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大话时空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回:混乱的时空穿梭

大话时空 童秋秋 4954 2005.08.04 18:42

    宿舍的门一律用的是大挂锁,两个铁栓子并到一块儿,一把铁将军往上一挂,就把大门锁上了。所以宿舍里有没有人很容易看出来,挂着锁呢,肯定是都出去了。谁有本事从外面把门锁好,再在不开锁的情况下返回屋里?以前倒是有人利用这种锁做过文章,早上出操时,懒得不想起来,就让舍友出去时把门锁上,这样自己在里面可以继续蒙头大睡。当然,要是没有人回来的话就跟坐牢一样,出不去的。巡检的老师一看门都锁了,想当然地认为人都出去做早操了,打死也不会想到居然有人宁可被“囚禁”,也不愿去出操。

  尤里卡并没有直接回答我,她在犹豫。我急了,嚷道:“你倒是快呀,别像个女人似的婆婆妈妈的。”

  尤里卡很不高兴地瞪了我一眼:“你在说什么呀,人家本来就是女的嘛!你再吵我就不帮你了。”

  我很奇怪地看看她,看到她那张不知道从哪儿弄来的漂亮的美女脸,又一想,也对,它就是台“母电脑”。电脑也有性别,真是件奇事。天知道它们是怎么区分性别的。不过,在秦教授的实验室里,这也算不了什么大不了的,比这奇怪的事多了。

  尤里卡的确是台好电脑,就是不知道秦教授为什么要把它做成女孩子的思维。现在她不但长着一张美女脸,性格也完全女性化了。只是名字不大好听,硬邦邦的,一听就是个机器,没有一丝淑女的味道,也不给那些青春期男生们留些遐想的空间。

  “那你快点想吧,别卖关子了。”我小声嘀咕着,“真不知道秦教授为什么给你输入个女性思维程序。”

  “那你又为什么是个男的呀?真是罗嗦!”

  “我罗嗦?嘿,好歹我也是你的主人哪,你怎么这样跟我说话?”

  “ 我怎么跟你说话?看你这么多废话,你才婆婆妈妈呢……”尤里卡生气的时候,屏幕就会不怎么稳定地闪烁。

  “好了,算我不好行了吧,现在不是吵架的时候,你赶紧想办法吧。”我有些着急起来。

  “办法倒是有的,只不过有点危险,实现起来也不太容易。”尤里卡说。

  “不管了,你说吧,是什么办法。”

  “你看过西游记吧?那些门关着,孙悟空是怎么进去的?”

  “你是说,让我像他那样,变个小虫从门缝里飞进飞出?”我瞪大了眼睛。

  “行啊童秋秋,你智商还不低嘛!”尤里卡坏笑道。

  “去你的!”我说,“别逗了,说正经的吧!”

  “谁有工夫跟你逗?这就是正经的!”尤里卡忽然摆出一副很严肃的表情。

  我摇了摇头:“天哪,太不可思议了,我以为只有神话里才有这样的情节呢——可是,万一要是变不回来又怎么办?”

  “我也正是担心这一点。”尤里卡说着说着,“目光”忽然停在了我的手上。她惊讶地问:“天哪,你手上拿的什么呀?”

  我这才注意到,刚才那把剑居然和我一起时空穿梭了一回,现在还在我的手上握着。我有些得意地说:“你看,多好的一把剑哪……”

  “是从实验室里带出来的吧?”尤里卡不等我说完,就打断了我的话。

  “是啊,你认识这把剑?”我挥起剑在空中舞了两下,一道道寒光在宿舍狭小的空间里跳跃。

  “天哪……”

  “什么事啊,一惊一乍的!”我有些不高兴起来,“不就是一把剑嘛!别把话题扯远了,你还是赶紧接着刚才的说吧。”

  “说起来原理并不复杂,就是暂时改变你身体的分子排列结构。你也知道,你体内分的分子怎么排列,你长什么样子等等,都取决于你的DNA编码。这就类似于电脑程序的代码指令,告诉电脑该怎么做。我们先记录你的这些代码,通过译码转换,把你变成另一种状态,再通过二次译码,把你变回来……”

  “译码?”

  “你不是喜欢打电脑游戏吗?打到一半要出去,就把它保存起来。下一次装载重开时,还和上一次一模一样,连一根草一棵树都不会变的。就是这样的原理。”

  “我明白了。可是——现在?就在这里,可以做到吗?”我焦急地问。

  “译码电路我体内有。可是这需要很大的能量。你这里最大可以承受多 大的功率?”

  “500瓦。”我回答,“学校怕我们用大功率电器,限制了功率容量。一旦超过,就会自动跳闸。”

  “保险丝控制的吗?”

  “当然不是,电脑控制的。”我说,“你要干什么?”

  “那就好办多了。”尤里卡笑了笑,“嘴角”流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轻蔑,但随即就有些神情凝重地对我说,“我不能保证安全,万一变不回来,那就以为着你和死掉了也差不多。我只是提出一个方案,但决不是上策。我看锁门这样简单的事,要是搞得这样复杂,真有些大炮打蚊子的味道了。”

  “不管那么多了。我要是怕死,就不会回来这里了。不把门从外面锁起来,小偷怎么会上钩呢? 快说吧,要怎么做,全听你的。”

  “可是……真的很危险……”尤里卡一脸焦灼不定的样子。

  “你看,你又来了。别浪费时间了,说不定小偷什么时候就出现了呢。”我催促道。

  我按照尤里卡的吩咐,先到外面把门锁好,然后站在原地等候。

  直到这时,我才感觉到一丝丝紧张。我下意识地紧紧握了握手中的宝剑,才发现手心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渗满了冷汗。

  可是过了一会儿,依然感觉不到尤里卡有什么动静。

  也不知过了多久,就在我有些不耐烦,并且开始有些困倦的时候,我忽然觉得身体轻飘飘的,好像浮了起来。伴随着轻微的灼热感,整个身子都觉得很难受,那感觉有点像坐在海轮上颠簸着,被浪头抛来抛去;又像有几个人在朝着不同的方向拽着自己。想吐,是那种晕船的感觉。不过始终我都没敢睁开眼睛,要不然只会让我更加难受。

  等到不飘不颠也不晕船的时候,我睁开眼睛,眼前却又出现了实验室的情景。还是那个密室,那匹高大的“马”,那个像要快爆炸的“箱子”,还有其它许多稀奇古怪的玩意儿。墙角的那盆树,依旧那样枝叶凌乱。花盆裂了,树干分开两半,残枝败叶很萧条地洒落在地上。

  不是应该回到一扇门之隔的宿舍里面的吗,怎么又到了实验室?有了上一次的“经验”,我竟不敢想象现在到底是在哪里,又该是什么时间。这个尤里卡,究竟在搞什么名堂?

  我惊恐地向四周看去,那些古怪的机器仿佛都在注视着我。在这个实验室里,我还从未感到如此的无助和惊恐过。

  看看墙上电子种所显示的时间:3005年6月19日,上午。

  我揉揉眼睛,怀疑刚才是不是只是做了一个梦——如果真是那样,那么只不过是空欢喜一场,并且虚惊一场,可谓喜忧参半;可如果那不是梦,那么麻烦可就大了。我忽然想起秦教授说过的“错位扭曲”来,这是时空穿梭中的一种不正常现象。本来,把时间和空间适度扭曲,可以缩短时空距离。比方说有两颗原本相距上万光年的恒星,以此两星作一个平面,假想这个平面为一张纸;把这张纸折叠起来,让两个点重合,那么它们之间原本上万光年的距离就会变得无限接近。同样,在时空穿梭里,时间也有一个类似的假想层面。这个折叠,也就是所谓的扭曲——可以把时间和空间任意扭曲。时间和空间结合起来,就构成了宇宙。理论上,宇宙是无限大的,而宇宙间任意两点都是可以无限接近的。因此你可以去任何地方和任何时间。

  但是任何技术都有它不稳定的一面,也就是所谓的漏洞。现在时光机器还很不成熟,很可能就是秦教授所说的“错位扭曲”问题还没有解决。“错位扭曲”也叫“隧道混乱”,表面看起来就是假想的时空隧道出现了异常,扭曲的位置发生了偏移,本来要去的时间和地方没有去成,反而去了另一个地方和另一个时间。最可怕的结果就是在时空隧道里无休止地穿梭,被涡流效应产生的能量带着到处跑,完全不受自己的意志控制,不知道下一站将要去向哪里。当然,能量也会衰减,可那也只不过是传输的距离和时间缩短了些,你还是甭想回家。就像一个阻尼震荡的弹簧,在平衡点,也就是出发点附近来回出现,却始终回不到原点。理想状态下是停不下来的,要是遇到太阳风暴,宇宙射线之类的能量补充,又得多“旅行”很久。

  要是我真的遇上了这样的倒霉事,那又该怎么办呢?

  正想着,实验室里凭空刮起了一股旋风。那风像刀子一样冷飕飕地直扑面门,紧接着四周忽然暗淡下来,似乎遇到了停电,可又不大像。所有仪表和指示灯都不正常了,所有的仪器都开始报警,一时间红灯闪烁,警铃大作。明明是在屋子里,可偏偏有一躲像乌云一样的东西飘了过来,把密室里遮得昏天黑地。

  灼热、晕船、漂浮……在这些奇怪感觉的夹击下,我晕了过去……

  醒来的时候,又是在宿舍里了。

  我已经懒得再去看时间。因为我的猜测毫无疑问被证实了。

  这时候天色已经暗了下来,夜幕悄悄降临了。

  宿舍楼里依然很安静,黑黢黢的一片。因为这个周末活动比较多,所以大家都跑出去玩了。

  缓过神来,我的第一反应就是赶紧去打开柜子,去找我的笔记本电脑。然而当我打开门的那一刹那,所有的希望都崩溃了。我所看到的情形和两个小时后将要看的差不多:柜子里已经不见了尤里卡。

  墙上的时间显示:八点。

  再这样下去,我知道自己肯定是要疯了。现在的当务之急,就是要再往前退一点。我已经知道了电脑被盗的大概时间段:六点到八点之间。六点我还和她说话,八点她已经不在了。那么很明显,她是在这两个小时之内被偷走的。我要把时间范围更加缩小一些,或者回到六点之后去,守在宿舍里,用不了两个小时,那个该死的贼就会浮出水面的。

  可既然我不是通过正常途径来的,也就是说错位扭曲发生后并非人力所能控制,我想去哪里或者什么地方并不能随心所欲,这可如何是好?

  我努力回忆着来时和去时的每一个细节,希望可以找到一点线索。依稀记得被劈开的盆景树、裂开的墙缝、绚丽的光环、莫名其妙的吸力……印象最深的还是一个不断变化色彩的水晶球。这一切,一定都是一股未知的力量在控制着。可这究竟是什么力量呢?

  就在我冥思苦想,忐忑不安的时候,那莫名其妙的吸力又过来了。有过了前几次的“经验”,我倒也见怪不怪了。相反,我还正为怎么再回去而发愁。现在既然天赐良机,我何不好好利用呢?

  我暗叫一声:“来得好!”就闭上了眼睛。

  这次,我是被尤里卡叫醒的。

  见到尤里卡的那一刻,我激动得差点要大叫起来。我仿佛重新见到了一个久违的朋友,那种别样的感觉真难用语言来表达。这时候我才知道失去是多么的痛苦,拥有又是多么的幸福。而一个人对你的重要性,不是在他陪着你的时候,而是往往要等到他不在你身边的时候,你才能慢慢体会到。这真是对蠢人的一种最好的折磨。

  “嘘……”尤里卡示意我小声一些,“别出声。事情的前因后果我已经全都知道了。你现在这样做,是违反《时空穿梭法》的,我劝你还是回去吧。”

  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你说什么?我抓住尤里卡的屏幕说:“回去?你的意思,叫我放弃抓贼?”

  “也许一切都是天意,注定会有这一劫的。”尤里卡轻轻叹道。

  “被那帮混蛋偷去,你有没有想过你会有什么样的下场?这帮愚蠢的猪,他们只是把你拿去换一些零花钱,而你不知道会落入谁的手里,怎样被糟蹋……”

  “ 不管我会被谁偷去,又被卖到什么地方,哪怕被解体也好——你我缘分已了,何必再强求?像我这样的机器,对于秦教授来说,可以很轻松地复制出成千上万个……”

  “不,你不是机器!”我紧紧抱住了尤里卡说:“不要这样想,我从来都没有把你当作一台机器那样简单看待!你是我的好朋友,最好最好的朋友!你是独一无二的,你是无可复制的!”

  一滴晶莹的泪水,滴到了尤里卡的显示屏上,落在了她的“嘴角”。

  同一时刻,我也感觉到手上有一汩温暖的液体在流过。从来都没有人敢保证,机器人就不会流眼泪。

  我紧紧地抱住尤里卡,害怕再次失去她。我想好了,就算也改变所谓的历史,违反所谓的《时空穿梭法》,被时空巡逻警察抓去坐牢,我也要把尤里卡救回来!

  窗外忽然狂风大作,湛蓝的夜空中忽然出现了无数五色的云彩,把这无边的黑暗渲染得如此斑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