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风动翰墨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舞台剧二十二

风动翰墨 北暮孤橙 2179 2020.02.15 18:24

  终于在竹林一角的斜椅上,林舒文发现了捧着剧本傻笑的谭因因。

  她悄悄走过去,一把按住谭因因的肩膀。

  “小样儿,还往哪里跑?被我抓到了吧!”

  谭因因全然不顾林舒文阴阳怪调的语气,歪着脑袋,神秘一笑。

  “我说你傻笑什么呢!原来都藏在这剧本里了!恭喜你啊!林舒文,马上你就能和翰林学院众人倾心的校草亲密互动了。”

  “瞎说什么呢!”

  林舒文一把抢过剧本,背对着谭因因偷笑。

  “哟!少见哦!在唐易面前都没见你有过这样的反应,看来我猜的不错,你喜欢路纪言吧!啧啧啧啧……”

  “警告你别胡说啊!我有事,先走了!”

  林舒文不敢转身,抱着剧本匆匆离开。

  谭因因羡慕地看着她离开,心中突然想起白齐那张干净的笑脸,不由得暗暗感叹:哎!你都有机会和喜欢的人在一起,我呢?什么时候再见到白齐呢!

  下午,墨翟提前来到翰林小剧院,为后天开始的彩排做准备。

  出于感谢,便拨通了莫芸的电话。

  “喂,小莫!剧本我看了,非常棒,谢谢你帮我这个忙。”

  “咯咯……以咱们的交情,还用得着道谢,你故意要惹我生气是不是?”

  “不,不是,其实是,明天开始彩排了,我想你可能也要来一下,这么大工程少不得你的指导……”

  “哦!你现在在哪里?”

  对面莫芸收起笑声,恢复平和,甜甜柔美的声音问道。

  “我现在已经在剧院了,正在考虑布景。”

  “等我五分钟,我马上过去……”

  还没等墨翟有所回应,嘟的一声,莫芸已经挂掉了电话。

  五分钟之后,墨翟身后空旷的剧院舞台上准时响起了哒哒的脚步声。

  他面对观众席抱着肩膀发呆,一转身,身后是个明眸朱唇的动人女子。

  美女额前两弯柳叶,不同于千篇一律的平眉,细长丹凤眼内隐藏两颗乌青泛光的眸子,若隐若现的淡灰色哑光眼影,一颗泪痣嵌于眼下,款款动人……

  雪白皮肤,朱砂红唇藏的是说不尽的柔情魅力,一头棕色长发随意在身后散开,一身宽松豆青色印花连衣裙掩饰不住玲珑有致的身材……

  西子是淡妆浓抹总相宜,用来比喻眼前人一点也不为过。

  “你怎么提前就来了?这两天累坏了吧!原本想让你好好歇一歇的……”

  墨翟面带一丝愧色自顾自说起来。

  莫芸脸上不见一丝倦意,她笑着走到墨翟面前,娇柔身姿中带一点妖娆。

  “怎么?这么久没见,一点都不想我么?”

  说着,她把手背在身后,低着头转身背对墨翟走开。

  一转身,她的嘴角立刻扬起,笑容略带魅惑,就等着墨翟追上来慰问。

  果然,见她一转身,墨翟顿时显得慌乱。人前那个镇定自诺,信心满满的他,此时在莫芸面前像个不知所措的孩子。

  “小莫,你先别走!”

  他绕到莫芸前面,想说什么又不知该怎么说,眼神闪烁。

  “你陪我一会儿,我一个人在这很无聊……”

  他忍不住央求道,脸已经开始泛红。

  莫芸最喜欢见到他脸红的样子,时不时挑逗他一次。因为二人彼此间都心知肚明,郎情妾意,就是找不到一个合适的契机说出来而已。

  “我又没说要走……”

  莫芸嗤笑,忍不住用手遮起朱唇。

  “对了,我还想问你,那个你形容的很厉害的女孩子到底是什么人?居然能让你开金口,给出这么大排场!”

  “这个……我只告诉你一个人,一定要替我保密!她是我爷爷一个故交的孙女,在这里没有什么亲友,因此特别嘱咐我要多加照顾。”

  墨翟说的一脸郑重,不像是玩笑话,莫芸便不予追究。换作平时,必定要问出个所以然来。

  别看莫芸平时一副不理不睬的样子,她的心眼可是比针尖还小,她可不允许墨翟身边有别的女孩子。

  “远来是这样……”

  “你可不要想歪?我可没有交往的对象!”

  “切,谁问你那个了!”

  二人不由得相视一笑。

  ……

  空旷的剧院里欢笑声不断,二人面构思布景一面闲谈,时间也在不知不觉中流逝。

  下课后和谭因因道过别后,林舒文独自一人穿过街道小巷,沐浴着夕阳,踩着带节奏的小步子高高兴兴回家。

  想到剧里那些细节,尤其是湘芜和锦风之间那些细节,她禁不住悄然脸红。

  想必莫芸对湘芜这个角色也是十分入心的,敢爱敢恨,敢舍敢求,为了爱人可以不顾一切的那种执着奋勇的精神,都深深触动了林舒文的心,她心里暗下决心,定然好好琢磨,不负墨翟的期望!

  想到这里,她脸上那一抹花痴傻笑瞬时消失,继而换作一脸郑重。

  早在林舒前面注意许久的唐易实在看不下去了,忍不住开口。

  “喂,林舒文你是不是脑袋被门挤了?”

  听到这没好气的话音,林舒文突然支棱起来,她故作镇定,恢复一脸严肃,反驳道:“你脑袋才被门挤了呢!”

  “从那个路口到这不过两三百米,你用了二十分钟,鬼知道你是不是脑袋坏掉了,一步一步地挪,蜗牛爬的都比你快!你知不知道我在你前面的快烦死了!”

  听唐易的口气,似乎还有点生气的意思,因为声音比平时大了几个分贝。

  不过,林舒文才不管他发什么神经,生什么鬼气,眉毛一挑,眼一斜,张口就反驳。

  “谁让你等了,我锁住你的脚了吗?你不会自己先回吗?”

  林舒文倒是不生气,只是给他翻了个白眼,扔下这句话,快速迈动步伐,越过他就走。

  “你……林舒文你可真够意思!谭因因已经都告诉我了。别以为你有机会和路纪言接触,他就会喜欢你,我告诉你,他身边那些美女,随便拉出一个都能把你碾压到地里面去!”

  好不容易和唐易拉开十几米距离,得到片刻宁静,眨眼他就在后面大呼小叫。

  这一喊,林舒文果然顿住脚步,这对她来说宛如晴天霹雳。她扪心自问确是喜欢路纪言,不光是他自身的校草光环,更多的是因为他像极了那位故人……

  而林舒文心里,自始至终就对那位故人念念不忘,时常梦里遇见他,激动的流泪哭泣。而今,好不容易,又能感受到“他”的气息,她不允许别人来搅扰这来之不易的“重逢”。

  纵使她孤立无援也好,自欺欺人也罢,她就是想重拾那份温暖,仅此而已。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