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推理 推理侦探 谜雾散尽后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四章:黑暗里的绿岛酒吧

谜雾散尽后 公子无羡 2054 2021.04.10 08:05

  “十点到十一点就睡了,睡挺早啊?”

  “嗯,就……就困了。”

  阮沭:“一个人?”

  “一……一个人”

  王牧吓的喉咙动了动,目光不由的往上瞟。

  在微表情心理学中,说话由于,语言重复,结结巴巴还有目光向上游离都是在说谎的表现。

  王牧在第一次说自己晚上在家睡觉时就是这样的反应,在第二次询问时反应相同,却多了结巴,这也就是他要问第二遍的原因。

  据苏淮山所说,这个手表是苏旗妈妈的遗物,又或者准确的来说应该是表带才是遗物。

  原本的表盘在一次意外中摔碎了,苏旗将原表盘用小盒子收起来放在了自己卧室的书桌上。

  重新买过手表后将新手表的表盘拆了下来换上这个就表带。

  在他看来就好像是妈妈一直在陪着他一般,表带的内里还有几个小针孔,还是苏旗小的时候扎上去的。

  尽管过了这么多年,表带已经非常的老旧,有的地方还出现了轻微的断口,他也不愿意换新的,所以苏淮山才能够发觉手表的不对劲。

  而且在昨晚苏旗离开家的时候手表还是带在他手上的。

  如今苏旗死亡,手表却出现在王牧这里,警方自然是有理由提审他的。

  “刚刚我给分局那边的同事打电话,戴超,哦也就是今天跟带着手下那帮人跟你干架的人,你应该不会不认识他吧。

  据他口供交代,昨天晚上跟你在水门街的大排档起了口角争执心怀不满,所以才会有今天的干架,时间是在晚上九点半。”

  阮沭漫不经心的态度说出这番话,却是让王牧冷汗直流。

  “这水门街距离你家华阳小区最快赶回去也要四十分钟,要是遇到堵车一个小时都到不了。

  您老十点到十一点就睡了,莫不是一回家到头就睡了?

  那您这睡眠质量也未免太好了一些。”

  王牧觉得嘴巴干燥下意识的舔了舔唇:“我不是回家睡的,我太困了,在附近开的酒店。”

  “好,开的酒店是吧,哪家酒店?”

  听到这话,王牧的神情越发的紧张起来,阮沭立马抄起桌上的文件重重的砸了下去。

  发出的巨响让坐在对面的人吓了一跳,审讯本就是玩心理战术,王牧现在的精神状态并不好,被阮沭这么一吓更是直接呆愣住了。

  “不说是吧,行,我大不了多费点功夫把水门街附近的酒店都给查一遍。

  顺便在好好调查调查你和这个戴超之间除了有所谓的“地盘”之争外还有什么别的过节没有,咱们好好清算清算。”

  听到这王牧立刻大声说道:“我说,我说,昨天晚上十点以后我……我没有回家,也没有在酒店睡觉。”

  阮沭的情绪并没有多少的变化:“那你在哪?”

  “在……绿岛。”

  听到这应笙笙脸上露出了疑惑的神情,这绿岛是什么地方为什么王牧要这么藏着掖着?

  可谁知阮沭竟然问都不问一句就拿起手机就给夏再杰打了个电话:“兄弟,麻烦走一趟水当街137号绿岛酒吧。”

  电话那头的夏再杰闻言看看了手表上的时间:“兄弟,这天都没黑你就约我去蹦迪,不太好吧,喻局要是知道了还不活剥了我俩。”

  “谁他妈大白天约你蹦迪,带上你的人干活去。”

  夏再杰这才反应过来人家哪里是在约他去玩,明摆着是给他找事干的。

  “煞风景!”

  “滚滚滚,我让向阳……算了,你现在马上带人过去,我一会儿就来。”

  随后压根就不管对面吐槽他的话语毫不留情的就把电话给挂了,就算没有看到他手机频幕上的通话人信息。

  应笙笙光是听那声音就知道电话那头的人是谁。

  他们临城市公安系统里若论不着调阮沭排第一,这第二当仁不让的就是治安大队的队长夏再杰。

  他和阮沭两个简直就是让喻局头疼的首要原因。

  两人下班约着酒吧蹦迪实属常态,说的好听一些这俩叫志同道合,说的难听了就是狼狈为奸。

  王牧见治安大队都给叫去了就知道他们肯定是知道了绿岛背后的秘密,于是很快就给撂了,争取来个宽大处理。

  明面上绿岛是个正经酒吧,可熟悉门路的人却知道再酒吧的背后还有干不法勾当的。

  该说的都说了,问题也重重复复的问了好几遍,王牧明显有些情绪要崩溃的,阮沭这才让人将他拘留,带着应笙笙去了绿岛酒吧。

  上了车后阮沭这才很无奈的问道:“你看毛啊!”

  “我原以为你顶多就酒吧喝酒夜店蹦迪,没想到竟然对哪家酒吧有小姐都这么清楚,我还真是低估你了,莫不是……”

  “是个屁!别瞎猜毁坏爷的声誉,爷还是个黄花大老爷们。”

  应笙笙:“……”我勒个去,黄花大老爷们是什么东西,怎么那么恶心呢?

  “我那就是猜的,上次我不是带重案组的几个兄弟去喝酒吗,去的就是这个绿岛酒吧,就一个包厢加几箱啤酒要了老子两千多块钱,十有八九是个黑店。”

  当即应笙笙就觉得有些缺氧,合着这兄台在以公事的由头报私仇不成?

  这个时候还没到晚上,酒吧还在准备晚上的开业,突然一群没穿着警服来的人冲了进去可是将在场人都吓得不轻。

  在出示证件后他们非但没放松反而是越发紧张起来。

  治安大队的例行搜查他们又没办法拒绝,只好乖乖的开店门让他们去查。

  阮沭赶到的时候大队的兄弟们在努力的找这证据,而某个大队长就坐在椅子上看着其他兄弟在忙活。

  阮沭见此上去就是一脚:“您老这翘着二郎腿,要是在捧着杯开水就像极了以前剥削长工的地主老财了。”

  “你这话说的,谁家地主老财捧的是开水,要捧也是捧好茶不是。”

  挨了一脚的夏再杰不仅没生气立马笑脸相迎的站了起来。

  看到阮沭背后的应笙笙后还热切的打起了招呼:“呦,笙笙妹子也来了,阮爷还真是不懂怜香惜玉,真不能带小姑娘来这种地方。”

  “呵呵,我来这地方耽误你享受乐子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