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推理 推理侦探 谜雾散尽后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八章:墓前的向阳花

谜雾散尽后 公子无羡 2127 2021.04.03 09:08

  两人合计过后决定隐瞒下香水导致姚涵死亡的原因,也算是给那个在苦难生活中苦苦坚持的女人一点善意。

  应笙笙走到那个她的身边坐下,尽管脸上老态尽显,可应笙笙还是能依稀看出她曾经美丽的模样。

  阮沭看不下去转身离开,陆斯昂看了一眼后也跟着走了,应笙笙到底是个女孩子,那些话怎么着也比他们两个人说要来的合适。

  阳台边上,阮沭从口袋里掏出烟盒给陆斯昂递过去,陆斯昂顺手接过烟盒抽出一根点上。

  “接到新任务了?”

  昨天在去喻扬办公室做汇报的时候阮沭就在看到一个文件袋,上面写着陆斯昂的名字。

  按理来说陆斯昂是江城市公安局的人,就算有任务也不会通过喻扬来通知,除非是省领导下的任务,接手任务的人不是江城市公安局刑侦队长,而是省厅重案组组长。

  烟雾缭绕中看不清陆斯昂的脸,不够却能感觉到他的心情并不怎么好。

  “嗯,着手调查黑哨,省厅那边一直都有人秘密关注黑哨的问题,苦于他们藏的太好了难抓到什么有用的信息,这一次陈练暴露算是撕开了口子,那边自然不会放弃这个机会。”

  阮沭一挑眉:“你就这么告诉我了?”

  “没什么好瞒的,你也算是和黑哨有过接触的人,如果日后调查有需要的话我会打报告申请调你进重案组。”

  在黑哨组织浮出水面的时候阮沭就清楚,这个组织留不得,却没想到省里出手这么快,许思淼的案件刚结束立马就要陆斯昂开始调查黑哨的事情,可以算的上是无缝接轨了。

  “知道了,调查的时候小心,这个组织恐怕没那么简单。”

  “嗯。”

  在许思淼行刑前予思安曾去看守所看他,但许思淼那边却拒绝了见面,他不想让予思安看到自己现在的样子,他觉得自己不配见他。

  行刑的那天,一向不请假的予教授告了病假,他去了许晓楠的墓前给她送上了一束向日葵。

  若人真有来世,希望她和他都可以向阳而生,不惧风雨。

  那天天气很好,艳阳高照,却又不会显得那么燥热,时不时吹来的微风带着阵阵的清凉。

  从墓园下来,予思安就看见应笙笙在园区的楼梯口,她靠着车门的样子说真的十分爷们,可不知为什么予思安却觉得那一刻的她非常的好看。

  “你是来找我的吗?”

  在见到她的那一刻,予思安心头的阴郁顷刻间消减了不少,嘴角不自觉的扬起一抹微笑,予思安天生一副笑像,好像不论遇到什么事情他都能够冷静微笑的面对,看着他的笑脸,应笙笙不禁有些入神。

  感觉到落在自己脸上的笑意,予思安没有表现出半分的不自在,依旧是极为放松的态度。

  “笙笙,你在这么继续看下去我会害羞的。”

  应笙笙:“有的时候我真的很想知道在你这副温柔和善的面具下究竟藏着怎样的一颗心。”

  对于应大美人这算不上多么友善的问话予思安也没有表现出丝毫的不悦情绪,反倒是生出了些许的好奇。

  “这么说吧,你觉得祁言在你的印象中是一个怎样的人?”

  闻言,应笙笙真的在认真的思考宋祁言的形象。

  “复杂,可怕,谋断人心于一念之间,所幸淡泊名利,做人有原则底线,性情淡漠对事情很难提起兴趣,外表冷漠的像块冰让人难以接近,可若是靠近就会发现冰面下有火种,只不过非常的微弱。”

  予思安听完点点头表示非常的赞同,应笙笙可以说是将宋祁言分析的相当透彻了。

  “很贴切,不过那微弱的火种的形容倒是有些欠缺,他只是想要把自己的光留给在意的人。”

  应笙笙垂眸深思,似乎说的好像也挺对的,就像宋祁言对阮沭,虽然每次他都会抱怨阮沭事多麻烦,可要是真的遇到了麻烦他绝对是第一个朝他伸手的人。

  哪怕背后是无尽的深渊,他同样毫不犹豫的伸手要去拉他。

  一抬头,应笙笙就看见予思安在看着她,立马她就反应过来为什么予思安会突然提起宋祁言。

  他想说自己和宋祁言其实是一样的,冷漠是宋祁言的面具,那他的面具就是温柔,都是自己面对这个世界的一个方式。

  他们这些猜测人心的人可能会被人误解复杂,捉摸不透,可那又如何,心中有自己的底线即可,在坚守法律和良知的情况下他们究竟如何与这个世界相处那都是他们自己的事情与旁人何干。

  更何况予思安是有面具,但他骨子里的温柔和如沐春风却都是真的,他真的做到将面具融于自己的身体里,形成了自己的铠甲。

  “和你聊天还真是没点脑子都转不过弯来。”

  予思安则是十分认真的看着她:“和我在一起你永远都不用费脑子,因为我不会将那些猜测人心的招数用在你身上,我希望你能感受到的是我的真心,而不是那些手段。”

  再说这番话的予思安的表情是严肃认真的,一如他在报出画像信息时候一般,似乎这番话对他来说非常的重要。

  应笙笙:“你……”

  应笙笙被他的态度给震惊到了,在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予思安又给了她更加重磅的一个消息。

  “阿姨应该没有告诉你吧,我们的相亲是我老师去联系她的。”

  当即应笙笙的脑子嗡的一下:“该不会……”

  “是的,是我拜托老师去找你妈妈的。”

  应笙笙的脑子都还是懵的,原来她还以为自己和予思安的相亲又是自家妈妈看上了哪个年轻帅气的小伙子才安排的,却没想到竟然是予思安主动的。

  可她问起为什么他要和自己相亲时却又闭口不谈,故作神秘的模样倒是让应笙笙有一种想要刑讯逼供的冲动。

  这种想法在看到某人的眼神后就放弃了,披着羊皮的狼可不是什么好惹的主。

  应笙笙的反应自然没有逃过予思安的眼睛,可他却是淡笑不语。

  笙笙,你可知我们之间并非什么缘分使然,而是我对你的预谋已久。

  “这个时候应该已经执行完了吧。”

  予思安忽然转移话题道,也亏得应笙笙反应快,否则还真赶不上他那跳跃的思维。

  应笙笙看了眼手机上的时间:“应该结束了。”

举报

作者感言

公子无羡

公子无羡

下节预告:来自首的女孩儿   红鞋篇即将来袭:   午夜时分,他为何一人出现在荒无人烟的后山?   三道刀伤是什么人留下的?   三处诡异的案发现场,达到致死量的酒精浓度,究竟哪一个才是他的死因。   警局自首的女孩儿,与案发现场相矛盾的供述,是谁在说谎?   还是……在替他人顶罪

2021-04-03 09:08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