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风动翰墨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往事二十四

风动翰墨 北暮孤橙 2130 2020.02.18 20:50

  最终,夏晨音还是在医院安详地去世了!

  那天,林舒文喊破了嗓子,终于被一个开着面包车出摊回来的大叔听见,他好心打了电话,叫来救护车,夏晨音这才被送到了医院。

  夏晨音的父母接到电话后立即放下手中的工作匆匆赶来,看到了满面泪痕的林舒文戳在急救室外面,急忙抓住她询问究竟是怎么回事。

  “我们放学路上碰上一群人拿着刀,吓得我拉起夏晨音转身就跑……结果就……”

  林舒文哭的更厉害了,夏母忙抱住她的头安慰:“好孩子没事的,都过去了,晨音他也一定会没事的……”

  “阿姨,对不起,我没有保护好他……”

  “不怪你,碰上坏人也是没办法的事……”

  林舒文的指甲深深嵌进了手心里,随同夏晨音父母,在急救室外焦急等候。

  可是,尽管医院动用了很大的人力物力,想尽一切办法,夏晨音终究还是没有醒过来……

  当医生走出急救室时,守在外面的夏晨音父母紧紧抓住医生的胳膊,焦急地询问病情,医生三缄其口。但是夏家父母死死拉住他的衣服令他寸步难行,无奈之下他对着他们摇了摇头……

  夏晨音的父母知晓后天塌般震惊痛心,愣了一秒后夏母直接倒在了医院的长廊上,夏父急忙蹲下身用力掐夏母的人中,并大声呼救,引来一众医护人员,随之夏母被抬到担架上……

  这一切,林舒文全部看在眼里,她就在一旁,木讷地看着护士们推走了夏母,一把年纪的夏父无助地走在后面,脚步踉跄。

  她眼里的泪水比倾盆大雨来的还要凶猛,自始至终也没有要停的意思。她就站在那,四肢生了锈一般无法移动,胸口紧的无法喘息,心痛得难以承受,甚至呼吸中都带着腥气。

  因为一直不见林舒文回家,林显不得不出门看一看究竟。这一出门,听外面的人议论,他才得知白天发生的事情,急忙赶去医院。

  彼时已是入夜三分,林显顾不上擦拭额头上的汗,找找停停,终于在医院长廊上看到了林舒文,她一动不动如同木头人一样站在那里。

  林显顿时慌了手脚,上前仔细打量她周身并询问都发生了什么!

  林舒文泪眼婆娑,一句话还没说出来,径直趴在林显身上呜呜痛哭,林显胸前的衣服顿时洇了一大片。

  断断续续,支支吾吾,林舒文边抽泣边吐出几个字:“爷爷……夏……晨音……他,他不,不在了!”

  “都……都怪我……是我连,连累了他,呜呜……”

  林显已经从街边议论的人中知道了大概,知道他们是被人追赶,奋力逃跑才致夏晨音发病的。

  此前,派出所的人已经去过现场,并且询问了林舒文大致经过。因为林舒文情绪很不稳定,一直在哭,他们只问出了大概。

  无奈之下,他们只能决定先让林舒文缓一缓,改天再向她询问那些不轨歹徒身高样貌衣服等细节。

  “舒文乖!这不怪你,都是那些歹徒,如果不是他们对你们起了歹心,你们也不会逃跑,夏晨音也不会发病!”

  听到夏晨音三个字,林舒文哭的更严重了!林显同样心疼自己的孙女,紧紧搂住她,不断抚摸她的头。

  深夜,林显和林舒文守在夏目病房外面,医生刚一出来,林显迫不及待上前询问。

  “医生,夏晨音妈妈她没事吧!”

  医生摘下口罩告知:“放心,她只是过度担忧,血压骤升引起的暂时性昏厥,输过液好好休息休息就没事了!”

  看着医生离开的背影,林显松了一口气,轻轻推开门,和林舒文一起进了病房。

  此时,夏父正低沉着头坐在椅子上守着夏母。他听见声音,抬头看向门口,一眼瞥见林显。

  只一秒,他的神情迅速变化,鼻翼翕动,嘴角抽搐,竟像个小孩子一样委屈无助地呜咽起来。

  林显刚稳住林舒文,这会又过去安慰夏晨音父亲。

  他微微躬下身,因为怕吵到夏母所以用很轻的声音说:“老夏啊!别难过了,人有六道轮回,晨音这孩子天性善良,又没有做过恶事,他一定是去了天堂!咱们没什么能做的,就多为他祈福祝愿吧!”

  夏父闭眼闷声痛哭,挂着泪珠点了点头。

  夏母不知何时已经清醒,两颗泪珠先从她眼角滑落,她嘴角动了动,继而目光幽怨,声音阴沉,愤恨地说:“要是让我知道究竟是哪些坏人,光天化日之下竟然抢劫两个学生,我一定要他们全家偿命!”

  “阿姨,对不起,都怪我……”

  林舒文一直都知道,这些人的目的究竟是什么,林显心里更清楚不过。他们搬到这里,就是在躲一些人,可是终究还是被那些人发现了。

  林舒文出于愧疚,正要说实话,以减轻自己内心的罪恶感,不想却被夏母打断。

  “好孩子,不怪你,你也别总是把担子往自己身上揽。晨音这病,大家都清楚不过,这只是早晚的事,只不过……”

  夏母抽泣了一声,继续说:“只不过,这一天居然来的这么早,我以为他可以再多陪我们几年的……”

  话音刚落,病房里三人出声痛哭,就连林显都忍不住擦了擦眼角。

  葬礼那天天气很应景,漫天灰色细雨飘飘洒洒,让原本心情沉重去参加葬礼的人更加难过了。

  白发人送黑发人,听起来多么痛心的一件事!

  林舒文跟过去的时候,夏晨音的父母已经带上他的骨灰准备安葬了。她跟在队尾,亲眼看着他们安放好骨灰盒和夏晨音的遗物,立好墓碑。

  之后,雨大了起来,众人纷纷散了,夏父强行把悲痛欲绝的夏母拉走,墓地上只留下了噼啪的雨点。

  林舒文一个人瘫坐在碑前嚎啕大哭,借着雨声,掩盖自己撕心裂肺的哭声。

  这一天,她似乎流尽了她一生的眼泪,她可能以后再也不会为别人这样伤心了。

  因为,没有人知道,她心里究竟有多喜欢夏晨音……

  再以后,林舒文随林显搬了家,带走了那本珍藏着和夏晨音全部回忆的相册。

  临别时,夏母抱住林舒文嘱咐到:“一定要记得尝回来看看我们,一见到你我就能看到晨音的影子……”

  林舒文记得,临别时夏母将自己抱得很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