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旧世圣约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79章 诺木城(下)

旧世圣约 随吾修魔吧 3228 2019.08.25 00:14

  守备队驻地离城门并不远,就坐落在城墙下的一处面积较大的院落里,第五军团征用了诺木城执政官的府邸以及守备队驻地,所以被赶出来的守备队只得临时征用民居。

  驻地里凌乱地放置着各种各样的木箱,院落中央的马车里放着几袋面粉,也没人去管它们会不会受潮。

  老贾斯很大方地给洛黎分配了一个面积不小的房间,随后就离开了驻地,而洛黎这一路上也没看到除了他以外的守备队员。

  按照老贾斯的说法,在防守期间,雇佣兵们可以自由活动,只有在遇到兵力不足的时候,才需要参加到战斗中来。

  平日里的食宿都是守备队提供,而报酬来自雇佣兵斩杀的亡灵数量,以割下亡灵的右手骨为证,换取报酬,据说一只亡灵可以换取七金叶的报酬,可以看出凯恩王国虽然节节败退,但是军费给得倒还是很大方。

  记下自己的房间后,洛黎就开始沿着城墙打量,诺木城是五千难民的必经之地,也是最容易受到亡灵攻击的地方。

  洛黎的第一件事情,就是熟悉整个城镇的地形,这是一座街道比较狭窄的城镇,搭建房屋的石砖看上去也很有年代感,有着不少修补过的地方,如果亡灵攻入城内,巷战也能给凯恩王国拖延不少时间。

  街道上除了一些穿着布制内衬的士兵,还游荡着七零八落的冒险者。

  在洛黎的前方,几名药师和铁匠占领了一处较大的商铺,在里面摆开了摊子,出售各种药品和武器。

  商铺的原主人大概是撤到了安全的后方,所以这些占便宜的商人省了摊位费,并且还有不少冒险者光顾这里。

  冒险者打扮各异,看上去来自不同的国家。

  其中让洛黎在意的是一群雇佣兵打扮的人,这些人看上去十分强壮,身上装备着统一制式的胸甲,他们没有佩戴头盔,这样的打扮让洛黎想起了古欧洲的斯巴达战士。

  为首的是一个满身肌肉的疤脸男人,经历过战争的人可以从他的神情中看出,他绝对是一个身经百战的好手。

  疤脸男人身后背着一把巨剑,此刻正打量着一个铺子上的药水。

  他掂了掂玻璃瓶中的橙色药水,脸上有些不高兴。

  “老板,还有纯度更高一点的赤晶药水吗,你这种纯度的,只能治擦伤。”

  赤晶药水是炼金术士从赤晶草中提炼出的一种精华,是治愈外伤的金创药,纯度高的赤晶药水都是红色的,而橙色代表着品质低下。

  疤脸男人逛遍了整个诺木城能够购买到药水的地方,也没找到品质好一点的赤晶药水,这倒是让他有些气恼。

  “这位客人,我的药水可是这诺木城纯度最高的了,稍微高级一点的药师都被军团的人招募了去,药水也一样,能买到这样的赤晶药水,已经算不错的了。”

  药师也知道自己的赤晶药水纯度低,但是现在是在诺木城的前线,一瓶劣质的药水都能卖到两瓶普通药水的价格,更别说他的赤晶药水纯度已经十分良心了。

  疤脸男人也是一个识货的人,他看了看橙色的药水,有些无奈地说道:

  “能治擦伤也行,你这儿有多少我全买下来,另外库兹草药水也全部要了,这里是五十金叶,拿好。”

  他从腰带上取下一只沉甸甸的袋子,扔到桌子上。

  穿着灰袍的药师拎起钱袋打开看了看,摇了摇头:

  “这位阁下,你这付的是商行的价格,现在是非常时期,这只够买一半的。”

  疤脸男人皱起了眉头,这两天他的运气已经很倒霉了,他们三十多人的小队在前往交战区的期间,不仅被游荡的亡灵突袭了几次,更令人气愤的是他们居然遭遇了山贼。

  那些趁火打劫的山贼和凯恩王国的正规军在和平时期结了不少怨,所以他们并不在乎亡灵,在战争期间多捞点油水然后收拾包袱走人才是他们的信条。

  就这样,经过几轮战斗后,疤脸男人的雇佣兵小队留下几具尸体后成功击退了山贼,但两车物资也被逃跑的山贼在战斗之余偷偷拉走了,所以他们现在除了身上不多的金叶,一无所有,连伤药都得重新补给。

  “药水的价格都是绿堡药师公会统一定过价的,你怎么敢擅自涨价?”

  疤脸男人捏紧了拳头,很是气愤。

  “买不起就别打扰我做生意,这里可没有公会的监督者,你不买,自然有人会买。”

  药师可不怕在场一个个怒目以对的佣兵,他们是一个商团,其中也藏着不少厉害的人,只要疤脸男人敢动手,周围的商贩一定会全部围上来。

  这些佣兵显然也知道这一点,他们压制着自己的怒火,转身而去,离开了这间临时搭建起来的市场。

  看着疤脸男人的背影,洛黎沉思了起来。

  只要出钱,雇佣兵能为任何雇主做事,只要给到位,就算是丧尽天良的事,也有人会干。

  眼下这一群斯巴达打扮的雇佣兵看上去并不像给钱什么都干的那类人,但是洛黎要做的也不是什么丧尽天良的事情。

  一个人的力量怎么也比不过一群人,从鼹鼠会那里抢来的金叶让洛黎暂时变成了一个大土豪,他从至尊魔域中掏出了一个装满黑色液体的玻璃瓶,握在手中,向那一群垂头丧气的雇佣兵追了过去。

  ……

  “阿特洛斯,一群唯利是图的商人罢了,没必要和他们计较。”

  跟在阿特洛斯身后的男人说道。

  “潘亚,不是我计较,要是在以前,那种药水我看都不会看一眼,现在我们居然落魄到连这种劣质药水都买不起,我是在生我自己的气啊。”

  阿特洛斯捏紧了拳头。

  “要不我们回去墨罗特邦,听说我们团在下个月会派遣一批人前往无尽海的塞尔格漩涡,那里的财富可不是杀几只亡灵就能得到的,我们可以去申请加入。”

  潘亚比较乐观,他并不像其他人一样带着怒火。

  “不可能的,我们队年轻人较多,除了我是青金勋章,大部分都还是雪银,去塞尔格漩涡就是送死,而且先前牺牲的几名弟兄,可不能让他们白白送了命。”

  雇佣兵这个职业,就注定这辈子需要在刀尖上行走,阿特洛斯明白这个道理。

  “一群大老爷们挤在一起磨磨蹭蹭的干什么呢,把这条街当你们家啊!难不成你们是一群乞丐,打算在街上过夜啊?”

  后面传来一个年轻人的声音,阿特洛斯回头看去,这才发现他们二十多个人把街道给堵死了。

  此刻他正愁气没处发,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冒险者小子就撞到了他的刀尖上,刚刚憋在心里的火气一下子涌上了头。

  “哪里来的臭小子,看你这么年轻刚出来历练的毛头吧?奉劝你一句,外面的世界可不是你的家,说错了话,可能会丢掉小命。”

  阿特洛斯可没少干过脏活,对于这种不知天高地厚的毛头小子,被他教训过的,十根手指头都算不过来。

  而眼前的这个年轻人,虽说穿着华丽的战甲,但是阿特洛斯从他稚嫩的脸上可以看出,这是一只毫无战斗经验的菜鸟。

  对于这种挑事的阔绰子弟,雇佣兵常用的手法就是狠狠教训一顿之后,抢走他身上所有值钱的东西。

  “说什么屁话,信不信小爷一刀劈了你。”

  眼前这个年轻人似乎并没有注意到自己已经被包围了,他很嚣张地看着阿特洛斯,抬起右手,抽出了背上的双手剑。

  “敢和小爷决斗吗?”

  “噗~”

  听到决斗两个字,阿特洛斯差点没笑出声来。

  普兰特洛斯大陆自古以来就有决斗这一传统,但是大多数都是贵族们用来解决无法调解的争执,而这种见一面就要决斗的事情,只有白痴才干得出来。

  面对不知根不知底,甚至从未谋面的对手,这样的决斗只会让冲动的人丢掉性命,而且他面对的还是一群雇佣兵。

  当然,普兰特洛斯大陆上还有一个传统,那就是雇佣兵永远不会参加决斗,那是贵族们玩的游戏,雇佣兵为了达到目的,都会不择手段。

  “弟兄们,他说要和我们决斗~”

  趁着说话的空隙包抄到年轻人身后的潘亚伴着嘲笑玩味地说道。

  “哈哈哈哈,这种乐子可很少能够遇到,来,让我们给他上一课,自大可不是一个好习惯。”

  阿特洛斯眼看四下无人,就准备动手。

  在一个陷入战争阴影失去基本秩序的混乱城镇中,打残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这事儿对雇佣兵来说再正常不过了。

  一群人不紧不慢地包围了过去。

  只见潘亚迅速地抽出了腰间的链锤,高高扬起,对准年轻人的大腿猛然重击而去。

  在黄金勋章战士的重锤之下,就算是岩石也会被击为齑粉。

  而这个人的大腿骨,唯一的可能性就是碎成渣子,这辈子都别想在站起来走路了。

  正当潘亚冷笑着等待骨头碎裂的声音传到耳边时,眼前的年轻人如同一道残影,嗖地一声消失在他的面前,只留下一阵拂面而过的轻风。

  “嘭!”

  重锤狠狠击中了刚刚年轻人站立的地面上,石板瞬间被击碎成粉砾,四处绽开,留下了一个大坑和四散的粉尘。

  “人呢?!”

  负责偷袭的潘亚最先感觉到不对劲,他的表情从冷笑变成了惊愕。

  他绝对不是一个雏鸟!

  这是潘亚心中第一个念头。

  突然背后一阵凉风袭来,一滴滴冷汗从潘亚的额头上冒了出来。

  一种无力感袭上身来,绝对无法战胜对方的无力感。

  常年征战的他能感觉到,此刻他的背后正站着一个死神,随时可以取走他性命的死神。

  “偷袭可不是一个好习惯啊。”

  盯着眼前的潘亚,洛黎淡淡地说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