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推理 推理侦探 谜雾散尽后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七章:我想姐姐了

谜雾散尽后 公子无羡 2049 2021.04.02 08:05

  “是他告诉我的。”

  “他为什么要告诉你这些?”

  予思安觉得很不能理解,到底是什么刺激到了陈练会让他主动暴露出自己杀人的事情?

  “我不知道,他的事情我都不去过问,他也不会让我干涉。”

  陈练有的时候脾气非常的暴躁,许思淼对他是有恐惧的,所以根本就不敢过多的参与他的事情,基本上都是他交代什么自己就去做什么。

  “你在日常与他相处的过程中有发现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吗?”

  予思安的问题让许思淼有些摸不着头脑,陈练这个人可以说是非常奇怪,他整个人就有一种非常分裂的感觉,像是一个躯体有住着两个人,一个沉稳一个狂暴。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前些日子经过司法精神鉴定,陈练有精神问题是限定刑事责任能力人。”

  闻言,许思淼很是惊讶:“怎么会?”

  “不仅如此,我还听说他在供述作案经过后说丁菲和周欣欣是他杀的。”

  予思安的语气很平静,可许思淼却抬起头瞪大眼睛的看着他,他如今的表情要比刚刚知道陈练又精神障碍更加的震惊。

  “他说谎,丁菲和周欣欣是我亲手勒死的。”

  沉默许久后许思淼才幽幽的说出这一句话。

  “淼淼?”

  “丁菲和周欣欣是我亲手勒死的。”

  许思淼思索片刻后还是将实情说了出来,虽然心理清楚不说他将会从主犯变成从犯,刑法也会减轻许多,可他却放弃了。

  “陈练说人是他杀的,你如果顺着他的话说也许你就不会被判死刑。”

  许思淼深吸一口气。

  “我想姐姐了。”

  一句“我想姐姐了”让予思安皱起了眉头,如今的许思淼可以说是完全没有了求生意志一心求死,这样的态度不禁让予思安怀疑他说的究竟是真还是假。

  许思淼抬起头,看着予思安不解的眼神笑了笑:“陈练家床头柜下的地板有一块砖是可以移动的,里面藏有他杀人过程的备份视频,视频会告诉你所有的真相。”

  除此之外,许思淼还主动的提起了黑哨,黑哨组织隐秘他根本就接触不到,他的消息虽然是黑哨帮他查的,却是通过陈练来传递的消息,他本人根本就没有接触到黑哨的任何人,就连支付黑哨的报酬也都是陈练替他出的。

  因为手里有监控信息,所以陈练也是黑哨的成员,不过却不是核心成员,虽然能靠贩卖消息赚上一笔,不过对这个组织却并没有多少的了解。

  得知这个消息后,予思安就立马让应笙笙将这个消息告诉阮沭,得知消息的阮某人带着人去直奔陈练家将那个藏得非常隐蔽的备份U盘给找了出来。

  这个U盘可以说是陈练在作案时意识是处于清醒的状态,对判决起到了关键性的作用,同时视频里关于周欣欣和丁菲死亡的内容也证实许思淼说的才是正确的,她们两个的确是被许思淼亲手勒死的。

  陈练说丁菲和周欣欣是他杀的就明显是要帮许思淼顶罪,关于这一点后续阮沭在提审陈练时说起这件事他就是冷哼骂了句“果然是蠢货”后便再也不肯多说什么了。

  证据都整理完上交后判决很快就下来了,许思淼和陈练犯故意杀人罪且情节恶劣,造成巨大的影响从重处理被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立即执行。

  案子到此也算彻底的结束,连环杀人案告破,可市局的人脸上却没有任何开心的神情,真相虽然已经大白了,死亡的人数也多的让他们心惊。

  凶手得到了应有的惩罚,警方也通知家属来领回被害人的尸体,没有家属的则由国家出钱安葬,周谷年来接张娜和周锦回家时脸色明显憔悴了很多。

  “还真是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啊!”

  梁鸿夏靠着门框看着周谷年失魂落魄的样子感叹道,他虽对张娜是真心却还是背叛了他,这样的感情不免廉价了些。

  “哪来那么多的感慨。”

  路过的应笙笙听到这话后给了他一个温柔的脑瓜崩。

  “笙姐你别老打我头,一会儿给你打的不机灵了”

  梁鸿夏摸摸自己的脑袋,然而应笙笙刚刚那一下根本就没有用力,于是乎某徒弟很自然的挨了她一个白眼。

  “你队长呢?一个上午都没见人不会没来吧?”

  应笙笙往四周看了看,确实没有发现阮沭的身影觉得有些奇怪,也没收到这厮的请假信息,这货虽然经常迟到但旷工还是不敢的,难不成遁地了?

  “队长?和陆组长去会议室了。”

  “开会?”

  梁鸿夏摇摇头:“是姚涵的表姐来了,不过情况不太好,所以他们把人带去会议室了,免得那么多的家属来她一个情绪不稳定出个什么事。”

  说完应笙笙就往会议室走去,会议室的门是虚掩着的,还没走到门边就听到了隐约的哭声,推开门后应笙笙被眼前的一幕给惊呆了。

  梁鸿夏明明说在会议室里的是姚涵的表姐,看眼前的女人头发花白,面容憔悴脸色枯黄,神情还有些迷茫看起来像是五六十岁的样子。

  “什么情况?不是表姐吗?”

  阮沭轻叹口气低声道:“她夫家负债后没多久她丈夫顶不住压力就跳楼了,公公也承受不住丧子打击去世了,现在家里也就剩下她和婆婆撑着那支离破碎的家,能不老的快吗。”

  “那她的娘家呢?”

  “可别提了,她爸就是个赌徒,只知道找她拿钱,这些年她不仅要还夫家欠的债还要应付时不时要她要钱的爹,也难为她坚持了这么久。”

  面对这样一个被生活折磨到没有多少神采的女人阮沭实在开不了口告诉她姚涵的死因,如果她知道妹妹的死是因为自己送的那瓶香水怕是要自责一辈子了。

  刚刚陆斯昂装作好奇姚涵的遗物中有一瓶价格不菲的香水想问问她知不知道是谁的送的。

  那时她才说香水原本是丈夫送给她的礼物,但因为妹妹要去城里了,所以才将香水转送给她,算是一个美好的祝愿,却没想到会落得那样一个结果。

举报

作者感言

公子无羡

公子无羡

下节预告:墓前的向阳花   (善女篇即将完结,新篇章预告:红鞋)

2021-04-02 08:05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