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推理 推理侦探 谜雾散尽后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一章:人员调查结果

谜雾散尽后 公子无羡 2029 2021.04.27 08:05

  应笙笙第一次觉得从市局到医院的距离是这么的漫长,就好像过了一个世纪一般。

  喻扬说找人来接替他的位置时陈颂就想到过应笙笙会来,所以在看到她的时候一点都不惊讶。

  陈颂安慰道:“你哥没事,别担心。”

  应笙笙看向病房内连装备都没有脱掉的某人问道:“跟他动手那毒贩呢?”

  “已经抓起来了,现在应该队里的人在提审了。”

  在亲眼确定人没什么事后应笙笙这才将视线收了回来平静的说道:“好,你有事就先回去忙吧,他这里我看着呢。”

  “行,他要是醒了给我来个电话。

  对了,他醒了让他给重案组的陆组长打个电话,也不知道他哪里听说这小子进医院的消息直接电话打我这来了。”

  “陆斯昂?”

  “是。”

  应笙笙不禁感叹这俩人才认识没多久关系就这么好,真是难得,男孩子的友谊还真是来的莫名其妙。

  “好,我知道了,你赶紧回去吧,队里估计都忙成一团了。”

  点滴挂完后半个小时阮沭醒,一睁眼就看见应笙笙脸色不佳的坐在病床边看着他,向阳则是坐在床位的位置。

  床边坐着的两个脸色都那么差,知道的他是体虚进的医院,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不行了。

  “不是我说,你俩至于吗脸色这么难看,我这不还活着呢吗?”

  应笙笙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我们提前排练一下给你送行!”

  “嗬,嘴还是这么欠,一点都不讨喜。”

  睡了一觉人精神了不少,都有力气和应笙笙斗嘴了:“别愣着了,过来扶父皇一把,衣服太重起不来了。”

  精神头虽不错,但手脚还是有些没力气,再加上身上这衣服,着实有些难起身。

  应笙笙虽然对某人的言行极为的嫌弃,但还是起身扶他起来,向阳也立马从床位跳了下来走到另一边去扶他。

  “队长,你可吓死我们了。”

  阮沭直接排了他胳膊一把:“你队长命硬着呢,别搁那瞎操心。”

  “你就得瑟吧,对了陆组长叫你醒了给他打个电话。”

  “我靠,谁他娘的告诉他老子进医院的,他要是知道了不是会觉得老子很虚连个毒贩都干不过?”

  应笙笙一个白眼都快翻上天了,都什么时候了还想着维护自己那本来就不存在的形象,简直幼稚到了极点。

  “我去给陈颂打电话告诉他你醒了。”

  某人出去打电话了,阮沭自然是将目光转移到了留在病房里的向阳身上:“说,谁告诉他的?”

  向阳赶忙摇头,生怕摇的不及时让阮沭误会自己是自己说的:“陈队说是陆组长自己得到消息后打他那去了。”

  阮沭将信将疑的看了他一眼,随后才拿起手机给陆斯昂打电话。

  “喂。”

  “醒了。”

  不带感情的冷漠语气让阮沭怀疑自己是不是打错电话了,赶忙看了眼通讯人姓名。

  这也没错啊?怎么冷漠的就像刚认识时候一样。

  不知为何,面对这般态度的陆斯昂他竟有些心虚:“嗯,醒了。”

  电话那头沉默了好一会儿,就在阮沭都要怀疑自己的手机是不是出问题时就听见电话那头传来周谏的声音:“队长,人来了现在在会议室。”

  “好,通知所有人会议室开会,我马上过来。”

  “是!”

  陆斯昂叹了口气后道:“我有事先去忙了,你……好好休息吧。”

  “哦,好。”

  电话挂断后阮沭还是一脸懵逼的情况,向阳何时见过自家队长这么乖巧的样子,觉得十分难以置信。

  向阳:“队长,陆组长训你了?”

  听到这话阮沭当即一个白眼翻过去,意味深长的看了他一眼:“他为什么要训我,再说了,老子是能乖乖让人训的人吗?”

  “要是陆组长没有训你,你怎么还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

  阮沭深吸了一口气才忍下想要揍人的冲动:“阳啊!你来局里也快两年了吧,身手方面一直都没有什么进步,这让我这个做队长的非常担心。

  要是遇到什么凶恶之徒该如何是好。

  这样吧,我考虑了一下,决定给你加训,考虑到一时的增加任务量你可能承受不了,咱也是能体谅的,循序渐进嘛,就先加十公里和俯卧撑加仰卧起坐各十组,另外格斗训练我给你做陪练。”

  向阳:“……”

  您老可真大方,别说那十组体能训练,就是那十公里下来就够累成死狗的了。

  “怎么不说话了,是太感动了吗,别别别,都是自己的人,我应该做的。”

  向阳:“……”不敢动不敢动,一点都不敢动!要是动了估计又要加任务量了。

  应笙笙回到病房内就看见向阳跟个石雕一样一动不动的:“咋的,被罚站军姿了?”

  向阳:“……”您可真是太幽默了。

  阮沭掀开被子就要下床,应笙笙看到他手上的伤虽然上了药却没有包扎起来,看起来着实有些吓人。

  “手不处理一下在走吗?”

  顺着她的视线阮沭抬手看了一眼:“没那么严重,回局里吧。”

  “回什么局里,送你回家,喻局说了今晚你回家休息,明天在来上班。”

  阮沭:“……”

  得,这下真是被当成病号了。

  就这样,阮沭被强行送回家,这两天跟着缉毒大队干活压根就没好好休息,回到家后洗完澡倒头就睡了,入睡速度也是相当的惊人。

  次日上班,阮沭准点到局里可谓让不少人跌破了眼镜,阮队准时上班对他们来说简直就跟六月飞雪一样的罕见。

  然而人刚到,就碰上案情会议,915事件距离发生至今已经过去四天的时间了,造成苏旗死亡的真正凶手却还没找到,必须要在梳理梳理案件的情况,尽快找到事件的突破口。

  阮沭外出执行任务两天,案件的情况是由应笙笙继续跟进,所以本次会议就由她来住持。

  “根据莫笑笑所给出的人员名单,我们对名单上的人员都进行了调查。

  在九月十五号的晚上除了这三个人外,其余人员都有成立的不在场证明。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