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大话时空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回:巧变身虎口脱险,光武帝绝境逢生

大话时空 童秋秋 4500 2005.08.16 12:50

    上回说道,神秘的古人带着我一路逃亡,身后大队人马穷追不舍。眼看走投无路,一条大河又横在了眼前,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落井又下石。

  又有道是“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我下意识地望手上一瞥,顿时惊诧不已。尤里卡不见了,却不知什么时候变作了一副象棋棋盘。那棋盘为紫檀木所雕,漆得锃明瓦亮,阵阵暗香袭人。上面纹络清晰,条理流畅;楚河汉界,泾渭分明;一粒粒硬币大的棋子厚实稳重,竟如有磁力般吸附于棋盘之上。

  “快,快下棋!”想不到那古人貌似粗野,关键时刻倒也真有办法。被他这么一提醒,我顿时恍然大悟,一时间顾不得许多,俩人找了块大磐石,将那副来路不明的象棋摆上,飞马架炮,激战起来。

  眼前那古人仍是一身白,不过竟刚才的颠簸,已经褪去许多。只是眉眼之间,活脱一个道骨仙风的长者。而那头长得像马的驴子,此时也俨然一匹缎白良驹,悠闲自得地,继续吃它的草。

  下棋不过是急中生智的无奈之举,为掩人耳目而已,下棋人并无真心下棋。我有一招没一步地挪着棋子,什么套路章法全然不顾;而那陌生人,似乎比我下得还烂。我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儿,耳朵里灌进忽忽的风声,很多人的嚷嚷声,以及杂乱的马蹄声。越来越近,眼看就要到了近前。

  冷不防从草丛里斜穿出一个人来,我和古人没有防备,同时一回头,惊得险些大叫起来,但紧接着又不约而同地去捂对方的嘴。那人自然也是古人,说到这里,为了区别起见,把先前那个叫做盗驴古人,现在忽然又杀出来的这个叫做后来古人。只见这后来古人,奄奄无力,狼狈不堪;脸上满是秽土,还夹杂着丝丝血迹,连样貌也被遮隐了大半去。再看衣着,虽被磨得有些破烂,却掩饰不住主人的显赫身份;方寸之间,透出一股王者的霸气。此人身挂紫金流云甲,脚蹬无痕金蚕靴;一袭橄榄绿斗篷披在双肩,更显风度无限。我因是狂热武侠迷兼铁杆京剧票友,对这样的打扮并不陌生。此时亲眼看到,竟和戏文里的并无太大差别,不由得暗自惊喜。

  后来古人的一只手臂还在不断渗着鲜血,另一只手捂住伤处,却也早被染红。我这才注意到,他手里的那把宝剑,竟和秦教授实验室里我看到的那把一模一样!

  三人对视半晌,奇的是此时耳边却也听不到了半点动静。那后来古人似是先沉不住气,竟以手拄剑,单膝跪倒:“求前辈指引迷津!”

  前辈?我惊愕不已。再看那盗驴古人,偷着斜了我一眼,从无半点笑容的脸上竟也挡不住了一丝窃笑。他顿了顿,又仔细打量了那后来古人一番,顿时二目如炬,炯炯放光。我并不知道此人是谁,是敌是友,对我有无伤害,因此不敢做声,转过脸去。但凭知觉,我相信他一定不会是那种滥杀无辜之流,而是个光明磊落的好汉,因此心中并不真的十分害怕。此时应该轮到我下。我心不在焉地随意捏起一枚在河边的小卒子,推过了河界去。

  那后来古人盯住棋盘,我刚才的一举一动,都被他尽收眼底。

  忽然,那后来古人又做出了一个“惊天动地”的动作,着实把我和盗驴古人吓得不轻:他猛地放下手中的宝剑,双膝跪倒,以头楮地,“咚”一声一个响头磕下,口中朗朗有声:“多谢前辈指点迷航,大恩大德,在下永世不忘;他日东山再起,四海归一,定当加倍报答!”

  说完,又磕一个头,然后迅速起身,捡起宝剑,欲往他处而去。

  “等一等!”盗驴古人大喝了一声,那声音仍是洪亮无比。他指指身旁那头驴子,道:“将军何须多礼,眼见追兵将至,速速骑上它,一路多多保重!”

  我瞪大了眼睛,越来越琢磨不明白他俩到底是什么人。尤其是那个后来古人,好大的口气,听他说什么东山再起,四海归一,岂不成了王侯将相么?

  逃亡路上,刻不容缓。后来古人也没多说什么,跨上那头驴子,两腿用力一夹,喝一声:“驾!”那倒霉的驴子草吃得好好的,冷不丁被人一车橛头,甚是不爽。它仰头长嘶,阳光下一幅多么美妙的英雄跨马图,却传来阵阵令人毛骨悚然的驴叫声。那驴倒也配合,吼完几嗓子,撒开四蹄,飞奔起来。

  驴子刚跑得没了影儿,喊杀声又起,随风就跟来大队人马。这下好了,一下子见到了这么多古人,总算不虚此行。这些人可不像刚才那位那么让人顺眼,虽说衣着整齐,为首几个骑在战马上的也是锦衣华服,威风凛凛,却是怎么看都让人心生厌恶。

  为首一个将军模样的人趾高气昂地勒马上前,用马鞭一指我对面的盗驴古人:“喂,老头,你有没有看见一个身披战袍的年轻人,刚刚从这里经过?”

  盗驴古人假装想了一会儿,而此刻我更是吓得大气都不敢出。我终于明白这里面是怎么回事了。原来刚才一不留神,救了一个正被官兵追杀的人!我之所以不称其为“逃犯”,是因为我对那人比较有好感,觉得他才像真正成大事的英雄。那眉宇之间透出来的谦逊和坦率,以及临危不乱的风度,才是真正让人佩服的人。而眼前这帮人,简直就和土匪差不多。

  那个头领似乎看出了我的心思,上下打量了我一会儿,然后很不满意地用马鞭指了指我,冷冷地对手下命令道:“绑!”

  几个兵丁听得将令,立刻掏出拇指粗的麻绳,如狼似虎般往上一闯,动手就要绑我。我惊恐万分,却又不敢多喊,只是急急地辩道:“你们干什么?我不是你们要找的人!”

  那头领阴笑几声,道:“你这老东西,多半有问题。我来问你,你穿的这是什么?哪里搞来的怪行头,倒还不如不穿!”

  老东西?我更加莫名其妙了。这时我瞥见那盗驴古人又在偷偷地笑。不过这次他的窃笑也被头领察觉了。那头领眉头一皱,断喝一声:“连这老家伙,一块儿都给我绑喽!”

  “慢!”盗驴古人将手一扬:“这位将军,俗话道,伸手不打笑脸之人。此处人迹罕至,与世无争.我二人在此下棋消遣,只为落个清闲,与战事并无瓜葛。将军要找的人,我俩方才确是看见了。此人已往那处而去,将军还是速速去追要犯吧,何苦与我俩小百姓计较?”

  说着,盗驴古人用手一指,正和刚才那人逃跑的方向相反。

  头领把手一抬,制止了手下的行动,勒住马,将信将疑地看了看我,又看了看盗驴古人,然后恶狠狠地说:“是否属实?”

  “小老儿不敢欺瞒将军!”

  “谅你也不敢!”那头领一甩马鞭,喝声:“驾”,大队人马随之朝着盗驴古人所指的方向,扬长而去。

  谁知头领策马走了没几步,忽又折回头来,目光像刀子一样在盗驴古人身上剜来扫去,接着又满怀敌意地盯住我端详半晌,猛地把手中的马鞭一甩,只听晴空一声巨响,震得山也摇,地也动,无数的飞鸟纷纷从树丛中跃起,惊叫着飞散开去;数不清的走兽从林子里夺路而出,争先恐后地向四外逃窜。再看我眼前那块大磐石,起先不见动静,少顷,从中间裂开一道口子。那口子越裂越大,向一道电流般在磐石上蜿蜒片刻,只听得炒豆般“秫拉拉”的断裂声,再看磐石,已是解成无数小石块。奇的是磐石上的象棋盘,不见分毫损伤,连棋子都未挪动半点位置。

  我的头脑里顿时一片空白,只听得耳边隐隐作响:“老东西,要是敢欺瞒于本帅,定叫尔等如此磐石的下场!”

  大队人马渐渐远去,而我仍是惊魂未定,儿边仍是乱哄哄地响,眼前无数金星旋转。听书看戏,电影电视,见得无数这样的场面。现在却真真切切发生在自己身边,而且明明白白这不是在拍戏!稍有差池,便不知是何结局。这种命悬一线的滋味,自然不是每个人都有机会体验到的。

  待稍稍恢复神志后,我和那盗驴古人互相搀扶着,跌跌撞撞地向河边走去。那时河水的清澈程度,是今天的人所无法想象的。说在河边可以照镜子,确是一点也不为夸张。掬起一捧河水,这才发现早已干渴难耐,于是不管三七二十一,喝了个痛快。那河水真是清冽可口,凉中带甜。以前在实验室,矿泉水和方便面便是我们的主食,然而喝过无数的矿泉水,却从无哪个牌子的水能像这样好喝。我揉揉眼睛,像洗把脸,这才发现自己原来在灰堆里一滚,也逃不了变成鹤发童颜的老翁,难怪盗驴古人要偷着笑,也难怪“前辈”,“老东西”这样的称谓了。

  后来,从盗驴古人那不着边际的叙述中,我才弄明白了事情的一些眉目。原来,我们刚才救的那位不是别人,正是后来的东汉开国皇帝刘秀。一开始,盗驴古人也确实不知道那逃亡之人是谁.但后来一番察言观色,觉得此人非凡;尤其是注意到了他的宝剑,竟是传说中举世无双的无影百炼剑,为刘秀所专用,故此认出,只是并未当面点破.

  至此,我也终于恍然大悟,明白那后来古人为什么会说出那样一番话来.

  汉光武帝刘秀(前6年-57年),是西汉高祖九世孙,字文叔,南阳蔡阳人。父刘钦曾任济阳、南顿县令母樊娴都。

  西汉灭亡后,社会动荡,民不聊生。王莽末年,农民大起义爆发,刘秀与哥哥刘纟寅乘机起兵,加入绿林军。在昆阳大战中,他突围求援,打败了王莽的主力军。这是推翻王莽政权关键性的一战.刘秀从此声威大震。他到河北一带活动,以恢复汉家制度为号召,取得了官僚、地主的支持,又镇压并收编了铜马等农民起义军,力量迅速壮大。公元25年.他在高阳称帝,国号仍为汉,定都洛阳,年号建武,史称后汉、东汉。

  这是后话,暂且按下不表。单说方才那一幕,正是昆阳大战一役,刘秀突围的情景。当时刘秀的战马丢了,随从也死的死,伤的伤,全都不知所踪。后世对这一段有过记载,只是并不多见于正史,而广泛流传于野史及民间传说。其中流传最广的版本就是:刘秀只身突围,眼看走头无路,眼前又横过一条大河。正当他万念惧灰的时候,路边忽然出现两位下棋的老者。刘秀向老者求教,老者不动声色,以一小卒子过河暗示,意为:小卒子过河赛小车。刘秀恍然大悟,骑上老者送的千里神驹,渡过河去,搬来了援兵,取得了昆阳大战的关键性胜利,为今后一统天下,登上皇位奠定了基础。

  刘秀是个知恩图报的人。他称帝后,曾多次派人寻找那两位老者,然而始终没有一点踪迹。他就觉得这一切都是天意,那两位老者定是神仙,是特地来救他的。

  此乃后话,不提。

  阳光照在身上暖暖的。刚来古代就遇上这样惊心动魄的事,真不知道是该庆幸还是后悔。好在现在已经风平浪静,我懒懒地躺在河边的草地上打盹。

  这时,一连串的问题开始在我脑子闪现出来.原先并非没有疑惑,只是麻烦一件接着一件,压根儿没有过思考的机会.现在总算有了一会儿难得的平静,不管它能维持多久,总之能让我忙里偷闲,想一想这事情的前前后后了。

  是在做梦吗?刚才还在我的世界里为一桩失窃案而苦恼,现在忽然来到了这个完全陌生的世界,发生了这些稀奇古怪的事情,居然还见到了一个著名的皇帝!为什么我一下子就被‘抛‘了这么远?这种‘错位扭曲‘的混乱局面还会持续多久?那实验室的一切:会打架的老鼠,会发光的圆球----密室里神奇的‘山洞‘又是怎么回事?为什么秦教授的剑和刘秀的一模一样?尤里卡又怎么会变成了象棋盘?

  我还能回去吗?下一站,又会去哪里呢?……

  真像一场奇怪的梦啊.想着想着,不禁有些迷迷糊糊,睡意很快笼罩了过来.

  恍惚中,耳边忽然有个熟悉的声音在叫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