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风动翰墨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初见三

风动翰墨 北暮孤橙 2027 2020.01.25 19:17

  不知是不是错觉,林舒文这几天回家总感觉身后有个影子在跟踪她。

  她心里不由得紧张起来,这样的事以前不是没有发生过。每次她都心惊胆战,怕自己一不小心就被掳走,带到陌生的地方……此后再也见不到爷爷。

  究竟是谁和自己有这么大仇,她不清楚,只知道爷爷告诉过她,他们这一脉曾遭人陷害,至今都有人在追杀。

  一旦发现有人跟踪一定要提高警惕,竭力逃跑,不要落到他们手里。或者及时打电话,听从爷爷的指挥,把他们引到指定的地方,由林显亲手料理。

  这天,下午没有课的林舒文图书馆泡了半天。她看一本古书的入了迷,不知不觉竟忘记了时间,直到外面亮起了灯,她才发觉天已经黑了。

  把书放回原位,林舒文抓起起起背包,迅速出了图书馆大门,从学校径直回家。

  回她家要路过几处偏僻的居民楼,那里走动的人比较少,所以她感到害怕,路上不敢有半刻逗留。

  路过转角的时候,她一回头,瞥见一个熟悉的身影,一身黑色夹克,离得太远看不清面容,只感觉到他周身散发出的阴森的气息。

  她心里一惊,加快了脚步,前面转弯的时候,用眼角余光扫向斜后方,那个身影依然紧紧跟随,她所到之处,那个身影必然跟至。

  怎么办?她的腿开始发颤,我现在要不要先给爷爷打个电话?告诉他我被人跟踪了。

  不行,在不确定这个人到底是何用意之前,不能贸然断定他就是仇家派来的人。

  可是,转念一想,如果不是仇家,他为什么要跟踪一个学生?

  难不成想抢劫?那他还真是找错人了,自己一个月有固定的零花钱,数目不多,都存起来了,能带在身上的也就是点坐公交的钱。

  想到这里,林舒文顿时安心了许多。她刻意把黑影引到一条狭长街道,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从中穿过,然后向右一转,贴在街角那家店面玻璃门前,静等这个黑影自己跟上来。

  夜深了,大部分的店面都已经打烊,空旷寂静的街道传来黑影哒哒哒急促的脚步声,看来他并不知情,仍在跟随自己。

  在黑影露出头的一瞬间,林舒文毫不犹疑,用尽全力对准他的肩膀一脚踹过去,准备用蛮力将他放倒,再把他按到地上细细盘问。

  可是,出乎林舒文的意料,短短的一瞬间,那黑衣人竟迅速给出反应,将身一斜,完美地躲开,让林舒文踢了个空。

  哟!今天碰上个练家子!林舒文来了兴致,以往和爷爷过招,并没有使出全力,今天不防拿你练练手!

  二人在宽阔的马路边动起了手,袖子带动的风声不时从耳旁闪过。

  路灯下,总算看清了跟踪自己这人的面容。

  这是一个和自己年龄差不多的少年,交手间,高领卫衣遮住的嘴和下巴露了出来,总算是看清了他的样貌。

  他长相清秀,皮肤嫩的像个女孩子,身手很利落,但是和大部分习武之人比起来,身板还是单薄了些。

  如果不是出于被跟踪牵扯出的怒意,林舒文是绝对不会对比自己弱的人出手的。

  果然,不出二十招,少年便占了下风,一个错手不及被林舒文一掌打退了十几步,歪倒在地。

  少年见林舒文抱着肩膀走近,似乎有种不依不饶的意味,忙制止道:“停停停!姐,我错了,别动手,有话好好说行不?”

  紧接着,少年一阵猛烈咳嗽,捂紧胸口,眉头皱成了一团,看样子很痛苦。

  林舒文知道自己下手忒重,一掌下去,振伤了他的心脉,几乎让少年失去了还手的能力。索性放下警惕,在他面前蹲下。

  “说,为什么偷偷跟踪我,你究竟有什么目的?”

  “我能有什么目的,又不贪你的财,也不图你的色,咳咳!”

  少年缓了口气,继续说:“我前些天就发现和你顺路,还跟着你走了一段,想知道你家是不是也在这边,结果你跑的太快……”

  “而且这附近经常有喝醉的酒鬼出没,深更半夜的,我怕你一个人不安全,所以跟在你后面,结果……差点被你打成残废!”

  林舒文看着他满眼赤诚,不像在说谎,脸上温度逐渐升高,试图转移视线。

  原来是误会一场,不过这人也真是奇怪,为什么不选择光明正大地认识一下交个朋友,非要玩跟踪。

  “那……你为什么不早说?跟在我后面,我还以为是坏人。”

  “你的警戒心也太强了吧!现在社会这么太平,哪来那么多坏人。”

  少年的嘴唇越发泛白,声音越来越弱,估计他现在连起身的力气都没有了,闭上眼睛安静地躺在地上,眉毛深锁。

  林舒文有点慌了神,她没想到后果这么严重,他不也会武功吗?怎么会这么弱!

  “喂!你起来!你不是会功夫吗?怎么会这么弱?”

  “你……我觉得……你要赶快找出租车,送我去医院……比较好,不然,明天就会有‘街边情侣激烈吵架一人致死’的新闻!”

  “好,你坚持住,我去找车!”

  林舒文想也没想,起身奔向马路尽头的十字路口。那里每天都有大批出租车等着拉人。虽然现在是深夜,应该也有迫于生计,守夜等人的空车。

  一口气跑出近一千多米,远远望见了一辆亮着空车灯牌的出租车,她连忙招手。

  坐在副驾驶座位,她心里默念:一定要坚持住,我马上就来。嘴上不断催促:“师傅!能不能快点,我朋友有急事。”

  车开到少年身边骤停,林舒文下车,将他扶上后座,紧接着便送去了医院。

  被告知需要住院那一刻,林舒文心里一紧,她倏地后悔了,早知道后果这样,当时就应该收一收,别下那么重的手就好了。

  现在可好,我的钱包,我好不容易存起来的零用钱,完了,我的冰爽夏日游,暑期海边度假计划全都泡汤了!

  林舒文僵直地戳在原地,一动不动,直到医生催促他们:“麻烦病人的家属签下字!”

  “我自己签就好!”

  躺着的少年夺过纸,垫着手掌,龙飞凤舞地写了几笔,塞给林舒文,她接过木然地看了一眼,便还给了那个医生。

  刚才好像恍然间看到了他名字,原来他叫唐易,名字挺好听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