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大话时空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回:灵鼠引路,时光倒流

大话时空 童秋秋 4504 2005.07.31 14:14

    正当我感到失望的时候,一只老鼠不知从什么地方钻了出来。

  说是老鼠,其实我也不能确定它究竟是什么动物。灰不溜秋的,又带点黄,说不出是什么怪颜色;个头倒和老鼠差不多,但是再一瞧,头又有点像兔子的头,耳朵长成长条型。更奇怪的是,它的尾巴竟是红色的,又粗又长,仿佛那不是尾巴,而是一根系在身后的绳子。

  我看着它,它也看着我。我越看越觉得这个怪物不是普通的老鼠那么简单,它似乎有一种近乎于人的灵性。也就是说,它的眼睛是会说话的。仔细一看,那眼神里竟流露出那样的嘲讽和不屑。这只可恶的“老鼠”仿佛在讥笑着:“真没用,研究了这许多年,最后机器还找不着!”

  本来就已经够郁闷的了,怎可再忍受一只“老鼠”的戏弄!何况它还不算是纯粹的老鼠。

  我攥紧了拳头,心头的火不住地往上涌。我极力对自己说,镇静,要镇静!弄死这个死东西!我偷眼回头观望,想找跟棍子揍它,却无意发现一把漂亮的“宝剑”挂在墙角。

  我不知道那是不是一把剑。之所以怀疑,是因为我不大相信实验室里竟会有这样的东西。不过看上去那的确是一把真正的剑。剑鞘雕龙描凤,流光异彩,底色是略带暗黑的菱形条纹,透出古色斑澜;我握住剑柄,轻轻将剑身抽出,刹那间,眼前寒光耀目;略一挥动,一丝剑气咄咄逼人。

  真是一把好剑!我暗自惊叹。想不到秦教授的密室里竟还藏着这样的宝贝。

  少时,那“老鼠”见我没有了动静,“腾”地直立起来,竟在我面前搔首弄耳,摆弄起了身姿。那恶心的痴相伴随着“吱吱”的怪叫,让人阵阵作寒,寒毛倒立。

  我也顾不得多想,抄起宝剑,对准那只老鼠劈头砍去。却见那老鼠不慌也不忙,不让也不躲,待到剑锋到时,把前爪搭在地下,把腰胯一掀,倒立起来,再一个原地后空翻,一道寒光擦着它的身子刷了过去。

  我没想到这只耗子竟还“有两下子”,看来绝非“等闲之辈”。原不过是随意一砍,想吓它一下子,看来它根本就不在乎。我定了定神,看准时机,又一剑侧着扫去。果然,那厮一个腾空翻滚,又躲过了这一剑;而我的第二剑也就在同时呼啸着追到了。那老鼠果真身轻如燕,一个侧翻,剑锋竟再一次擦身而过。这时,我仿佛也忘了是在对付一只老鼠,忘了要找时光机器以及后面的种种使命,竟认真地使出了太极剑法。击、刺、格、洗、粘、连、沾、随,招招凶狠,击击夺命。再看那只耗子,竟也如一个武林高手那般,前扑后跃,躲闪自如。

  说时迟,那时快。我看准那厮复翻身回来,一招“展翅点头”,从下向上划出一个圈,以下半圈撩击过去。这招快如闪电,眼看那厮已躲无可躲,正在这时,意想不到的事发生了:它竟微微将身拱起,以身后那条钢鞭似的尾巴迎空一接:只听“咣铛”一声脆响,顷刻间火花四射,那耗子竟用尾巴接了一剑!我来不及多想,随势以肘为轴转剑从下向上反击,只听得又一声闷响,簌簌地,竟不知怎的劈到了墙角那棵盆栽的怪树,连枝带叶纷纷抖落下来。定睛看时,一剑劈不着老鼠,那棵树竟慢慢地歪斜过去,枝条根根掉落,最后,整棵树竟一分为二,从中间剖成两半,整个的解体了。

  我吓坏了。四下里再找,哪里还有怪老鼠的影子?

  就在我为砍坏了树而手足无措,担心该怎么向秦教授交代时,奇迹出现了:眼前那堵墙竟然晃晃悠悠地颤了几下,然后慢慢裂开一个口子。没有门,口子是从墙上凭空裂开的。渐渐的越开越大,就像从山岩上开了一个山洞那样。

  我看得目瞪口呆。回过神来,向洞口里望去,里面黑咕隆咚的,似乎什么也看不见。

  这时我也顾不得害怕了,慢慢朝洞口走去。

  站在洞口,我又犹豫了一会儿。要不要进去看看呢?也许,这里正是密室中的密室,被我误打误撞,打开了;说不定,我要找的秘密就在这里面。

  可是谁也说不准,这里面会暗藏着什么机关。怎么会连门也没有,就从墙上凭空裂开一个口子呢?这里面是一个完全未知的世界,谁能保证我的安全?最倒霉的情形大概就是:我刚一进去,身后的墙缝“咣”一下合上了,这下我就会被关在一个完全封闭的空间里,活活憋死。

  正在我拿不定主意的时候,眼前忽然一亮,洞口里居然出现了一道道姹紫嫣红的光,绚丽无比,把那个神秘的“山洞”渲染得仿佛神话里的仙境。那些光越来越亮,很快就照得人睁不开眼睛。很快,四周的光都暗淡下来,只有一颗圆球,通体透亮,向四外发射着夺目的色彩,一闪一闪,一会儿是红色,一会儿变成绿色,再闪一下,又是黄色……

  忽然,一股强大的吸力从洞口传出来,不容我有任何思考和反抗,我就被吸进了那间空空的屋子。

  耳边没有任何声音,我从来没有感觉到如此安静过。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不敢睁开眼睛。只觉得身体很轻,在飘。

  不知道这个样子过了多久,身体不飘了。又过了好一会儿,我才敢睁开眼睛。四下里望去,我竟然不在实验室里了!周围的一切是那样的熟悉,这分明就是到了宿舍嘛!

  真奇怪,什么东西把我卷到宿舍了呢?真让人百思不得其解。

  四周静悄悄的,几乎所有的宿舍都锁着门,一个人也没有。

  我揉揉眼睛。虽然对刚才发生的一切充满了疑惑,但我还是决定暂时不去管它。我抬头望望门牌,没错,“4213”,是我的宿舍!我又掏出钥匙,对准锁孔插进去,一转——锁打开了!

  我进了宿舍,眼前的一切都还是老样子。于是我想,刚才也许是什么地方出了差错,不知什么古怪的力量把我扔出了实验室,扔回了宿舍。回头看看我的床,我不禁又感到很奇怪起来:床上的那张NBA小牛队的“全家福”海报贴画,昨天明明被我撕下来扔了的,因为他们输了比赛,我一气之下就把他们的照片扔了。虽然实验室里很忙也很枯燥,但我还是保留了唯一的这一爱好,就是在工作之余看篮球赛。我也会关心球队的输赢,这是我脑子里除了时光机器而唯一关心的实验室以外的东西。尽管算不上铁杆球迷,也不敢说对所有球队和STARS都能了解和熟悉,但像小牛这样的队伍我还是很喜欢的。昨天我获知他们又输了比赛的消息后,就把海报撕了下来。本来还打算再去看看还有什么好的海报可以补墙上那个空缺,只不过让电脑被偷的事打乱了我的计划——我的墙上贴满了海报和招贴画,花花绿绿的很好看。冷不丁来了那么一处空白,挺难看的。

  所以,我可以忘了所有我做过的事,记不清所有我说过的话,甚至得了失忆症,不记得我叫什么了,却也绝不可能记错这样一个细节——那海报,我是完完全全,绝绝对对已经撕下来扔了的。现在它怎么又好端端地贴在上面了呢?要说是哪位好事者又买了一幅原模原样的给我贴了起来,那也是不可能的——那幅海报是很早以前的,现在基本上买不到一样的了。就算谁可以买到,那么那幅海报上有我用水彩笔留下的龙飞凤舞的签名,就是谁也伪造不了的了。签名还在,原模原样,如假包换,而且绝对没有人能模仿得出来。

  我心头一沉,猛地掠过一丝恐惧。

  我下意识地抬头去看墙上的挂钟——3005年6月18日!

  啊!正是昨天……

  我一下子什么都明白了过来。

  时钟滴滴答答在走着,时针指向下午六点整。

  这那正是在窃案发生的时间段里!当时,也正好就是我走了不到一个小时。而那个时候的我,应该在参加舞会。宿舍里都没有人,大家全都出去玩了。

  我这时的第一个念头,就是赶紧看看柜子里的电脑还在不在。

  我急忙用钥匙打开柜子,那台可爱的笔记本依然好端端的躺在柜子里睡觉。

  我松了一口气,随即又很庆幸起来:看来我的愿望竟然阴错阳差地实现了!既然到现在为止电脑还没有被偷,那么我不妨就守在这里,看看到底是谁偷了我的电脑,然后一下子给他抓个正着,来个人赃并获!

  可直到这时,我才意识到一个问题:我怎么才能从外面把门给锁上呢?

  走到门口,我朝门外四下里看了又看。周围几个宿舍都锁着门,走廊里静悄悄的,果然是没有人。我又回到宿舍里,把门栓好,这才取出那台笔记本电脑,接通电源,唤醒了它。

  “喂,是我呀,尤里卡,你还好吗?”我轻请呼唤着。

  尤里卡是我那台笔记本电脑的名字。当我在公众场合用它时,只是像用一台普通电脑那样打开,然后像用其他电脑那样把它当作工具来用。而在我需要和它对话时,我就会在没有人其他人在场的情况下,用特殊的方法开启它的智能模式,这个过程也叫“唤醒”。

  尤里卡慢慢“苏醒”过来——其实从表面上看,也就是它的液晶显示屏在闪动。随后,屏幕上出现的并不是我们司空见惯的WINDOWS桌面,而是一张美女的脸蛋。要是让别人看见了,尽管屏幕上的脸很漂亮,也一定会以为是闹鬼而吓得魂飞魄散;而对我来说,她是那样的清纯可爱,充满了温柔和美丽。当然,除了我和秦教授,没有第三个人见得到这张脸。

  尤里卡看见了我,显得很开心。她打着哈欠,俏皮地眨眨眼睛,说:“阿秋,你现在把我叫醒,到底找我有什么事啊?要知道,现在可不是工作时间。你不是去参加舞会了吗?是不是很没意思就回来了?——你要是想找我玩,那实在很抱歉——我太累了。”

  我笑了笑,说:“电脑也会累吗?按说,你们是可以永远以充沛的精力和同一种饱满的状态去工作的呀!”

  “拜托,我只是一台电脑那么简单吗?那你就不要和我说话好了!”尤里卡故意做出生气的样子,显示屏闪烁着,似乎想自动关机。

  “好了好了,说正经的!”我赶紧说:“你知道吗,再过一会儿,你就要被偷掉了!”

  “你在说什么呀,真是越说越没谱。你整天把我锁着,谁偷得到我呀!再说了,过一会儿的事,你怎么会知道呢?你不会在玩什么‘未卜先知’吧?要是拿这个和我寻开心,我可没兴趣!”

  “就知道你不会相信。实话告诉你吧,我不是今天的我。”

  “你神经病呀,说什么呢?”尤里卡把眼睛瞪得大大的。

  “不是——怎么说呢?是这样的——秦教授的时光机器已经研究出来了。也就是说——今天晚上,我回到宿舍,就会发现你被偷了。但是小偷没有留下任何可以破案的线索,警察也不知道你的价值,对这个案子一点也不重视。所以我只好自己破案。第二天,我到实验室,就想用那台……”

  “你就坐时光机回来了,想抓小偷来着,是不是?

  “哎呀尤里卡,你真是太聪明了!”我不禁抱起尤里卡,“啵”地亲了一下。尤里卡的脸“刷”地就红了。我这才想起,她已经是一个完完全全的女孩子了,当然也会有其他女孩子的矜持和腼腆。电脑智能化要是达到了这样的水平,真的不能不用“登峰造极”来形容了。

  “确切地说,我是被一股不知道什么力量吸过来的。到现在为止,我也不知道那台该死的机器在哪儿。我根本没见到它。”我继续说道。

  “时光机器的使用方法,有时间我可以详细地解释给你听。不过,我猜你一定是背着秦教授,偷偷回来的……”

  “这……”我挠了挠头发,有点不好意思起来,“现在先说这些,我不能让你被偷走。你先帮我想想,怎么才能把门从外面锁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