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太阴封妖录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小童子

太阴封妖录 卿语犹念 3019 2020.07.18 10:23

  出了门,书册突然加了力,萧明被拽的一个踉跄差点要趴在地上,忙道:“慢点慢点,一点不懂怜香惜玉。”书却没有理他,甚至还加了些力,萧明被他拖着跑的踉踉跄跄,像只被人拖着满街跑的狗。

  “天干物燥!”远处传来梆子声,灯笼的火光摇晃着往这边来。糟了来了个打更的,萧明想着得躲躲,不能让人看见他大晚上的举着本书满街跑。

  但是显然,《太阴录》并不懂他的想法,依旧在往前拉,萧明两只手死命拽住它,又开始了拉锯战。

  “你听我说,”他只好又跟它商量,“我知道你着急,可咱们这事关重大不是,不能让人瞧见,要不然别人知道你这么个宝贝,都来抢,我这弱不禁风的,可打不过这么多人,咱得躲躲。”

  书册像是犹豫了一会,似乎在思考萧明的话,考虑要不要听他的。萧明眼看着打更的越来越近,急的拽着书册只跳脚,书又突然卸了力,许是经过上次有了防备,这回他只是被匡了一个趔趄倒退了几步,没摔过去。

  萧明忙闪身钻进旁边的小巷子,等打更的脚步声渐渐远去,他探出头来瞧了瞧,四处黑漆漆一片。他用指尖敲了敲书:“来点亮,看看走了没。”书册很配合的发出了微光,萧明借着光四下瞧了瞧,没人,方才从巷子里出来,道:“走吧。”

  话音刚落,《太阴录》猛一发力,又把萧明拽了一个趔趄。萧明一边抓着书册被拖着狂奔,一边心中默念:铺首祖宗,怎么成了护腕你就不护着我了呢,你倒是帮我调教调教这本破书……

  萧明一路被拖到了一家院子的后门,他一边喘息一边上下左右地打量着,这院子从外面看,有些眼熟。“你带我来小衣家做什么?”萧明想不通,小衣家难道会有什么妖魔鬼怪?

  《太阴录》当然不会回答他,顿了片刻又拽着他往前,眼看就要撞在墙上。萧明忙拽住它道:“喂喂喂!你要撞死我呀,我可不是观昊神君,会穿墙。”

  听到这话书册停下了,飞到他眼前,似乎是疑惑又似乎是想确认,他真的不会穿墙。然后突然向上发力,把他提了起来。

  萧明一惊连忙双手死死抓住书册,生怕自己掉下去,他被提到房顶上,书册才把他放下,在他手中没了动静。

  萧明前晃后晃好不容易稳住,赶紧趴在了房顶上,抹了把额头上惊出的汗,四周看了一圈,没什么异常。萧明心下疑惑,又上下左右仔仔细细的瞧了一遍,还是什么都没有。

  打了个哈欠刚想数落一下《太阴录》,有一个房间发出了忽明忽暗的光。萧明想了想,那个房间好像是书房。

  片刻间有两团光从书房飞了出来,落在院子里化成了两个白衣小童子。纵然是萧明拜过许多修仙门派,但他所见奇事,左右也不过手腕上的两个祖宗,和手中这本书。物件化成人形,他还是头一次见。

  萧明趴在屋顶上屏息凝神,瞧着院中这对小童。

  这两个小孩像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粉雕玉琢,白净的不像话,说白面捏的都不为过,圆润的小脸透着玉一样的柔光,两双黑亮的眼睛温和纯净。两个孩子皆是扎着双髻,却是用白缎扎的。白衣白靴,皆为锦缎,衣上金线绣的像是龙纹,绝不是普通人家孩子的装束。

  白衣童子四下瞧了瞧,查看无人,两人对视一眼,相对盘膝而坐,双掌相对,周身好像有气流涌动,身旁的落花打着旋的飞舞。萧明正在皱眉思索,他们是不是要做什么坏事,就瞧见两个小童身下的石砖起了变化。

  原本孟家院中铺的石砖,年头已久,早已经坑洼不平,孟叔一直不得空修整,听说前两天,孟老爷子被绊了一跤,索性没摔出什么毛病。

  萧明聚精会神的瞧着,就见那石砖变成了崭新的青石板,从两个小童身下向四周蔓延,不一会功夫,整个院子都焕然一新。像是耗费了许多力气,两个童子坐了一会方才起身,手拉着手走到书房前,又化作两团白光飞进了书房。

  萧明头次见这阵仗,只听见自己胸口咚咚作响,平静了一会,方才回过神来。他正不知道怎么办,《太阴录》忽然打开了,书页哗啦哗啦作响,停在了其中一页。

  为了他能看清,书页发出了些许微弱的光,就这方面来说,萧明觉得它还挺善解人意的。

  他凑上去瞧,这一页写着:龙纹白玉镇纸。剩下是大片的空白,这意思是,这对小童子是一对镇纸?

  挠着脑袋想了想,现在三更半夜,让他翻墙进孟叔家偷一对镇纸,且不说这镇纸能不能老老实实被他偷,单想这事就不太合适。再说明天孟爷爷要做寿,实在不该在这时候来捣乱。

  三来,他还不知道怎么收呢,难道就把这对镇纸硬摁进书里不成。

  思来想去他还是决定先回家睡觉,等过了明天孟爷爷的寿礼再说。

  刚想往下爬,萧明忽然想起什么,停住了。他得先跟手里这个大爷说一声,免得它一发怒把自己掀下去。“我说这事啊,我是大姑娘上轿头一回,咱们先回去,从长计议,明日来给孟爷爷贺寿,我再来探探情况。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说完他瞧着手里的书册,对方好像同意了,闪了两下又一个发力把萧明提了起来,放在地上。

  回去的路上《太阴录》倒是安静的很,除了乖乖的当盏灯,没再拽着萧明满街跑了。回到家,萧明见没什么动静,便摸进自己房中,藏好了书册睡下了。

  第二天一早,孟章站在房门口呆立了一盏茶,这怎么一夜之间院子里就换了个样子?他揉了两次眼睛,地上崭新的石板也没消失。

  这些日子他有心赶紧将院子收拾收拾,奈何老爷子做寿,腾不出手来。等过了寿辰,新进的一批货还等着入库、上柜,也腾不出人手。这院子都成了他的一块心病,想修却心有余力不足。

  孟章赶紧叫过家里所有人来瞧,却都是一头雾水。

  “许是咱们家行善积德,路过的神仙给咱爹送了份礼呢。”孟夫人道。“对对对!”夫人说得有理,孟章一拍脑袋,他早起是干嘛的,差点把今天寿宴的事忘了,“都该干嘛干嘛去,一会客人该来了。”

  日近头顶,萧明催了好几回,他爹娘才关了铺子拿上礼物出门。

  “催催催!人家小衣爷爷做寿,你急什么,她是董家媳妇,又不是你媳妇!”萧平孝没好气的踹了一脚,萧明身手利索的一躲,他爹踹了个空险些在自家门口劈了叉,萧夫人一边扶萧平孝,一边瞪了这父子俩一眼。

  “什么媳妇不媳妇的,我跟小衣可是铁哥们,她爷爷做寿,我应该去帮忙的,你们还拦着不让……”萧明本来声音很大,他觉得于情于理他这话都是对的,但看着他娘瞪着他,没来由的一阵胆怯,声音渐渐没了底气。

  “你以后少去孟家,”萧夫人语气有些严厉,她知道儿子自小和孟家闺女亲近,但孩子们都长大了,该避讳的也要避讳,“你爹说的没错,你们都不是娃娃了,得知道避嫌,别让人说三道四,也毁了小衣的名声。”

  “知道了。”萧明虽然有些不服气,但娘的威严不可侵犯,他只得乖乖跟在后面。摸了摸怀里的太阴录,今天还有这正经事要做。

  来到孟家,门上挂着红花红绸,分外喜庆,宾客已经落座了大半。萧明进了门就想往后院溜,被他爹拎住脖领子提溜到凳子上:“你今天老老实实呆着,哪也不准去。”

  萧明在他爹旁边如坐针毡,心里想的全都是那对小童子的事。好不容易等到开了席,大家祝过了寿,几个叔伯来与萧平孝喝酒,萧明才趁他爹不注意,偷偷溜到了后院。

  一到后院,怀里的书册动了动。这时候大家都忙着在前面喝酒庆祝,后院一个人都没有,萧明轻轻开了书房的门。

  来到书桌前,刚想翻翻找找,怀中突然发力把他往后推,直接摁在了书架上。

  “知道了知道了,书架书架。就不能温柔点。”萧明揉了揉被撞得生疼的后背,转过身看着书架,眼前就放着一个颇为精致的木匣,他手刚伸出去,还没碰上,匣子突然动了起来。

  《太阴录》从他怀中飞出来,居高临下,凌空翻到了写着镇纸的那页,正对着匣子。那匣子晃动的越发厉害,眼看着就要掉下去。

  窗外闪过一个人影,萧明只顾着看这一书一匣,并未注意。他屏息凝神的瞧着,脑中飞快思索,若是这对小童子反抗怎么办,他既没有仙力也不会法术,总不能把小命交代在这。

  他还在紧张的盯着匣子,身后的房门却突然“吱呀”一声开了,一书一匣也应声落在了地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