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体育 体育赛事 平凡之拳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二章 一位老朋友

平凡之拳 疯喜 2111 2020.03.04 17:02

  告别李万山后,大家一起走向山下,心源的几代师徒分配了一下回去拼车的问题。乔一峰送孙诗雨,朱丽丽送果儿跟仲杰,许铅华跟钱子良顺路,叶久开的还是他的老式电瓶车……

  “你们先走吧,我还有一个老朋友要看。良子跟着我。”许铅华说。

  许铅华先去山下买了一束花,再走上另一片墓区,来到一座旧坟前,墓碑上写着一个名字:梁垚。

  许铅华把花放在墓前,点起一根烟,又点了一支放在坟上,坐在地上,旁所无人的跟墓碑聊起了天。

  “阿垚啊,今年早来了一天,我师父去世了,葬在对面那片。我跟他的误会已经解开了,我又是他骄傲的徒弟了。对了,还有一个噩耗,以前你最讨厌我最喜欢的篮球明星科比意外去世了……”之后许铅华家长里短自言自语的聊了大概十分钟,从自己的喜怒哀乐,到国家大事都絮叨了一遍。

  钱子良站在一旁,他没有见过许铅华如此深沉而认真的讲话,还是对着个逝去的人。

  “这是我的好兄弟,从小一起长大那种,在我进心源的前,他就在心源拳馆练习拳击和散打了。很可惜,2003年的时候他感染了非典。”许铅华对钱子良说。

  “我听过那场灾难。”2003年的时候,钱子良只有1岁,所有关于非典的事都是后来听长辈们说的。

  “是啊,整个滨南就那么几例,偏偏有他。那时候,我们都还没有手机,也没有现在那么发达的网络,等我知道的时候他已经不在了。

  大时代里的一粒灰,落在个人身上可能是翻不过的一座山。

  本来后天是他的祭日,第一年祭日我来了,他父母那个伤心的样子我实在不忍心又无能为力,之后我就每年都提前一天来。

  当年阿垚留下了两封遗书,一封是给我的,另一封由我转交给他一直暗恋的女孩。

  给我的遗书里,阿垚说了他的梦想,成为一个武术家,劫富济贫,除暴安良,扫荡群邪,开山立派,桃李天下。谁的青春没这样中二过呢?

  他让我有机会去他练习的心源拳馆看看,他觉得我也会喜欢搏击的。在那之前我还沉迷在网络游戏里。

  阿垚离开后的一年,我去了心源,当时拳击散打跆拳道三种搏击是轮流用一块场地的。我正好遇到在上跆拳道课,就选择了跆拳道,是缘分吧。

  之后我每年来,跟阿垚讲讲我训练的故事,讲讲世界的变迁,讲讲他父母后来又要了孩子,就是她的妹妹,我告诉他新的球星,新的游戏,教他用微信,教他抽烟……”

  “阿华!”从山下往这片墓区的台阶上,有个人向他们两打招呼。许铅华和钱子良都没有想到,来的居然会是他!

  走过来的,是王磊,水清中学搏击社团社长陈晨的师父。

  “你怎么会认识磊叔?”许铅华略感诧异。

  “磊叔?阿华哥你也认识他?”钱子良同样感到惊奇,然后简单描述了下跟王磊认识的经过。

  “他是我们同门师叔,李馆长的师弟,他也是白老先生的徒弟。他是阿垚当年的教练!”许铅华的回答令钱子良大跌眼镜,没想到王磊跟自己师出同门,那按照辈分,自己要叫王磊师叔祖,还得叫陈晨一声师叔了,那怪不得那次他好像认识李奇俊。

  “不过后来心源分家之后,他们好像就不太来往了。”许铅华说这句话的时候把声音压低了很多,王磊这时候也走近了。

  “师叔好!”许铅华微微鞠躬行礼。

  “师…师叔祖好!”钱子良跟着行礼。

  “小伙子,你是叫钱子良对吧,我想起来了,我们见过一次。你是李奇俊的学生吧,刚在山下我遇到你师父了。”王磊在远处其实没认出钱子良,走近才想起来,“阿华,你认识阿垚?”这回轮到王磊诧异了。

  “是的,我跟阿垚是穿开裆裤的兄弟!”阿华回答道。

  “是吗?你怎么从来没提起过?你知道吗,阿垚当年是我最喜欢的学生,如果不是因为非典,他的成就可能不会比你低啊!”王磊叹了一口气,教拳二十年来,当年的阿垚是他最得意的弟子,可惜天不遂人愿,就这样英年早逝了。

  “我知道他在心源练过,但我真的不知您还记得他,所以一直都没有提过。”许铅华回答。

  “哎,怎么会不记得呢,要是阿垚在,那次你可不一定赢啊!”王磊的话钱子良不太明白,难道拳馆和道馆之间有过什么比武?

  “师叔,我本以为今天您不会来。没想到您还挂念我师父。”许铅华知道王磊跟李万山关系不睦。

  “不是我挂念,是师父挂念。”王磊摆摆手。

  “啊?师公来了?”许铅华更加惊奇,李万山当年是彻底跟白老先生闹翻的,白老先生今天居然还会来!

  “师父一个人站在老李墓前呢,打发我们先下去等他,我才过来看看阿垚的!”王磊叹着气说。

  “我太师公白老先生?”钱子良在旁诧异,白老先生这个词他只非常偶尔的听李奇俊提起过几次,从来没有见过。

  “我们要不要去拜见一下太师公?”钱子良忍不住问了一句,觉得这是应有的礼数。

  “今天就别打扰他们师徒俩吧。”王磊觉得师父一定想跟李万山单独聊聊天,毕竟应该十几年没说过话了。

  之后王磊也给阿垚墓前放了花,就三个人一起下山去了。

  “阿华,现在我师兄已经不在了,你觉得心源道馆以后谁主事?”王磊问了许铅华一个问题,显然有一些小心翼翼。

  “磊叔,你知道我对于经营道馆和拳馆一直没有兴趣的。况且现在都是市场经济,心源道馆是公司,心源拳馆也是公司。又不是武林门派,有公司法的呀,该谁继承谁继承对不?”许铅华的回答让钱子良听的有些难过。

  每个男孩心里都有过武侠梦,当然钱子良也是。在他的心里,默认心源道馆就是一个门派,老掌门不在了,应当是最出色的师兄们继位,继续把心源发扬光大。

  要是心源道馆由其他股东来继承,谁知道会变成什么样呢,不过这些商业上的问题,对于钱子良来说还是太陌生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