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旧世圣约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66章 圣谕骑士柴刀

旧世圣约 随吾修魔吧 2502 2019.04.21 23:50

  黄昏,居住区街头小巷的商贩渐渐变少了,值班的巡逻队拿着火把将一些路口的火盆点燃,以便夜间的照明。

  一名身披黑色斗篷的男子从一条小巷中走了出来,他四下环顾确定没人跟踪之后,敲了敲郁金香商会的后门。

  “请进~”

  一个守卫早已等候在后门,黑衣人走进之后,他伸出头看了看街上,确定没有可疑的人后,锁上了后门。

  来到商会的前厅后,他脱下了斗篷,露出了一张满是刀疤的脸。

  此人正是海留斯,此时他的披风下背着一把长战斧,身上披着皮甲,看上去就像是一名帮派混混。

  “洛黎阁下。”看见洛黎出来后,海留斯喊到。

  “都准备好了吧,探查到独眼尼克的位置了吗?”洛黎身后跟着十来个人,这些人当中有翡龙号的船员,也有克丽缇娜的贴身侍卫,他们都换上皮甲和长刀,普通人一看就会认为这是一群帮派老鼠。

  “嗯,听说今天独眼尼克去杰诺斯的城堡参加宴会了,我的人在城堡门口亲自看见他进去的。”

  海留斯放低了声音说道。

  “叫你的人继续监视,鼹鼠会的人认识你,你留在外围警戒,防止独眼尼克突然回来。”

  洛黎的计划是去破坏鼹鼠会的老巢,独眼尼克不在自然是最好的时机。

  “是。”海留斯回答道,随后他又戴上了斗篷,走进了队伍。

  洛黎望向天空,当最后一丝阳光散去的时候,他目光锁定在了门上。

  “开门,出发!”

  一行人披上了黑色的披风,走进了夜色当中。

  ……

  ……

  鼠爪酒馆

  一群人围成了一圈,他们大声呐喊着,不断有人把拳头砸在桌子上,显得兴奋异常。

  而在人群的中间,两名壮汉正在互殴着,留着胡须的大汉把拳头砸向了另一个人的脸上,一颗带着血的牙齿飞向了天花板。

  “该死的柴刀,老子在你身上压了十枚金叶,你可不能输啊!”

  “揍他!对,往死里揍!”

  “干得漂亮弗瑞登!再给他一脚!”

  战斗进入了白热化,双方都互不让步,他们的脸上已经布满了血迹,但是只要没人倒下,战斗就不会停止。

  “快来快来,最后押注了!弗瑞登赔率1:1.2,柴刀赔率1:6,买定离手了啊!”

  马上就要分出结果了,依然有不少人往里边押注。

  “五十金叶,我押柴刀胜。”

  这时一个披着斗篷的年轻人拿出了一袋金叶扔在桌子上,押注的人愣了愣,随即给了他一根木条,上面写着五十金叶。

  年轻人正是洛黎,他乔装打扮来到了鼹鼠会手下的酒馆中,正好看到了这一幕于是想碰碰运气。

  不过他的运气似乎不太好,他刚刚押注,柴刀便被弗瑞登一拳击倒在地,嘴里鼻子里不停冒着血花,看样子就要结束了。

  “继续揍他!揍他!”

  押了弗瑞登的人顿时沸腾起来了,他们把酒杯扔在地上,不停地比划着,而另一部分押注了柴刀的人则一边骂着娘一边踢着桌子。

  “五阶巨力术!”

  洛黎悄悄施放了一个单体魔法,施加到了柴刀的身上。就在柴刀的时间即将结束的时候,他突然站了起来,在众人不可思议的目光中狠狠地给了弗瑞登一拳,就是这么一拳把弗瑞登击飞了几米,落地后躺在地上不省人事了。

  “万岁!柴刀!老子就知道你行!”刚刚还怒骂着柴刀的一个老鼠瞬间改了口。

  “怎么会这样?”

  “柴刀吃什么药了?怎么突然这么强了?”

  看着柴刀获胜,酒馆中的人群有些惊讶,刚刚那一幕实在是太令人惊叹了,仅仅一拳,就将他之前挨的那么多拳都给揍了回去。

  组织下注的人将金叶发放了出去,那些押弗瑞登的人一边骂着一边走出了酒馆,有的人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开始闷头喝酒。

  看着人群散去,洛黎拿着赢来的三百金叶,找了一张桌子坐了下来,开始打量起那些比较像鼹鼠会的人。

  这里大多数是一些路过的商人和水手,也有不少冒险者混杂在其中,而刚刚打架的柴刀,他的打扮就是一名水手的模样。

  略过这里的客人,洛黎把注意力集中在了门口几名拿着武器的守卫身上,他们的脖子上都纹着同样的黑色花纹,这能够让人很好地判断出他们的身份。

  “刚才谢谢你~”

  一名壮汉坐到了洛黎的对桌,正是刚刚获胜的柴刀。

  “谢我什么?我押你的五十金叶可不是在帮助你,你看,我还赚了二百五十金叶回来。”洛黎不知道壮汉什么意思。

  “刚才是魔法吧,我能感觉到自己瞬间变强了,以前我有过这种经历,不过现在已经被废掉了。”柴刀低声说道。

  “我根本不会魔法,或许你找错人了。”洛黎不想继续跟他纠缠。

  “你放心,我不会说出去的,而且我以前是一名骑士,这种感觉我肯定不会认错的。”柴刀露出了手臂上的十字疤痕。

  这时洛黎的注意力终于被吸引了过去,柴刀的手臂上被烙上了一道疤痕,洛黎认得这道疤痕,疤痕的样子正是光明神殿的十字架图案。

  “这是光明神殿对叛逃骑士的惩罚,烙印能够封印我体内的圣光之力,别这样看我,叛逃的不是我,而是我们的团长,我们这些亲卫骑士同样要遭受株连之罪。”柴刀淡淡地说道,这句话似乎已经说成了习惯。

  “你以前是圣谕骑士?”

  想到曾经见过的圣谕骑士团,洛黎看向了柴刀。

  “以前是,现在只是一个落魄的水手,不过我倒是还有一群兄弟,他们都是被光明神殿赶出来的亲卫骑士。”柴刀拿起啤酒喝了一杯。

  “所以你来我这里是想说什么?”

  洛黎没有学习读心术,根本不知道柴刀的目的。

  “你是为了鼹鼠会来的,对吧。”柴刀低下身子,凑到了洛黎面前悄悄说道。

  “你怎么知道?”洛黎皱起了眉头,如果面前这位前圣谕骑士是一个鼹鼠会的成员,他会立刻让柴刀身首异处。

  “我在鼹鼠会和铁峰造船厂起冲突的时候见过你,而今晚你又出现在鼹鼠会的地盘,不用想也知道原因吧。”柴刀默默说道。

  “如果你不闭嘴,我可能会让你这辈子都开不了口。”洛黎已经掏出了夜歌变成了匕首,藏在桌子下面。

  “别误会,兄弟,我们也是为了鼹鼠会而来的,我们需要他们的一些东西,而你们要教训他们,所以我想,我们或许可以帮助一下对方,这样大家都能方便一点。”柴刀的声音压得很低,低到刚好只能让洛黎听到。

  “这样做我们有什么好处?给我一个和你们合作的理由。”洛黎可不会随便相信陌生人。

  “交个朋友,在这个世界上朋友很重要,这一点我深有体会,我坦白告诉你,我们这里有二十六人,目的是鼹鼠会的情报库,他们都曾是圣谕骑士团的成员,虽然失去了圣光之力,但是战斗力丝毫不会输过这些鼹鼠。”

  柴刀指向旁桌的十来人,洛黎发现那其中刚刚有不少人押了弗瑞登赢,想必可能是障眼法,也有可能是柴刀真的弱鸡。

  “如果你们要和鼹鼠们战斗的话,我倒是乐意和你们合作。”

  洛黎此行本来就是来找麻烦的,最好能干掉他们几个小头目,有了这二十来人的帮助,他也许能将这滩水搅得更混一些。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