂开了一道缝,透过这条缝似乎能看到些什么,那里面好像是一些尘封已久的事。他想一探究竟,头疼的却越来越厉害,只好放弃。

  他的意识渐渐清醒起来,碧玉葫芦一直飘在旁边叫着:“主人主人,你没事吧?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闭嘴……”萧明忍无可忍,实在是太吵了。他说完这两个字,葫芦竟然就真的不再出声。

  萧明扶着大有喘息了一会,方才恢复过来,看着远处坐在地上的管家,道:“没事了,进去吧。”又拍了拍程前有:“大有,你也回去吧,别忘了让你爹多晒几天太阳。”

  “老大我娘答应你的不会食言的,他们这次真的会改的。”程前有颇为愧疚,要不是他爹和董文傲,老大也不会被害的这么惨,小衣更不会死。

  萧明点了点头:“大有,这些都跟你没关系,不是你的错,回去吧,明日我们一起去看看小衣。”程前有低着眼点了点头,两个人分别回家。

  回到家他爹娘正对着桌上的蜡烛叹气,萧明将事情简略的跟他们说了说,又安慰了他们几句,三个人熄了灯回屋睡觉。

  坐在房中倒了杯水,萧明将葫芦放在桌上,仔细端详了一番,这只碧玉葫芦用料上乘,通体翠绿不见丁点杂质,下肚四面各雕着一个“寿”字图,万字纹环绕,上肚雕着缠枝牡丹,葫芦腰上系着金色绳带。

  萧明一直端详着它,却没见它说话,难道是方才让它闭嘴又生气了?“小葫芦你怎么不说话了?”“主人不是说叫我全名的时候,我就不能说话了么?”葫芦道。

  萧明端起茶杯,想着什么时候叫过它的名字?他还不知道它叫什么呢,“我何时叫过你?你叫什么名字?”

  “碧醉。”

  “噗!”

  萧明一口水还没来得及咽下去就喷了出来,闭嘴?这小葫芦的主人妥妥的是在坑它啊。

  “碧绿的碧,喝醉的醉,因为我是绿色的酒葫芦嘛。主人你为什么喷水?是不好喝么?”碧玉葫芦在桌子上跳了跳,“我去给主人找点酒喝。”说着就要飞起来,萧明眼疾手快一把薅住了它:“我家就是开酒肆的不用找,小葫芦……”“主人平时都叫我醉醉的。”听它的语气,萧明觉得它在噘着嘴说话。

  “好的醉醉,天色不早了,我现在是个凡人,需要睡觉,从现在开始我们就不说话了。”萧明把它放在桌上,吹了蜡烛上床抖开被子。“闭嘴”这个词,他觉得还是粗暴了点。“哦好。”醉醉晃了晃,没了声音。

  第二天一早,身体还未恢复的程老二被夫人命人抬到了县衙,带着孟家夫妇翻了案,当然是只指认了董文傲栽赃嫁祸,自己是受了蒙蔽。然而这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就像萧明他爹说的,皇帝隔着千丈远,王法不治地头蛇。

  萧明睁开眼,醉醉正满屋里飘来飘去,见到他醒了,开心道:“主人你醒啦,我又可以说话了!”

  在醉醉不停地叨叨声中,他爹娘吃早饭的速度都快了许多,他爹一口吞下一个鸡蛋,两口吃了一个馒头,三口喝完一碗粥,火速离开了饭桌。

  无奈之下,萧明又叫了它的大名,小葫芦才消停了。

  和大有来到小衣的坟前,萧明把一包桃花糕放在墓碑前,小衣最喜欢做这个给他们吃,每年这个时候都会晒很多桃花,收起来可以做一年的桃花糕。

  大有从怀里掏出一个锦囊,在墓碑边上挖了个坑埋了。萧明没问里面是什么,没来得及说出的,就让他永远埋在这里吧。

  董文傲被判了流放,相关的人也都分别判了刑,也算是对小衣有个交代。至于程家,萧明有时觉得不甘心,有时却又觉得,那是大有的爹,若是他不依不饶,怕是会把大有逼成下一个小衣。况且知错能改,倒也不是个十足的恶人。

  “老大,你以后有什么打算?”两个人坐在小衣的坟边,似乎已经很久没有这样平静的日子。“打算?”萧明很矛盾,以前他很渴望修仙,跑遍了附近的修仙门派,可现在真给他这个机会了,他又有些犹豫。

  离开从小长大的安和镇,也许以后可能都回不来了,爹娘的年纪一天比一天大,还指望着他往后能打理铺子。现在《太阴录》和醉醉看起来都在帮他,可他毕竟不是他们真正的主人。还有会不会遇到他们无法对付的精怪……

  太多的问题在他脑子里,他在原地徘徊,想不出答案,亦不知该往何处去。

  而观昊,就是那个推他一把的人。

  观昊的突然出现,已经让人见怪不怪,程前有赶忙站起来恭恭敬敬地尊了声“神君”,萧明缓缓站起身看着他,不知该说什么。观昊先开了口道:“这几天的事我都知道了,那葫芦可以助你,但你也要好生约束它。封印黑孔雀后,你可有异常?”

  “异常?”萧明挠了挠头,“还是头疼,感觉要裂开了,观昊神君,这能治么?要不这么厚一本书,收一个疼一次,没等成仙我脑袋就开花了。”收了黑孔雀之后,身上那股力量似乎增长了一点,这事可不能让他知道。

  “你是凡人之躯,封印之时《太阴录》的力量太强,受到波及。以后你的能力提升,便会慢慢好起来的。”观昊不动声色的解释着,看来这个萧明暂时还没发现什么,也没从中获得什么力量,“《太阴录》散落在整个凡间,只呆在安和镇是收不齐的,你先到玄鹤宗去,这是信物。”

  观昊递给他一块玉牌,这块玉牌两面各雕着一只眼睛,一面是睁着,一面是闭着,萧明一边端详着玉牌一边问道:“去玄鹤宗干什么?”再抬头,面前又是空空如也。

  “什么神君啊!能不能有一次把话说清楚啊?!”萧明气到差点把玉牌扔出去,他残存的理智避免他在神君前面加上“狗屁”两个字,毕竟神君都是千里眼顺风耳。

  “老大,那咱们去玄鹤宗么?”大有问。萧明点了点头,他已经上了这条船,观昊不会轻易让他下去的,“大有你要跟我一起去?这一走可就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来了,而且,也不一定有命回来了……”

  “我知道。老大,咱们是兄弟嘛!”大有憨笑着搂住了萧明的肩,在这个镇子上,只有两个人不把他当傻子看,一个已经埋在了这里,这一个,他一定要跟着。

  “那好吧,回去跟你爹娘说一声,收拾收拾东西,后天一早咱们就走。”萧明又回头看了一眼,不知小衣是否已经转生轮回,希望来世她能平平安安,若有缘分,他愿意继续当一个保护她的哥哥。

  “爹,娘,我有件事……”回到家,萧明有些不知道怎么开口,爹娘就他这么一个独子,他若是一走……

  “儿子,自打你这次回来,我和你娘就知道,你在家里呆不长了……”萧平孝和夫人对视一眼,“要是能成仙,咱们老萧家以你为荣,要是成不了,就回来酿酒,把咱家的手艺传下去。”

  眼看爹娘就要落泪,萧明赶紧道:“那我萧仙人特准,您二老不用给我磕头了,这贡品嘛……”“你这臭小子!”萧平孝眼中的泪花顿时全无,抄起一只鞋扔过去,萧明灵活的一闪,钻进了后院。

  准备好出门的东西,这天早上,萧明跟爹娘告别。

  “钱不够了就回来取,路上注意休息别太累了,遇见什么厉害的东西别逞强……”“好了娘,我这也不是第一次出门了,再说还有大有,我们能相互照应,你就放心吧。”萧明握着他娘的手,用力的握着,好让她安心。

  道了别,萧明离开,走了很远回头望,爹娘还站在酒肆门前,冲他挥手。他也笑着挥了挥手,转过头吐出一口气,不知为什么,这次离开,他总觉得心里酸酸的。

  来到程家,大有正巧刚出门,“老大,咱们往哪走?”大有问,知道他要跟萧明走的时候,他爹沉默了很久,半晌叹了口气道:“若你真能闯出些名堂,也算没辱了咱家的名声,去吧。”他笑着点了点头,他爹的嘴角动了动,最后也只是叹了口气。

  他已经很久没看到他爹对他笑了,或许他这次出去闯出些名堂,他爹就会笑了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