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风动翰墨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初见七

风动翰墨 北暮孤橙 2083 2020.01.29 10:09

  下午的课结束,林舒文想去离学校不远的一个咖啡厅坐一会儿,问谭因因去不去,她却因为要练习古筝抽不出时间而委婉回绝。

  林舒文心里由衷羡慕:怎么都情趣高雅这么高雅,相比之下自己会不会太俗气?

  心里这样感叹着,她一个人径直去了咖啡厅。

  这家熊猫咖啡厅离学校不远,环境清幽,整洁雅致,林舒文喜欢扎在这种人少的地方看书。

  而且,最重要的一点,这家店老板研发的咖啡口味她很喜欢,所以短时间内她成了这里的常客。

  品一口浓香咖啡,翻一页有趣的故事,这感觉很惬意!

  猛然间抬头,林舒文看到了一个似曾相识的侧脸。脑海中快速搜索一番后,她确定,这个就是开学那天给她指出教室方向的学长。

  这个人,那天听旁边议论的人说,叫什么来着?对,他叫路纪言!还是什么校草。

  不过,有着那狭长深邃的双眼,俊俏的五官,白皙的皮肤和修长的手指,完美的身材比例,他不是校草还能是谁?

  但是,林舒文关注的重点不在这里。路纪言的出现让她想起了一位故人,但是,这已是尘封许久的往事了,林舒文甚至不愿意去回忆。

  他说话间的温柔,眼神里徘徊的暖意,身上散发出的成熟气质,像极了那位故人。但是,他终究不是……

  想到这里,林舒文移开视线,眼神里有一丝神伤,再尝一口咖啡,一股苦涩的味道麻痹了舌尖。

  “又见面了!好巧啊!我叫路纪言,你呢?”

  林舒文闻声猛抬头,却见路纪言不知何时已经坐在了她对面,正对着她微笑。

  “我叫林舒文。”

  林舒文的情绪从惊讶渐渐平缓下来,心里仍残留一点小紧张。她眼神闪躲,不敢与路纪言对视。

  说出来可能唐易不信,林舒文打架的时候都比现在要有勇气的多。她性格内向,尤其是见到喜欢的人,心里会不由自主地紧张起来。

  “我是古典音乐系的大二学生,你学的是什么?”

  “我,我学的是古典文学。”

  平时灵牙利嘴的林舒文,今天居然成了个结巴,她自己都在嘲笑自己。

  林舒文此刻不想别的,只想找个借口,拎起书包飞快地逃离这间咖啡厅。

  “哦,那你一定读过很多古书吧!”

  完了,不能让他知道自己看的都是小说杂志这一类的书,不然会被他误认为自己是非正常渠道混进翰林的,会给他留下坏印象。

  “我突然想起来我还有事,我先走了,拜拜!”

  林舒文赶快找个借口开溜,留下路纪言一个人在咖啡厅里迷茫。

  他自言自语:“我是哪句话说错了吗?”

  林舒文感觉心情很好,回家的步伐越来越轻快,迎着夕阳走着走着竟跑了起来。

  回到家,林舒文从冰箱里取出那块心爱的巧克力慕斯蛋糕,小心翼翼地用手捧着坐在沙发上,舀一口放进嘴里,浓香冰爽,回味无穷。

  太过享受,她一度哼起了不成调的小曲。

  林显对有些反常的林舒文十分好奇,他从楼上探下头问:“难得,今天这么高兴,是不是有什么好事发生了?”

  “嘻嘻,没有!哇,这蛋糕好好吃,爷爷,你要不要尝一口?”

  “不了,不了,你自己吃吧!”

  林显显然对她眼中的美味不感兴趣,转身回厨房做饭去了。

  林舒文突然想到白天那个问题,放下蛋糕,追到厨房。

  “爷爷,翰林学院门槛可不低,您是怎么把我弄进去的?”

  林显秘密一笑,一边洗青菜,一边说:“你的分数已经够了啊!”

  “不可能,我问过同学了,不光要分数够,还要有一封名师给的推介信。我的推介信是谁给的?”

  “秘密!”

  “爷爷,你就告诉我吧!我太好奇了!爷爷……”

  林舒文最不擅长的就是撒娇了,此刻她只能死皮赖脸地挽住林显的胳膊,不让他洗菜,不让他做饭,以此来换取自己的答案。

  林显明显是不想让她知道推介人是谁,始终不愿意透露。尝试几次想掰开她的手,林舒文还是不愿意松手。林显笑着摇摇头,便带着她一起回到客厅,打开电视,悠闲地看了起来。

  “爷爷!”

  林显笑而不应,眼睛直直地盯着电视。

  “好吧!你去做饭吧!我不问了。”

  林舒文终于把她的臂锁打开。

  “乖!”

  林显摸了摸她的头,重新回到厨房。

  林舒文撅着嘴,眼神幽怨地盯着电视。

  对了!明天是周六,一定要记得早起去练功。

  她拿出手机,把闹钟调到了5:30。

  林家,早上六点

  被子凌乱的大床上,林舒文斜着身子,枕头被推到了离她的头十几厘米远的地方。

  她揉了揉酸痛的脖子翻了个身,猛然间睁开眼睛。

  糟了,现在几点了,刚刚闹钟响的时候,我好像给关了。

  她伸出手把手机从床头柜上扒拉下来,打开一看,心情瞬间颓丧!

  完了,我要赶快起来,不然爷爷又生气了。

  每个月只有四个周末她有时间去练功,每个休息日的上午她只练两个半小时,这种频率下她都要偷懒,那就真的说不过去了。

  万一爷爷一生气,不教我了,我该怎么办,爷爷不在身边的时候我该怎么保护自己?

  想到这里,林舒文嗖地跳下床,从衣柜里掏出练功服匆忙换上,匆匆出了门。

  一口气跑了十多分钟,终于赶上了。还好,爷爷只是刚打出起始式,不晚不晚,她心里侥幸地想。

  她不知道,林显为了等她,已经把这起始式打了好几遍了。

  林舒文擦了擦脸上的汗,和林显并排站在一条直线上,调整气息,逐渐跟上了他的步伐。

  “昨天又熬夜了?怎么起这么晚?”

  林显闭着眼睛问她,脚下步伐十分稳健。

  林舒文还要看着他的身形动作,才能保证自己动作不乱。

  她回答:“额,没有,就是……有点累到了!”

  显然这个借口不能让林显信服,他反问:“都大学了,课业压力还是这么大吗?”

  “不,不是,那个毛笔字太难了,我学不会!太费神了!”

  “那更应该勤加练习才对,就如你的功夫一样,不重复练习,怎么能完全掌握呢?勤能补拙,这个道理错不了,没有人一开始就是天才!”

  林舒文想到了当时握住毛笔时的感觉,既陌生又镇定。从纸上划过一遍,虽不能游刃有余地书写每个字,但是她能感觉到笔锋柔软却不失力度,如果掌握好了力度,那么写出一手好字也不是不可能的。就如同她一开始接触太极时的感觉一样!

  这也多亏了她练习的太极术给了她灵感。

  林舒文终于能静下心来,专心地练好当下的一招一式。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