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风动翰墨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初见九

风动翰墨 北暮孤橙 2051 2020.02.01 09:23

  不过,林舒文早就猜到了谭因因根本对男生玩的东西一无所知。她带上谭因因来玩的目的就是怕和唐易之间产生误会,特地加了一个人。

  “因因,我觉得你可以试试,一开始都不会,玩着玩着就都会了!”

  林舒文试图鼓励她也尝试着玩一玩,但是看她直摇头的样子,又有点于心不忍。

  毕竟篮球对于她来说可能是个极具杀伤力的武器,一不小心可能会碰到头,会戳手指,还可能会砸到脸……

  回想自己一开始接触篮球时的狼狈模样,此刻让谭因因坐在这里默默观看无疑是最好的选择。

  白齐路过唐易身边时故意打掉他手里的球,运着裘走近篮筐。

  “林舒文,你快点!”

  唐易回头喊了一句,便去追白齐夺球。

  在一旁傻看了半天的卓然也加入到了强球行列。

  开始,三个男生都对林舒文敬而远之,不敢轻易去夺球。在她周围绕来绕去徘徊游荡。因为和女生玩过篮球的他们都知道她们长指甲的厉害。

  “怕什么,我没有长指甲,尽管来抢啊!”

  林舒文一上场就忘了自己是谁,玩的兴高采烈,带着球满场乱跑着叫嚣。

  唐易他们这才放下心去抢她手里的球。

  不一会儿,五个人就玩的熟络,一颗球在他们之间传来传去,谁也不让着谁。

  但是可以明显看出,唐易一直站在林舒文那面,给她切球传球,多次把投球的机会给了她。

  谭因因羡慕地在坐在一旁观看,安静得出奇。她的视线自始至终从没有从白齐身上离开过。

  玩了一会儿,又渴又累,他们都来到谭因因身边坐下。

  不知什么时候,谭因因已经买好了几瓶水,放在自己身边摆成一排。

  “累了吧!你们先喝口水歇一会。”

  谭因因把水一一递给他们。

  林舒文说了句谢谢,不客气地拧开一瓶,咕咚咕咚喝下。

  唐易接过水,在白齐胸前怼了一拳,戏弄他道:“看看人家多贴心,是不是?怎么样,有没有什么想法?”

  “别拿我开玩笑……那个,因因同学,你别生气,他开玩笑的!”

  白齐急忙解释,谭因因的脸却因此更加发烫了,她面带娇羞,低着头回答:“没关系的!玩笑话我不会当真的。”

  一个下午就这么愉快地过去了,唐易把她们一个一个送到家门时,天已经快要黑了。

  这一下午,谭因因不是在走神就是在偷笑,一改反常,到她自己家门时她居然都不记得开门下车,愣了足足又有一分多钟!

  这迷之行为让林舒文也摸不清头脑。莫非她是中了什么大奖了?她猜测。

  道过别后看着她一脚深一脚浅,几步路走的跌跌撞撞的样子,唐易忍不住问林舒文:这样让她自己获回去真的没关系吗?不然你去扶她一把,万一明天出个花季少女从楼梯跌下的新闻可怎么办?

  “快闭上你的乌鸦嘴!”

  林舒文一声威吓,唐易不再开玩笑,驱车送她回家。

  整个晚上,谭因因都是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窝在床上翻来翻去,不时傻笑。

  晚间还发了一条信息:舒文,今天谢谢你,我玩得很开心!

  林舒文难解,她不是一直就坐在那里当观众,这也能很开心?

  殊不知,喜欢一个人真的可以到那种走火入魔的地步。

  晚饭林显刚刚做好,嗅着香味,林舒文一直追到了厨房。

  “我闻到了炖排骨的味道,好香啊!不行了,爷爷,我口水都要流出来了!”

  林舒文掀起锅顶一角,贪婪地吸气。

  “小馋虫,先去洗手!”

  林显看着头都要钻进锅里的林舒文,无奈地笑。

  “今天玩得怎么样?”

  饭桌上,林显关切地问。

  每一次换新家进入新学校,林显都会这么问。因为她知道,林舒文性格孤僻又不爱说话,难免会被些淘气的男孩子盯上戏弄,所以要时常询问,及时和她的老师沟通,以免她被欺负。

  但是聪明又敏感的林舒文每每被问及,都会笑着说玩得很开心。她知道爷爷是在试探她在新环境里处的怎么样,她要强的性格让她养成了自己的问题自己解决的习惯,所以她从不说实话。

  而今,她所有的笑确是发自肺腑的。

  林舒文笑得合不拢嘴,都没办法啃排骨,她先放在碗里,迫不及待地要先跟他爷爷叙述。

  “爷爷,我跟你说,那个唐易太好玩了!他就住在咱们旁边,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我把他打进了医院……”

  林显听着听着脸色越来越不好看,直到林舒文发现气氛不对,赶忙解释:“不过后来我们约定好,谁都不许说出去,爷爷您放心,他也会武功,貌似也是在躲避什么才来翰林上学的。我们这算是都有对方的把柄在手上,互相牵制,谁都不会泄露这个秘密的。”

  林显听过后,脸色才逐渐温和。不过他还是悉心嘱咐了一番,让林舒文少用武功,以免惹来麻烦。

  林舒文乖乖点头,表示全部记下。

  周日清晨

  翌日,林舒文早早起床,和林显一起练功。

  她忍不住抒发自己心里的感叹。

  “爷爷,我发现件奇怪的事!”

  林显以为她对太极有什么新的感悟,侧耳倾听。

  “耳朵真是个奇怪的器官,听到悦耳的声音就告诉大脑周围很安全,然后大脑让全身都变得懒洋洋的;一旦听到奇怪的声音,它就紧急宣布:‘不好了,有坏事发生!’然后,全身的细胞都炸起来了,瞬间清醒!”

  “所以呢?你想说什么?”

  原本以为她要发表点什么感言的林显此刻却不好奇也不生气,淡定地接过她的话问道。

  “我想说,我被自己调的惊悚闹钟吓醒了!”

  林舒文颓丧地回答。心里暗想:明天一定要换闹铃,换闹铃……

  “哈哈哈……好好练功!”

  林显忍不住笑出声。孩子始终是孩子,她们的世界始终是单纯的,不过这样也挺好,无忧无虑的。

  真希望她能一直这样,开开心心地长大,找到自己所爱,然后完整地托付给他,这才是林显最希望发生的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