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大话时空

大话时空

童秋秋

  • 玄幻

    类型
  • 2005.07.22上架
  • 2.83

    连载(字)

1805位书友共同开启《大话时空》的玄幻之旅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回:寝室里的窃案

大话时空 童秋秋 5138 2005.07.22 18:47

    秦教授无疑是当今时空研究领域的泰山北斗。论资质,论水平,论设备,论经费等各方面条件,他和他的实验室在国内外都可以算得上数一数二的。

  目前,秦教授研制的时光机器已经进入了最后的调试阶段。在这个科学技术爆炸的年代,时空穿梭已经成为最时髦的字眼,研究时光机器也是各大科研机构里最热门的课题。

  为了研制时光机器,二十多年来,秦教授不知放弃了多少个人的时间。他的脑子里除了这台机器,似乎什么也没装着。

  二十年来的生活,就在家到实验室这两点一线间重复。

  作为秦教授最得意的学生和最得力的助手,我在享受老教授光环荣耀的同时,也牺牲了无数本该属于自己的乐趣。最让我痛心的是,恋爱三年的女朋友也终于受不了我枯燥乏味的生活。她说我陪机器的时间远比陪她的时间长,那不如就让时光机器做我的女朋友吧。

  就这样,我连女朋友也没了,完全只剩下这台还没完成的时光机器。

  那天因为晚上要参加一个舞会,我特地向秦教授请了半天加一个晚上的假。

  中午,我就离开实验室,开始彻底地放松自己,努力想让自己彻底摆脱那些烦人的零件和公式,完完全全解放一回。这些年来,真是太委屈我自己了。就是因为这个时光课题的研究,我已经整整三年没有去过舞厅了。这次我真的想好好放松一下,弥补一下。回忆回忆过去,说不定还能邂逅一个童话里的姑娘,重新得到一段美妙的爱情。

  秦教授一反以往冷若冰霜的神态,拍拍我的肩膀,微笑着对我说:“小秋啊,你也是个正常的年轻人,你应该得到本该属于你的快乐。这些年我也知道太委屈你了。今晚,你就好好玩玩吧,什么也不要想。不过不要太放纵,明天开始一切正常,早上你还是要到我这里来报到的。”

  这个老头子,什么时候也忘不了扫我的兴。还没开始玩呢,又嘱咐上明天的事了。不过不要紧,我正在亢奋的浪尖上,并没有在意秦教授说什么。

  那个罗嗦的秦老头还在唠叨个没完,我当然什么也不管了,“春xiao”一刻值千金哪!他好像又在嘱咐我什么把资料整理好,不过我根本没有在意。

  舞会回来,浑身累得像要散架。今天晚上真是太快乐了,我终于体会到作为一个男人,一个年轻的男人所应该体会到的快乐。灯红酒绿,一对对情侣在摇曳闪烁的灯光下搂抱,那种奇妙感觉是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的。

  脑海里一直挥之不去那个女孩儿的身影。那女孩真是太漂亮了,也许只有童话故事里才能见到的。高高的鼻子,鼻头尖尖的;鼻梁很挺,又带一点翘。没涂唇膏,却有一种丰腴的色彩,从那小巧却有些俏皮的嘴角条出来;眼睛就更美了,不知是因为睫毛特长,好像隔着纱帘望秋水;还是眼里本就一汪秋水,当她凝神看着什么你时,更给人一种凄凄迷迷的感觉。很典型的那种,让人怜香惜玉型的。而她白皙的皮肤是那么光滑、细腻。

  那是一种很久违的温馨,女孩儿居然主动来邀请我跳舞。那晚我没有喝酒,却仿佛已经醉了。真想摆脱尘世间的一切烦恼,就这样抱着美人归。很久没有和一个女孩子这样亲密接触了,更何况还是一个特别脱俗的美女。

  出了舞厅,在回来的路上,一直回到寝室,我脑子里还不断在重复一些乱七八糟的念头。也许真的是被科学搞得成了怪人,孤零零地去,孤零零地回来,茕茕孑立,形影相吊,什么也没有发生。

  回到宿舍,浑身散了架一般,真想倒头就想睡。

  忽然,耳边又响起秦教授用脑波感应器传来的唠叨——“回来了?赶紧把资料整理好,明天还要带给我。早上别迟到!”

  这老头子,真不让人消停.放松的余味还没尝够,立刻就出现了。

  想到明天一早又得回到以往那样的生活,在两点一线间机械地奔波,舞厅里带回来的欣喜立刻消失得差不多了。

  我无奈地叹了口气,很不情愿地从床上爬起来,打开柜子……

  保卫处的校卫们迅速封锁了现场。

  很快,警察也赶来了。

  楼道里挤了人,穿制服的警察和学校保安进进出出,气愤很有些凝重,不知内情的人猜测着究竟发生了什么大事。

  “都出去吧,没什么好看的。无关的人都退到门外去,不要在这里围观……”

  校卫们得到警察的指示,开始“清场“了。围观的同学陆续散去,走之前用各种各样的表情看着我。

  我失魂落魄地坐在床边,呆呆地看着空荡荡的柜子。那台特殊的笔记本电脑,绝无可能在柜子以外的第二个地方。我可以十二万分肯定地发誓,我走之前绝对是把它锁进柜子里的。最近我们这层楼的窃案比较多,光这一个星期,手机就丢了六部,都是在失主还在宿舍的情况下被偷的。往往他们随手把手机放在桌上或床上,一转身就不见了。都说“家贼难防”,实在是一点都不假。这很明显就是内部人作的案,而且早有预谋。

  手机算是比较贵重的物品,因此失窃会让大家警觉。其他诸如U盘、MP3、掌上词典、计算器,甚至一些零碎的日用品,更是接二连三地被偷。

  为此系里专门召开了大会,提醒大家引起重视,加强防盗意识。

  可我并不是没有警觉,也不是防盗意识薄弱。

  我没有把东西随便放,锁在柜子里,居然不翼而飞。不是内贼,又能是什么呢?难道是被反物质发生器“吃”掉了?笑话!那玩意儿还躺在秦教授的实验室里呢。况且在没有把时光机器研制成功之前,秦教授是不会进一步去关心它的。

  更可气的是,小偷是用钥匙开的锁。宿舍大门的锁,以及柜子上的两道锁,全被轻而易举地用钥匙打开了。那可恶的贼偷完以后,竟然还把所有的锁重新锁好,一切复原如初。所以我回来以后并没有发觉任何异样,要不是秦教授的催促,我今晚就不会想到要去用这台电脑,也就至少要到第二天早上才能发现这宗窃案。而我毫无准备地开门、开锁,已经把窃案的现场给破坏了。所以警察们也觉得非常棘手,看来破案的希望相当渺茫。

  先是派出所的民警找我了解了情况,过了一会儿刑警来了,对着现场勘察一番,看看柜子,看看锁,一切都好好的。他们大概觉得没得到什么有价值的线索,不一会儿就撤了。

  我脑子里一直乱糟糟的,似乎什么也想不起来了。刚打开柜子的那一瞬间,一切都那么突然,真说不出是什么感觉,恍恍惚惚的,好像在做梦,让人怎么也不相信。柜子里就那么一点空间,一切尽收眼底。没有了就是没有了,真是太不可思议了。

  好一会儿,我还是觉得不可思议。什么都没有变,好像什么都没有动过的样子,怎么东西会消失了呢?按说笔记本电脑应该是学生最贵重的“家当“了,否则也不会深更半夜惊动警察。

  钱财的损失固然让我心痛。但是更重要的事远不止这些。那台电脑里有我多年来跟随秦教授搞科研的重要资料,包括时光机器的很多技术数据。本来是有一个备份U盘的,倒霉的是被我放进电脑包里,让小偷全部“掳“走了。

  所以这台电脑的价值更不同寻常。要知道那些资料和数据都是无形的财产,是多少钱也换不到的。正因为如此,我才更加必须找回它。

  警察把我带去警署作笔录。

  接待我的是一个比我大不了几岁的小民警。板寸头,精瘦精瘦的,目光四处游离,一副对什么事都满不在乎的样子. 他打了个哈欠,慢条斯理地问道“你是什么时候把电脑锁进柜子的?”

  “今天下午,大概五点左右。”

  “后来你去做了什么?”

  “我去吃了晚饭,接着就去学校舞厅参加艺术系的舞会了。”

  “几点回到宿舍的?”

  “十点。”

  “可以肯定吗?”

  “肯定。因为我到宿舍的时候都习惯先看一下墙上的挂钟。我记得很清楚,当时正好十点。”

  “五点到十点,中间没有回来过吗?”

  “没有。去了餐厅跟着就一直在舞厅。没有去过其他地方。”

  “你走的时候和回来的时候宿舍里都有哪些人?”

  很明显,是身边熟悉的人偷了我的电脑。刚开始,警方理所当然地把焦点锁定在同宿舍的人身上.我一再向警察解释,不会是他们的.一来大家朝夕相处,彼此了解,每个人的人品还是完全值得相信的;二来他们那天都去和女朋友约会了,而他们的女朋友都在十几公里外的另一所大学。他们是在我之前走,在我之后回来的。

  这时,旁边一个稍微上了些年纪的警察让我想想还有没有什么疑点,或者让我自己觉得怀疑的人。

  我这时才冷静下来,努力去回忆一些细节。

  渐渐的,我心中的疑点竟越来越多起来。

  最大的嫌疑应该是大李和阿达他们。这些人是班里的害群之马,平日里根本不学习,整天和社会上一些不三不四的人混在一起,打架、赌博、嫖妓;大事不犯,小事不断,往往是抓了放,放了抓。阿达上个月刚因为赌博被抓了进去,听说数额还很大,上了万。多亏他那个当副市长的大伯保释,他才能这么快出来。

  我忽然想起刚回去时阿达站在楼梯口对我意味深长地看的那一眼。我平日里与他素无瓜葛,见了面也像不认识一样。他那晚干吗那么莫名其妙地盯着我看,而且眼神里有那么多不可捉摸的内容?

  想到眼神,嫌疑面似乎一下子要爆炸开了。好多人的眼神都怪怪的。同情者有之,但更多是麻木的,甚至幸灾乐祸的。疾贤妒能的不平衡心理,是很多人性格上的通病。

  难道单凭一个眼神就能说明什么问题?况且那晚大李去外面的卡拉OK玩了,阿达是去补考的。

  那又会是谁呢?想到了,像——又不像;排除了,再去搜索,怀疑……

  看我欲言又止的样子,那位小民警会意地走到门边,朝门外看了看,然后把门关上了。

  “你放心,想到什么就说什么。我们肯定会替你保密的。”老警察说.

  我并没有告诉任何人,那台电脑其实是和世界上其它任何一台电脑都不一样的。这一点,除了秦教授和我,没有第三个人知道。它是一台超级拟人化电脑。

  和当前的智能化电脑不一样,之所以叫它“拟人化”,是因为他已经被灌输了人的思维和情感,可以毫无障碍地和人交流。

  也就是说,除了没有人的身体,他几乎可以算是一个完完全全的“人”了。这也是秦教授许多不为人知的秘密杰作之一。不过一则说出来没人信,二则我必须替秦教授保密,所以我对谁也没有说过。

  我知道在司法机关必须很彻底地诚实,不能有隐瞒。但想想这和破案并没有什么关系,不说也不算妨碍司法公正。弄不好弄巧成拙,反而会被认为在胡说八道。

  所以这只能说是为这台电脑增添了无数倍的身价,平添了我更多的损失、遗憾和焦虑。如果不能把它找回来,真不知道以后该怎么办。

  做完笔录,我这才发现刚刚的谈话都被警察一字不漏地记录了下来。接着,他让我在每张纸上签字。先是写上“是的,我看过了,情况属实,没有错误。”然后签上我的名字。我以为这样就行了,哪知那警察忽然又掏出一盒蓝色的印泥,让我伸出右手的大拇指,像杨白劳那样,指肚上沾上印泥,再摁到纸上,隔几行就摁一个。“啪啪啪”,一会儿工夫,问讯笔录上就摁满了我蓝色的指印。

  我在心里嘀咕,长这么大也没摁过手印哪。就是杨白劳,也不带按这么多的。好像我犯了什么罪似的。明知这是正常程序,可我心里还是直起疙瘩,委屈和愤怒一齐涌上心头。我当然不是对警察愤怒,我是越来越憎恨那个小偷。那一刻,更加坚定了我抓住小偷的决心。

  很显然,警方并没有把我的事太放在心上。他们只不过是把它作为了一桩普通的刑事案件。可也难怪,这本来就是一起普通的失窃案,警方怎么会知道这台电脑的重要之处呢?就算知道,又能有什么办法?那些资料,对我很重要,对秦教授很重要,而对于他们,并没有什么过多的价值。更不用说“拟人化”这样的“天方夜谭”了。

  作完笔录,那位小民警眨巴眨巴眼睛,很机械化地对我说了一通公式化的话,什么不要着急,等候消息。我知道,这只不过是例行公事般的应付。

  看来,他们自己也对破案没有多大的把握。诚如小民警自己所说,没有痕迹,没有线索。仅凭一些怀疑,并没有太大的作用。就算明知是谁干的,在这个一切讲证据的法制年代,拿不出铁的证据来,就连警察也对他没有办法。

  讲完之后,小民警松了口气,又长长地打了个哈欠,让我先回去,自己就跑去和值班的“哥们儿”们谈天说地了,全然不顾我的情绪,有说有笑的。可又一想,他们能做的也只能是这样,这个小警察也算够不错的了。我还能说什么呢?他们每天不知道要碰上多少这样的所谓“小”案子。只要没有出人命,他们是不会太紧张的。

  出了警署,我竟不知该往哪儿走。就这样茫然地在大街上徘徊,看霓虹灯依旧闪亮,身边车流依然如织,从我身旁疾驰而过。

  真是座名副其实的不夜城。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