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推理 推理侦探 谜雾散尽后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七章:血腥的报酬

谜雾散尽后 公子无羡 2021 2021.03.13 12:38

  “你用什么付了黑哨的报酬?”

  在陆斯昂看来,许思淼身有残疾行动不便,再加上身份的缘故,如果外出务工不可能没有半点的蛛丝马迹留存,再加上黑哨一般价格昂贵,他能付起黑哨的价格可见是有一定的信息来源。

  许思淼闻言笑了,他对于陆斯昂的疑问一点都不觉得意外,可他却不想回答他这个问题。

  “陆组长,你这是想既破案又端了黑哨行业不成,这天底下可没有这么好的事啊,你放心,除了杀人案件有关的事情,其他东西我都不会告诉你的。”

  接下来许思淼交代了作案过程,从跟踪两个受害人,摸清她们的生活习惯开始他就用了小半年的时间,与此同时他还在高崇家附近蹲点,用胶带在他用过的物品上收集指纹。

  尽管他心理清楚高崇不是杀害许晓楠的凶手,但如果不是他为了自己的一己私利许晓楠也不会落得如此下场,即使算不上杀人凶手也是帮凶。

  所以他要嫁祸给高崇,最好能够通过现场的证据判他一个死刑,只可惜警方的谨慎却是出乎他的意料,没想到在证据已经这么充足的情况下还不向法院提交诉讼。

  得知高崇被放了出来他就知道警方不会轻易的对他出手,所以他必须尽快的解决掉第二个害死他姐姐的凶手。

  一来加重高崇的嫌疑,二来就算达不到想要的结果自己了结了那个人也算是替姐姐报仇了。

  就这样,许思淼选择了在高崇被放出来的当天选择了第二次作案。

  “死者丢失的双臂是怎么回事,你要帮你姐姐报仇,她们已经被你勒死了为什么还要砍下她们的双臂?你的同伙是什么人?”

  许思淼轻笑。

  “她们的双臂是我请那个人来的帮我做事的报酬,拿“钱”办事天经地义,人是我杀的,他顶多是个帮手,砍的也是死人的手臂,比起一个杀人凶手,陆组长,孰轻孰重你应该向的清楚吧。”

  “那个人是谁?为什么要砍走死者的双臂?”

  “无可奉告。”

  说完,许思淼朝着陆斯昂露出了个自信的笑容,然而在这个时候他的笑容却无比的刺眼。

  许思淼对犯罪事实供认不讳,高崇解除了作案嫌疑警方是不能在对他进行管控,所以只能将人给放走。

  对此陆斯昂心理总觉得有不对劲的地方,许思淼的自首太过诡异,他那么恨高崇为什么要主动出现自首。

  只要警方一天找不到他,高崇就会被警方列入嫌疑人的目标,他都已经藏了这么多年了,继续藏下去先行崩溃的一定会是高崇,他这么做究竟是为了什么?

  在高崇离开前陆斯昂还特地去找他说明了自己的想法,许思淼虽落网但他在外还有一个帮手,若他有需要可以向警方申请一段时间的保护。

  高崇犹豫了片刻后拒绝了,他认为许思淼已经杀了许晓楠的两个室友为姐姐报了仇,也知道他没有杀许晓楠,这些日子他也得到了报应,既然他会选择自首应该就是大仇得报了无牵挂了,就拒绝了陆斯昂的提议。

  而且他认为既然许思淼称协助他杀人的人砍下死者双臂就已经拿了报酬走人,应该不会对他下杀手,毕竟许思淼现在看守所里,没有人给他付报酬了,帮手又怎么会做亏本买卖。

  尽管陆斯昂多次提醒在外的帮手非常危险,还是申请警方保护为好高崇依旧是拒绝了。

  无奈之下陆斯昂只好放弃,不过为了他的人身安全他还是找人悄悄着他,虽然违反了纪律,可人命在前他没办法做到全然不顾。

  然而他终究还是晚了一步,高崇最后还是死了,被发现时上吊死在了卧室里,等警方发现的时候已经死了有几个小时了。

  在得知高崇死亡后陆斯昂立刻提审了许思淼。

  “你在自首前就做好了部署对不对,你自首不是觉得大仇得报而是要用自己把高崇换出去,只有他离开了警方的管控你在外面部署的人才能够有机会下手是吗!”

  听完陆斯昂的话,许思淼立刻给他鼓起了掌,真是说的一点都不差。

  “聪明,只不过醒悟的太晚了,又或者说你拧不过高崇,他的固执害死了他自己。”

  将高崇当作仇人这么多年,许思淼可以说是最了解他的人,他料定了高崇解除嫌疑后一定不会再想和警方的人有接触,尤其是知道自己已经落网在被警方看管的情况下,他会觉得自己的安全警报已经接触。

  若是继续被警方跟着,外界就会猜想他到底和凶手案有没有关系,他太在意曾蔚青帮他打拼下来的公司,所以一定不会愿意公司的利益受损,他会拒绝陆斯昂的保护。

  事情也果然如他所料,尽管陆斯昂已经派人悄悄的去跟着,但因为是私下行动所以不能被高崇发现,就算是保护也只能隔着一段距离的看着。

  他们却没想到高崇竟然会在自己的家里被人杀了,而且还是毫无预兆的被人给杀了。

  高崇死后警方调取了周围的视频监控,没有发现任何有价值的线索,就连卧室里也只有高崇一个人的活动痕迹。

  他死的太过诡异和离奇,上吊死亡,衣服反穿被绑在十字架上,胸前别着恶魔系列礼服的胸针。

  陆斯昂无论怎么审许思淼都不肯说出案发真相,连续三起十字架上吊死亡的案件发生可谓是将重案组放在了油锅上,原本只是一次破案经验分享,没想到却遇到了这种案件。

  作为案件负责人,经验分享者的陆斯昂的压力可想而知。

  就在他们为如何撬开许思淼的嘴感到头疼时案发三天后许思淼却向他们提出了一个条件,他要见阮沭。

  陆斯昂觉得非常奇怪,就算阮沭参与了当年许晓楠事件的调查,可他是个实习生,就和现在的梁鸿夏一般,在局里就是个查查资料跑跑腿的小弟,算是个存在性不强的人物,许思淼为什么会想要见他?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