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风动翰墨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初见十七

风动翰墨 北暮孤橙 2203 2020.02.09 15:15

  而听到这个消息的谭因因似乎比舒文还激动,她兴奋地嚷嚷,电话里她的声音大得有点刺耳。

  “哇!舒文,你好厉害哦!他们居然主动邀请你,你知道吗?咱们班里好几个人去面试都给刷掉了!”

  林舒文灰着脸,貌似并不因此感到开心,她嫌弃地把手机从耳朵旁拿开。

  “我不想去,我不喜欢……”

  “别啊!多好的机会,你可别不珍惜!我还想上台呢!可是没人给我个机会。”

  “正好,你替我去吧!就当是卖我个人情,日后我还给你。”

  “开什么玩笑,我又不是你,要我穿上你的皮吗?那你褪下来给我!咦……太血腥了,不好玩了。”

  谭因因似乎想象到了恐怖电影里的某些画面,她的声音渐渐变小。

  “哈哈哈哈!”

  林舒文终于爆笑出了声。这个笨蛋,想象力可真丰富,自己还能把自己套进去。

  刚才她还犯愁自己该怎么办,一瞬间,头顶上的乌云全部因谭因因的一句话吹散到了九霄云外。

  “哎呀!别笑了,我这边满脑子都是那些丧尸,那些吓人的场景,都怪你!马上就要吃饭了,我都没有胃口了!”

  谭因因开始抱怨。

  “这你怪谁?是你自己先说的,你要穿上我的皮,来,我撕下来给你,哈哈哈哈!”

  林舒文越说越兴奋,幸亏谭因因没在她身边,不然非给她做个丧尸的样子吓吓她。

  “你……好啦!回来,回来,回到正题,怎么扯到这上面来了!说真的,我觉得你应该去试试,我挺支持你的!你放心,如果你一个观众也没有,那我就去给你应援,顺便拉上唐易!”

  谭因因这一本正经的话,让林舒文有一瞬间的不适应,但是却让她感觉到暖心。

  “那好吧!那我就勉强去试试。”

  “嗯嗯!支持你,好样的!”

  对面谭因因不断点头赞许。

  “不过,你可不许嘲笑我……”

  “你放心,不嘲笑你,我是那种人吗?看你把我想的。”

  谭因因心道:不嘲笑,怎么可能?嘿嘿……

  晚饭时刻,林舒文总算把这块大石头放下了。不就是去凑个数,不用当回事!她心里这样安慰自己。

  第二天,林舒文一迈进教室,一众目光纷纷聚集过来,她感觉到有点不适。

  走到座位旁,桌子上规规正正放了一封邀请函,上面写着“翰林学院文艺社《南风恋》舞台剧邀请函”。

  原来是这封邀请函!我说他们为什么这么看着我!这墨翟也真是的,打个电话告诉一声不就行了,还搞得这么正式!

  林舒文犹豫着在自己位子上坐下,谭因因慢慢凑了过来,小声告诉她:“舒文,你可真厉害!咱们班就两个人收到邀请函,一个是苏悦凡,另一个就是你!”

  林舒文好奇地看着她,感到不可思议。

  再一抬头,果然苏悦凡正对她微笑,目光真挚而友好。

  林舒文一直觉得苏悦凡的笑不那么简单,可是她说不出为什么。直告诉她苏悦凡这个人很危险,但是她是那样大方友善的人。

  林舒文也是一阵阵迷茫。

  下午,墨翟找到了咖啡厅这里。透过咖啡厅的透明玻璃窗,果然林舒文抱着一本书看得正起劲。

  对墨翟的到来,林舒文不感到好奇。她知道,昨天忘了点事情。

  “昨天忘了留你的电话!”

  墨翟点了一杯咖啡,坐在林舒文对面。

  “哦!把你手机拿来!”

  墨翟递上自己的手机。他盯着林舒文手里的小说,心里早已笑出声。她在看言情小说,有意思!

  林舒文恋恋不舍地把眼睛从书里移开,结接过手机,输入自己的电话。

  “好了!”

  “你平时有什么爱好吗?不会就是看小说吧!”

  “不,我还练……”

  那个“功”字险些脱口而出,她及时改口:“练……毛笔字!”

  “哦!你不说的话,还真看不出来!”

  墨翟一句话成功让林舒文把脑袋从书里拔出来,她看着墨翟,眼神里夹杂着一丝不明显的怒意。

  “为什么?短头发,中性风的女生就一定不喜欢文学?你们凭什么这么判断?”

  不好,她居然认真了,墨翟慌忙改口。

  “你别误会,我不是针对你,我只是觉得好奇,你长得挺好看的,为什么非要走这种风格呢?”

  又是这个无聊的问题,唐易问过,谭因因问过,这次又换成他这么问,又要解释一遍,简直烦死了!

  林舒文显得有点不耐烦,回答:“我不喜欢做女生,想变成男生!”

  说完她自己都吃惊了!今天是怎么了,脑子是不是中毒了,怎么突然这么说,会不会被当成变态?

  希望他把我刚说的全当成玩笑,千万别告诉别人!林舒文心里祈祷。

  “哈哈哈……你可真有意思!”

  墨翟在她对面笑的很放肆。

  墨翟走后,那家咖啡厅的老板都忍不住过来问林舒文,那个坐她对面的人是谁,是不是他的追求者?

  林舒文赶紧辟谣,以日后光临咖啡厅的次数为要挟让老板闭嘴。

  沉浸在小说里,不知不觉天已经黑了,路灯亮起。

  林舒文猛一抬头,心里哀呼:这才一眨眼功夫,天怎么黑了!完了,爷爷还等着我吃完饭呢!

  想到这,她拎上书包,匆匆出了咖啡厅的门。

  一路上,林舒文狂奔不止。

  出了那片居民楼,宽阔的马路边,她瞥见了路灯下一个熟悉的人影。

  那不是唐易吗?这么晚了他不回家,在这干什么?

  此时唐易看着来往的车辆和行人,眼神正迷茫。

  “唐易!你在这干什么?”

  林舒文好奇地问。

  听到有人喊自己名字,唐易一秒回神。

  “没干什么!闲的发慌,在这吹吹风!”

  “在这吹风,你可真会选地方!”

  “开玩笑的你也信?这几天你都干嘛去了!路上也见不到你人影,下课了还不回家!”

  “你找我?有事为什么不打电话?”

  “没事!就是好奇你神秘兮兮的,到底在干什么?”

  “呵!想知道啊!不告诉你。”

  林舒文的回答很调皮,她几步超过唐易,走在他前边。

  “你以为我不知道,谭因因已经告诉我了,你是要参演那个舞台剧是不是!”

  “哎!别提了,烦!你不是说要带我去你家训练场吗?这个我比较感兴趣。”

  “真的?”

  唐易一听她对训练场感兴趣,顿时来了兴致,追上林舒文,滔滔不绝地讲述起了自己训练时的趣事。

  “我跟你说,我六岁就开始进训练场,各种盗抢棍棒我都玩过,但是我练得最多的,还是暗器……”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