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大话时空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回:实验室的灵感

大话时空 童秋秋 4728 2005.07.25 16:04

    第二天一早,我还是准时来到秦教授的实验室报到。

  秦教授早就知道了昨晚的事。不过我还是不得不佩服他的镇定。他依旧是面无表情,那样的泰然自若,平静得就好像什么事也没发生过一样。

  好几次我想说什么,但教授一直在专注地做他的实验,我始终都插不上嘴。

  但我还是不得不说。至少得说几句表示内疚的话,因为东西毕竟是在我这里丢的。

  就在我鼓足勇气要说话时,教授竟抢先开口了:“小秋,告诉你一个好消息。第一台时光机器的样机已经出来了。目前我需要对它进行进一步的调试和改造。”

  我的精神为之一震。毕竟这是一个天大的好消息,没有什么能比这样的消息更让我振奋和感动的了。多少年来的辛苦和酸楚终于换来了回报的曙光。它让我原本已接近崩溃边缘的心又重新找回了一丝希望。

  然而很快,失落和自责的情绪又占据了心头。和那一瞬间的激动交织在一起,汇成了一股无比复杂的情绪,让我的心情特别的乱,却不知道这样才能宣泄一番。

  “教授!”我说:“恭喜您,这真是一件天大的喜事啊!”

  秦教授淡淡一笑,说:“这里面你也功不可没呀。不过先别光顾着高兴,现在只是最初期的一个样品,许多方面还很不成熟,远不能达到实用的要求。”

  我满脑子还在想着电脑被偷的事,竟没有在意教授在说什么。

  “你还在为那电脑的事懊恼吗?”

  不愧是对我深有了解的老教授,我的任何心事从来都逃不过他的眼睛。

  “教授,真对不起。我……”

  “不用说了。”秦教授挥了挥手,“这不能完全怪你。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很明显,小偷已经盯上你好久,连钥匙都配全了,这真的很让人担心哪。我知道,你现在已经很自责了,事到如今,说什么也没有用了,世上没有卖后悔药的。振作起来,失去的东西总会有办法补救回来的,还有很多事情等着我们去做呢……”

  一向沉默寡言的教授居然一下子说了这么多安慰我的话。他的理智,宽容和大度,再次让我感动不已。

  是啊,世上没有卖后悔药的。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可恶的贼,居然早就盯上我了。他偷去不过是卖一些钱而已,他又怎么会知道这台电脑对于我,对于秦教授,乃至对于整个科学界的重要价值!

  遗憾的是不能手刃这个祸害。要是哪天让我抓住这个混帐蟊贼,我一定将他碎尸万段……

  忽然,我脑子里灵光闪现,一个大胆的想法蹦了出来……

  “教授,现在这台机器最远能把人送到什么地方?——我的意思是说,什么年代?”

  “目前还不能用于人的传输。各项指标都还不是很稳定,更没有经过人体实验,只是在进行初步的动物实验。”

  “动物实验?”我很好奇。

  “是的。”秦教授接着说,“目前可以保证稳定的,只能是把兔子送到五年前。”

  我有些失落,但很快我又意识到,这至少是一个好兆头。有了这个初步的成功,接下来的很多事情就会顺利得多。

  “真的不能传送人吗?”

  “不能。你也知道,传送的时间、距离跟所送物质的质量和体积是成反比的。因为要达到超光速,需要非常巨大的能量。而能量越大,产生这样巨大的能量所需要的技术就越复杂,也越难控制。兔子对于人来说,其体积和质量就显得很渺小了,因此在技术上就显得简易和可靠许多。”教授用一种不置可否的眼神看着我,让我很不自在。

  “没关系,就让我来做第一个试验品吧!”我说,“能把兔子送到五年前,这样算来,把我送到昨天下午应该没有什么问题吧!”

  “昨天下午?”教授扶了扶眼镜,“你不会是想……”

  “是的教授!真是什么都瞒不过您的眼睛。我就是想回到昨天下午,回到宿舍,守在那里,然后亲手抓住小偷!”

  秦教授一听,立刻严肃地说:“我不同意。就算你愿意当这个志愿者,我也没有十足的把握保证机器的绝对安全和可靠。

  “难道,您就甘心这样看着电脑被偷,而小偷逍遥法外吗?更何况,它不是一台普通的电脑……”

  “不要说了。你回去好好休息吧,我知道你昨晚一宿没睡。今天你心情肯定很乱,恐怕呆在这里也不会出什么成果。不如回去好好睡上一觉。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好了,别太放在心上。”

  “但是……”

  “好了,别多想了。用人做实验是必须经过有关部门许可的。在没有得到许可之前,谁也不能用真人做实验。总之,你的心情我可以理解,但是这样的做法我决不赞同。”

  我叹了口气,语气有些僵硬起来。

  “要说许可,您制造这台机器本身就是个秘密。我知道它虽然不违反什么法律,可毕竟是有风险的项目,至少应该是在有关部门备案的。可是——恐怕您什么也没有做吧?

  秦教授显然没有料到我会这样说。他静静地听我说完,好一会儿才冷冷地回答:“我不去申请,当然是有原因的……”

  “是因为怕泄露秘密,对吗?可是——”我说,“这是一件好事,一件会让学术界乃至全人类都震惊的大事。在时空穿越研究领域,多少人绞尽了脑汁,熬白了头,都没有多大的进展。而您——不仅在理论上独树一帜,而且连样机都做出来了。要是换了别人,恐怕早就嚷嚷着让全世界都知道,然后周游列国去领奖了。而您呢?……”

  “好了,这个问题就不要再纠缠了。如果我是那种喜欢名利的人,并且为了名利而工作,那我就不是今天这样了。关于保密的事情,在我认为有必要的时候,我自然会告诉你缘由的。但不是现在。所以还是老规矩,继续保密,不许泄露半点消息。”

  见我还想争辩什么,教授放下手中的书,缓缓地说道:“使用时光机器有一个金科玉律的规则,就是你不能改变历史。既然电脑被偷已经成为了既成的事实,也就是说对于现在来讲,这件事已经成为了历史,它就是不容改变的了。”

  “您说什么?不容改变?——那岂不是——偷了白偷?”

  “怎么能这样理解呢?这是两码事。”

  “不是吗?难道去阻止犯罪行为这样正当的行动也不行吗?”

  “这并不取决于行为的性质,这又是两码事。宇宙万物,有他们本身的运行规则。人为的任何一点改变,都会产生难以预料的严重后果。根据相对论的规则,即使你回到了过去,也仅仅是作为一个旁观者,而不是一个参与者。”

  “就是说,我就算看见那个贼也不能抓?”

  “理论上讲,是这样的。从历史的角度来看,你根本就没有抓住那个贼,至少是没有当场抓住。你是不可能改变历史的,任何人都不能。有些事情,你明明知道是可以阻止的,但是你不能违背历史的轨迹。”

  “我……似乎还不是很明白。”我说。

  “举个例子吧。你是一个现代的人。假设你到了古代,那么哪怕摘取任何树上的任何一片叶子,都是改变了历史。好比那个时刻,那棵树上正有一千片叶子,而你摘去了一片,那个时刻它就剩九百九十九片叶子,这样历史就改变了。虽然这是很微不足道的改变,然而,即使这样也不行。”

  “再好比大的方面吧。”秦教授继续说,“我们都知道崇祯皇帝杀袁崇焕是一个天大的错误,是历史的悲剧。然而像这样的事情,你即使能回到明朝末年去,能见到崇祯,那又能怎么样呢?你能阻止他杀忠臣良将吗?不可能——历史就是历史,它不允许你开这样的玩笑。虽然我们都为袁大将军惋惜和悲哀,我们却也只能接受历史的安排。”

  我听得一惊一乍,只觉得脖子后面一阵阵在冒凉气。

  秦教授说完,似乎还不是很放心,在出门前又特地语重心长地叮嘱道:“年轻人,别冲动。我还是要提醒你,历史是不容更改的。好了,我有点急事要先走一会儿,今天就到这里了。你也赶紧回去休息吧。好好睡一觉,明天一早醒来,什么烦恼都没有了。”

  教授说完,就匆匆地走了。

  看来秦教授真的有很急的事,要不然一向严谨的他是绝不会忘记锁好密室门的。那间密室是整个实验室最核心最机密的地方,除了教授自己,谁也不能进去,包括我,都从来不知道里面是什么样子。

  也许真是天意的安排,秦教授今天就偏偏忘了关门。

  我并不是那种不守规则的学生。要是在平时,我是绝不会去打密室的主意的。虽然教授没有说,但我肯定,那台“时光机器”的样机一定就在密室里。除此以外,没有第二个可以让教授放心的地方来“安置”这台宝贝机器了。

  脸上一阵阵发烫,胸口像压着一块大石头。篡住拳头的双手,也不由自主地微微颤抖。我的心理素质并不是很好,每当遇到触及心灵的大事,就会无端地紧张,焦虑。很明显,这些症状已经明白无误地表现出来了。再不采取些措施,真不知又会发生什么——也许我会病倒的。被气出什么毛病来,那真是得不偿失。

  想到那可恶的贼,真是越想越恼火。

  不能再犹豫了。

  我对自己说,就这样一次,我用时光机器来抓贼,并没有违反“不允许用时空穿梭设备从事违法犯罪活动”的条约。相反的,我是去同违法行为作斗争,是为民除害,属于正义而光荣的事业。

  就这样不断为自己“辩护”着,我踏进了密室的门。

  一进门,我就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虽然之前早有心理准备,但我还是很惊叹这间密室所呈现给我的神奇。那些奇形怪状的机器,花花绿绿的仪表和指示灯,让人眼花缭乱;相信不要说我,就是很多德高望重的老科学家,也是连见也没有见过的。

  有些设备还特别奇怪,比如说有一台高足有三米的大家伙,样子很像一匹直立起来的大马。那扁扁的“马头”更有意思,头顶上有两只“耳朵”,两只眼睛的位置安着一对大灯泡,一闪一闪放出红色的光;更奇特的是在它“嘴”里伸出一根长长的透明水管,管子里充满了水,一只只漂亮的金鱼排着队顺着管子游过。那管子连出去,在整个密室的空间里迂回蜿蜒,一直延伸到很远,最后回到“马嘴”里;不仔细看,还以为金鱼都在房间里飞了起来。

  还有一台样子有点像梳妆台的机器,个头没有刚才的家伙大,不过一直在冒着白色的蒸汽,“滋滋”作响;它那些五颜六色的指示灯一直在闪烁,电子仪表的读数也在不停地跳变,给人一种随时都有可能爆炸的感觉。

  不过我很清楚,这些都不是我要找的时光机器。虽然我没有亲眼见过它,教授暂时也不可能告诉我它是什么样子的,放在什么地方,怎么使用;但是我毕竟做了教授几年的助手,这几年来一直在参与时光机器的研制工作,对设计图纸也有一定的了解。凭着经验和直觉,我断定它的外观一定非常奇特,远比刚才的“马”和“梳妆台”一类的东西“离谱”得多。

  究竟哪一台才是真正时光机器呢?密室的空间其实是很小的,一眼望过去,所有的摆设都已经尽收眼底了。那些家伙又丑陋又危险,除了秦教授自己,谁也不敢随意去“惹”它们。谁也搞不清楚它们是干什么用的,不知道什么时候,它们会忽然发生些什么状况,甚至把你变成什么样子。

  可我确信已经把密室里所有的机器设备都检查过了,就是不见那台“时光机器”的踪影。

  难道样机不在密室里?这是不可能的。秦教授致力于时空穿梭课题的研究,这是众所周知的。但是他研制这台时光机器的事情,则是秘密中的秘密。就如同他的好多鲜为人知的秘密成果,除了他自己和我这个助手,没有第三个人知道。从设计到制造样机,完全是在这个实验室里由我们师生两人亲手完成的。教授绝不可能再把它拿到别的地方去,也完全没有这个必要。

  所以,所有的东西都是不会离开这个实验室半步的。比如那台失窃的笔记本电脑。当然,还有一些更绝密的东西,连我事先也不知道。比如密室里那些光怪陆离的家伙。

  一想到笔记本电脑,我的无名火“腾”地又上来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