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推理 推理侦探 谜雾散尽后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章:危机重重的抓捕现场

谜雾散尽后 公子无羡 2033 2021.04.16 08:05

  “是,少部分的高处坠落会因为挤压形成单次撞击的擦蹭伤,但被害人的却不同。

  坠落往往只会造成身体一处或多处损伤,而不会出现身体同一部位反复受损的情况。”

  阮沭:“你的意思是凶手在有刀的情况下还非常多余的用钝器反复击打被害人,造成了颅骨骨折。”

  “是的,在被害人的颅骨创口中发现了少部分的沙石,结合现场的发现的地面上有撞击的痕迹。

  结合被害人头皮的伤痕,可以推测被害人是被凶手抓住头发猛烈撞击地面导致的。”

  说到这阮沭简直想爆个粗口,指纹在比较规则光滑的物体表面是可以被留下的。

  但目前情况来看凶手是抓住了被害人的头发,在这种情况下是很难在被害人的身上发现指纹的痕迹。

  “尸体上还能提供什么有价值的线索吗?”

  邱宁答道:“我从被害人的指缝中发现脱落细胞组织,现在还在化验阶段。

  不过被害人因为手掌磨损所以环境会对细胞造成一定程度的破坏,提取成功率并不高。”

  除了死者身上那些伤痕外还有一个问题让他非常的头疼,那就是被害人的鞋子。

  发现尸体时被害人的脚上是没有穿鞋的,他们找遍了附近也没有找到被害人的鞋子。

  如果现场找不到鞋子,那很有可能是被凶手给带走了,如果真的是被凶手给带走,那又是因为什么需要带走鞋子?

  另外被害人身上的钱包和有价值的东西都不见了,杀人动机会是劫财吗?

  要是劫财为什么要将他打扮成小丑的样子?

  一系列的疑问在阮沭的心头萦绕,现场的二次勘察还在有条不紊的进行着,应笙笙那边却有了重大突破。

  在审讯于晓莉时应笙笙将苏旗的手表照片拿出询问过她是否看过这个手表。

  于晓莉表示在苏旗被害的那天晚上看到过那个傅哥带着这个手表。

  当时因为手表样式有些奇怪,她还问了两句,那个被称为傅哥的男人就随口解释是朋友送的。

  结合那个人出现的时间,算上水门街和三中的距离,并不排除他有杀害苏旗的可能。

  与此同时,从手表上提取的指纹显示被害人和王牧的指纹外还提取到了第三个人的指纹,经过系统的比对确认了指纹的主人。

  指纹的主人名叫傅应川,临城人,今年三十二岁,身高一七九,目前工作状况为待业,年少时曾因为聚众斗殴置人重伤进过少管所。

  从少管所出来重回学校待了半年后就辍学了,这些年一直在社会上游游荡荡,也没个正经工作。

  傅应川的消息被查出后应笙笙拿着照片来给于晓莉指认,最后确定他就是那个传说中的傅哥。

  确认嫌疑人身份后,应笙笙立马给陈颂和夏再杰打了电话。

  起初在洗浴中心埋伏是不清楚那个傅哥的身份,担心打草惊蛇让人给跑了,如今身份确认也就好办的多了。

  陈颂也是个老江湖了,得知嫌疑人信息后立刻确认埋伏在洗浴中心的警察是否有见过傅应川,在确认嫌疑人在洗浴中心后立刻安排部署准备抓捕。

  夏再杰和陈颂都还是便衣,但腰间的枪实弹已经压满。

  “警笛鸣响,准备实行抓捕。”

  对讲机消息传出后附近的车辆顶部同时放上了警报器,顿时警笛响声一片,身着警服的警察立刻包围了洗浴中心,店内顿时一片混乱。

  “双手抱头,蹲下不许动。”

  持枪警察进入后立刻控场,为了防止店中人乱跑造成伤亡这一次行动出动了不少武警和便衣警察。

  陈颂则是和夏再杰一起带人直奔傅应川所在的房间,如此吵杂的警笛声屋内的人不可能会没有半点的反应。

  “开门!警察!”

  连敲数次门后傅应川所在的房间门都关的很紧,正当要强行破门时屋内的人却突然打开了房门,突然开门的举动让门外的警察一个踉跄。

  “走开,都走开!”

  只见屋内冲出一人手持四十公分你单刃朝着两旁疯狂挥舞,使得一旁的警察无法上前,傅应川一边挥舞着单刃嘴里一边叫嚣着让警察走开。

  为了避免人员伤亡陈颂立刻拔枪连开三枪示警,情绪激动中的傅应川根本就无法冷静下来。

  呼吸越发的急促,拼了命的挥舞着手中的单刃要往下冲,眼见他就要冲到楼梯后陈颂开枪命中他的脚膝盖部。

  “啊!”

  撕心裂肺的吼声在走廊处回响,可他依旧没有停止动作咬牙拖着受伤的腿竟然没有选择从楼梯逃跑而是从走廊的窗户跳了下去。

  夏再杰离窗户最近,在傅应川跳下去后他也是毫不犹豫的翻身出去,第二个冲过来的陈颂也是直接就往下跳。

  虽然是二楼,但一个跳不好还是有危险的,附近被警方用警车围了起来,所以普通民众的安全倒是可以保证,但楼下还有不少的警察在。

  傅应川本就有伤,在跳下落地时又震到了脚直接在地上滚了两圈,但手里的单刃却握的牢牢的。

  应笙笙的车同样停在附近,见此立马上前要铐住他,傅应川在感觉到有人靠近后忍着剧痛挥舞单刃。

  只见应笙笙反应极快的一个侧身闪避后顺势握住傅应川的手腕,猛的转手后单膝跪顶压住,玫瑰金的大手镯立马拷上,人被紧紧的按在地上根本没法动弹,速度快的让跟着从楼上跳下来的夏再杰和陈颂都傻眼了。

  “我靠,笙笙妹子你什么时候来的,早知道你在楼下我还来什么自由落体,脚都麻了。”

  陈颂虽然没有明说,但表情说明他和夏再杰的想法一致,应笙笙的身手那可是阮沭做陪练给练出来的,阮老畜牲那身手可是在恶徒面前都能横着走的存在,手把手带出来的人又能差到哪里去。

  “我就是过来看看有没有能帮忙的,谁能想到你俩要跳楼。”

  应笙笙一把将摔的跟丢了半条小命的傅应川提溜起来交给上前协助抓捕的同时,人在移交后走到两人边上上下打量。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