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推理 推理侦探 谜雾散尽后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二章:办公室里的谈话

谜雾散尽后 公子无羡 2032 2021.03.28 08:05

  身着黑色连帽外套的男人低声道:“老大放心,陈练不会供出消息的,徐永荷的案子可以说是我们引导下完成的,就算没有许思淼的供述要不了多久就会因漏洞百出犯罪的现场被警方拿住,那小子肯定是活不了了。

  而且在他被抓前被我们用电击刺激头部,他本来就精神不稳定,受了那么大的刺激早就神志不清了,说不出什么来。”

  被称为老大的人脸色并没有好多少,冷哼道:“最好是如此,为了以防万一找些人混进看守所,要是陈练说了什么不该说的……你知道该怎么做。”

  “是!”

  黑哨方接纳陈练是因为他手头的监控信息,可他们没想到陈练是那么不安分的主,加入组织不到两年的时间就犯下那么多起杀人案,捅出这么大的篓子他们也只能弃车保帅尽快把他给处理掉。

  陈练本身就有狂躁症,近年来病情越发的不稳定,处理犯罪现场的利落程度明显下降,被发现也是迟早的事情,如今这么快被抓也算是自己作死加上黑哨的催化。

  为了找寻到事件的真相,阮沭他们决定在陈练的情绪稳定的时候在医生的看护下再度提审,只不过鉴于陈练的情况,审讯记录的参考价值怕是要打个折扣了。

  在吃过药情绪稳定后,陈练带着炫耀作品的情绪主动说出了姚涵的死因,该问的都问完了,阮沭等人坐在办公室内脸色却非常的难看,喻扬原本是想叫来他说一下案件目前的情况,看到他们三个的脸色后轻叹了口气一起叫进了办公室。

  “把门关上,找位置坐。”

  三人坐在面前确实是有点像被霜打的茄子,蔫蔫的没有多少精神头。

  “在有外人的时候我们是上下级,关上门来以我和你们父亲的关系我是你们的叔伯,有的话上级不方便说,作为叔伯我还是要和你们说说的。”

  喻扬目光在三人身上流转:“还记得入警宣誓词吗?”

  三人同时抬头,不明白他这是什么意思。

  “重复一遍。”

  我宣誓:我志愿成为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警察,献身于崇高的人民公安事业,坚决做到对党忠诚、服务人民、执法公正、纪律严明,矢志不渝做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建设者、捍卫者,为维护社会大局稳定、促进社会公平正义、保障人民安居乐业而努力奋斗!

  他们神情严肃的念出这番话,一如当初入警宣誓时一般,虽然已经过去了几个年头,可宣誓词却还是牢牢的记在心理。

  “可我今天想要告诉你们的是警察不是神,我们没有办法做到完全避免危险的发生,我们能做的就是尽我们最大的力量做好工作,但求无愧于心。

  我知道这次事件牵连的被害人众多,你们不仅要应对上峰的压力,舆论的压力,更多的还是你们内心给自己的压力。

  一次次的走近胡同,要说没有挫败是不可能的,但我希望你们能够借由这个事件变得更加强大,要相信是人做的就一定会留下证据,不管它藏得有多深都可以被找出来。

  我知道现在的情况已经是你们尽力了,可我觉得你们的潜力不止于此,你们可以更好,有压力是好事,没关系,现在我这个老家伙还在呢,可以帮你们在顶一阵子,但我希望在我退休的时候能很放心的把这一切都交到你们手里。

  好好努力的让自己强大起来,挫折算什么,你们从来不是一个人在战斗,看看你们身边的人,那是和你一起并肩的战友,在你们的背后还有我们这些老家伙,还有这个强大的祖国,所以不用害怕。”

  喻扬平时的话并不多,就算是交代事情也都是挑重点要点的说,像今天这般给他们做思想工作的还是他们第一次见他一口气说那么多的话。

  其中要属感触最深的自然是挨批最多的阮沭,他一直都觉得喻扬虽刚正却太过古板,却也没想到这大老粗竟然也能说出这么煽情的话。

  他们看了看自己身边的人,是啊,他们从来都不是自己一个人在战斗,他们还是彼此的战友。

  终于,他们眼中再次燃起了初次见面时的神采和自信。

  “小兔崽子们,可算是恢复精神了,嘴都给老子说干了。”

  阮沭脸上扬起了玩世不恭的笑容:“局长办公室注意点影响,老子老子的像什么样子。”

  “一边滚犊子,这是老子的办公室老子爱说就说,再说了门关上了管得着吗?”

  好家伙,老局长也开始耍无赖了,也不知道是他这上梁影响了下梁,还是阮沭这个“毒瘤”毒性太大牵连了上梁。

  “行了行了,别贫了,说说案件情况。”

  说到案子后阮沭立马收了玩笑的样子说道:“香水案第一名被害者是周谷年年仅五岁的女儿周锦,陈练因为从小生活环境的原因导致性格自卑偏激,周锦向他投掷苹果核以及言语辱骂的行为触及到他的敏感点被陈练杀害。

  本案中的第二名被害人是周谷年的妻子,周锦的母亲张娜,因为周锦的缘故导致陈练对于味道的偏激被放大,张娜和周锦的关系使得他对味道出现了定向选择,而当时张娜身上的香水味成了后续案件的导火索。

  在张娜死亡后,陈练因为眷恋记忆中的香水味将她藏于家中的地窖中,为了保持记忆中的味道将其泡在香水中。

  继张娜被害后第三名被害人,是年仅十八岁的姚涵。”

  喻扬问道:“这个姚涵就是本次香水连环杀人案中第三个无计划杀人的被害者吧?”

  “是,根据陈练的供述姚涵被害的那天晚上她正刚下夜班准备回家,她与陈练擦肩而过时陈练在她身上闻到了和张娜临死前一样的香水味。”

  事实证明,尽管张娜被他泡在香水里和他一直在一起,可是尸体腐烂的味道却已经让原本的香水发生了变化,如今再度闻到那个味道陈练就起了别样的心思。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