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推理 推理侦探 谜雾散尽后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九章:二次勘察现场

谜雾散尽后 公子无羡 2070 2021.04.15 08:05

  “我先走了,你有事的话给我来电话。”

  “好。”

  这一声好阮沭像是用尽了所有的力气,声音也低沉了许多。

  陈颂走后他站在窗边吹着冷风,手里点燃的烟一口都没抽就这么任风吹着留下长长的烟蒂,那火星都快烧到手了他也没有感觉到。

  飘远的思绪被一通电话给拉了回来,是陆斯昂。

  阮沭说自己有事要出去一趟,等回来给他消息,然而一忙起来阮沭根本没时间去打电话,还是陆斯昂担心他有什么事给他打了电话过来。

  “喂。”

  虽然情绪缓和了些,但语气还是很沉重,听的电话那头的陆斯昂不禁皱起眉头。

  “出什么事了?”

  阮沭深吸一口气:“我给你说个故事吧”

  “好!”

  “两年前我协助缉毒大队的一场任务去了银平村,那个村子真的很穷,一眼望过去除了山就是山,我和缉毒大队的队长陈颂在和毒贩的交火中跟部队走散了。

  当时我挨了一枪,他身上也好不到哪里去,是我们命硬也是老天眷顾让我们遇到了一个老村民,他救了我们。

  老爷子的家用家徒四壁来形容一点都不过分,除了两张烂板床和缺角桌子什么家具都没有,生活用品脏乱的放在地上。

  被救回去的那天晚上我发起了高烧,家里又没有吃的,老爷子就挨家挨户的敲门去借。

  没有柴火就连夜上山去捡,还帮我们打了报警电话才找来队里的人把我们接走送去医院。”

  陆斯昂很安静的在听,他能感觉到阮沭的情绪很低落,在说这些的时候声音带有些哽咽。

  “老爷子的儿子儿媳早年因为一场意外没了,就剩下个孙女。

  那孩子真的很乖,别人家十几岁的孩子都在上学,可是她必须要为生计去发愁。

  所以出院后我回到了村子里,表示愿意资助孩子上学的学费和生活费。

  那个时候我才刚工作没多久,也没多少钱,每个月一大半的钱都给他们汇过去了。

  实在没钱的时候就去找老宋那蹭饭,在拿到那笔钱的时候老爷子颤抖的跪在我面前,你知道我……”

  阮沭没有办法去描述当时的心情,停顿了很久很久,呼吸声也沉重了很多,陆斯昂就安静的等着他调整情绪。

  “后来丫头拿着钱去读书了,我原以为她可以好好的继续读书、生活,要是有机会的话还能上大学。

  可是刚刚陈颂来跟我说丫头得了病,却不敢让我知道,所以和村里一户人家定了亲。

  那家人的儿子因为意外瘫了,所以想找个人照顾,他们表示愿意出钱给丫头治病。”

  接下去的内容阮沭就算不说陆斯昂也能猜到:“让你去参加婚礼吗?”

  “嗯,陈颂说我要装作不在意的样子去参加,不然他们会有沉重的心理负担,你觉得我该怎么做?”

  陆斯昂沉默过后道:“该怎么做只有到现场后你才能够有答案,不要勉强自己去做什么决定,等到了现场跟着你的心走就好了。

  什么时候婚礼?我跟你一起去吧,既然知道了就随个份子。”

  一般人知道要随份子除非是真的非常要好的朋友,否则都是很头疼的。

  可陆斯昂却是主动的要求要去随份子,一方面是担心阮沭另一方面也是想去看看让他心疼成这样的家庭。

  世间苦难万千,可依旧有不少的感动和温暖在身边,如何去想还是要看自己的心境如何,换个角度也许会有不同的发现。

  陆斯昂不想告诉阮沭他应该怎么去做,在他看来阮沭是个有自己思想的成年人。

  他会做自己考量用不着别人来告诉他应该做什么,而且他也相信他能够自己处理好这件事情。

  更何况人生是自己的,没有人有权利去替别人做主,做不了主也付不起责,只能尊重他们各自的选择。

  “好,到时候我叫你。”

  “嗯。”

  将那些话都说出来后阮沭觉得心理没那么压抑了,想想当初为了资助那个孩子他吃了多久的馒头泡面,试问他后悔吗?

  他依旧会坚定的摇摇头,那个时候他的资助是他唯一能想到帮助那个家唯一的办法。

  今天晚上他是没有办法在静心的看资料了,会到办公室的时候应笙笙闻到了他身上浓重的烟味,再加上他那低沉的情绪就让他赶紧收拾东西回家休息。

  他这样的状态开车她也不放心,就让梁鸿夏开车送他回去,一路上相对无言,流氓气的队长不说话了,车内的气氛就压抑了很多。

  所幸第二天天亮,阮沭出现场时状态就已经完全恢复过来,全然没有了昨晚的颓然。

  再次勘察现场,根据现有证据他们已经推断出了三处现场的顺序。

  凶手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原因和苏旗一起来了后山,小道上发起袭击捅了他一刀,随后将其推下灌木从。

  “阮队,这里除了有滴落状的血迹外还有一种是擦拭状血迹,也可以证明我们在局里时的推断。”

  滴落状血迹是从高出向下低落在地面上的血迹,呈现四周进行扩散的形星状。

  在一般的刑事案件中,通过滴落状的血迹分布情况可以准确推断出伤者的运动轨迹,从灌木从中的大量血迹来看,说明在这里被害人有一个活动的过程,从这里也能推断出从小道上被踢下灌木从时被害人并未死亡。

  “那这里的擦拭状血迹又怎么解释?”

  邱宁看向阮沭所指的方向,随后解释道:“被害人在摔落第二现场后伤口还在出血,不过他当时应该是处于昏迷的状态,所以在这里留下了一摊血泊。

  在清醒后他站起身进行移动,所以在这周围的一片留下滴落状血迹,在挣扎起身的过程带血的手在周围摸爬,所以留下了擦拭状血迹。

  而在尸体进行检查的时候我发现他的手掌很脏,血液混合泥土凝固在手掌上,以手掌的磨损和脏乱程度,他清醒后应该经历过一段时间的摸爬,

  除此之外,在尸检中我还发现他的颅骨有骨折现象。”

  阮沭微微将视线从擦拭状血迹上收了回来:“颅骨骨折?不是一般摔落撞击也会导致这种伤痕吗?”

举报

作者感言

公子无羡

公子无羡

统一解释一下哈,文中的江城临城都是假地名,不是真实的哦,原型是以福州厦门设计的。   警务人员一开始的收入并不算太高,所以一两千的工资在沿海城市真的是杯水车薪,才会出现文中的情况呢

2021-04-15 08:05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