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推理 推理侦探 谜雾散尽后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一章:他在隐瞒什么

谜雾散尽后 公子无羡 2008 2021.04.08 08:05

  “他在哪?他在哪?他现在在哪?”

  没有目的性,没有逻辑性的重复问相同的问题可能是苏淮山这个老江湖表现出失态最直接的方式。

  两人在办公室待了许久,苏淮山在脸埋进了自己的手掌中,阮沭就在一旁看着。

  目光落在他身上似审视似思索,听着他的呼吸从急促慢慢变的平稳。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苏淮山才抬起头来,他的眼圈通红一看就知道哭过,成年人就是这般,即使要哭也不能让人看见,可笑又可悲。

  “他……是怎么……”

  关于死这个字苏淮山好像无法说出口,哪怕是想想他都有种要作呕的感觉,阮沭看着他微微皱起了眉头,这明摆着是创伤后应激反应,典型的心理问题。

  所以是什么造成了苏淮山对死亡有心理恐惧,看来苏家背后还有别的故事。

  “脾脏破裂,腹腔出血过多。”

  在知道苏淮山有这个心理问题后阮沭也特意避开了死亡这两个字,终于在长叹一口气后说出了阮沭一开始想要知道的问题答案。

  “苏旗因为他妈妈的事一直和我都不怎么亲近,他总觉得是我抛弃了他妈妈,不然他妈妈也不会那么快离开人世。”

  在说话间,阮沭发现苏淮山眨眼频繁目光微微闪躲不敢直视他的眼睛,手上也有一些不经意的小动作,明显是在说谎,又或者是在隐瞒些什么。

  “苏旗的妈妈是什么原因去世的?”

  在调查被害人的身份时警方就查出苏旗的亲生母亲不是姜竹青,所以在苏淮山说出苏旗的亲生妈妈去世这一事实时阮沭并没有表现出意外的情绪。

  “这个苏旗的妈妈是因为肝癌去世的,这个她生病住院的医药费都还是我出的。”

  人在想要隐瞒真相或说谎时会下意识的规避对自己不利的内容,导致语言逻辑不通,其中最直接的就是频繁使用“这个”,苏淮山的行为可谓不打自招了。

  “您和他妈妈都离婚了,还能替她出医药费,也算是非常的有仁义了。”

  苏淮山在听到这话后明显脸色有些不自然,下意识的想结束关于苏旗妈妈的话题。

  询问完该问的内容阮沭就要回队里了,苏淮山却在此时提出想要和他一起回局里去看看。

  尽管阮沭已经和他表明了因为确定是他杀的刑事案件,所以尸体已经被送去法医出就剖他就算跟着一起回局里也看不到被害人。

  对此,苏淮山却表示自己无论如何都要去看一眼,他没有办法接受儿子已经死亡的消息。

  话都已经说道了这个份上,阮沭自然也不好再多说什么,就同意他和自己一起回去。

  在回局里等红路灯的途中阮沭几次余光瞥向副驾驶位上的苏淮山。

  见他脸色苍白,紧抿着唇,眼神空洞完全一副神情恍惚的模样,让他对苏家父子的关系才产生了好奇。

  正巧这个时候阮沭放在一旁的手机响了,是自家老爹来的电话,由于在开车不方便就没去理会,想着等到了后在给回个电话过去。

  一旁出神的苏淮山也被手机铃声给拉回了神,借着自家老爹的东风阮沭顺势开口。

  “苏副局长,您作为教育行业的专家给我评评理,我爹他这是什么强盗逻辑。

  我不给他打电话他说我是个发射外太空不知道传信号回来的垃圾卫星。

  我给他打电话了他要说我一天到晚闲着没事干光顾着给家里打电话,这叫什么事不是。”

  苏淮山听着阮沭抱怨自家老爹一时间倒是有些不好评论,若是旁人也就算了,偏偏阮沭的父亲是军级参谋长,职位比他高的不是一星半点。

  不管是和人家儿子一起编排老子,还是作为下级指责上级都明显不合适。

  思来想去也只能说道:“参谋长……只是太在意你了,又碍于父亲在儿子面前的威严,不知道怎么和你表达关心罢了。”

  在回话时明显是有些心不在焉的,阮沭自然是能理解他的心情,但也只有这样才能通过他的下意识反应做出一些判断。

  “您说着当爹的是不是都要在孩子面前保持一副威严的模样,您是不知道,他每次见我都吹胡子瞪眼的,一副恨不得上来就给我来一套军体格斗术的感觉。”

  “做父亲的自然会对儿子严苛一些,毕竟要给孩子做榜样不是,参谋长对你也是寄予厚望才会这般。”

  “那您对苏旗也是吧,按照您说的这些年他都不怎么和您亲近,就没想过做些什么修补一下父子关系?”

  苏淮山长叹一口气,这些年他怎么没有做过努力,只是苏旗就像个刀枪不入的石头,不管他做什么他都悉数挡了回来。

  他们间的父子情谊也在他妈妈走后淡薄到了极点。

  “有些事情不是努力了就会有结果的。”

  几句话的试探阮沭能感受出苏淮山对于苏旗是在意的,只是他到底隐瞒了些什么?

  他隐瞒的事情和苏旗的死会有联系吗?

  阮沭回来的时候正好碰到急匆匆要出门的应笙笙:“你干嘛去一副要去找人干架的表情?”

  “接到报警,响水街有人聚众斗殴。”

  说完,就看到从副驾驶位子上下来的苏淮山,阮沭关上按下锁车键后响了起了落锁声:“打架斗殴那是治安大队和派出所的工作,你个刑侦警察跑去凑什么热闹。”

  “捞人。”

  “什么玩意?”

  阮沭一度怀疑自己耳朵太久没掏了没听清她在说什么,去斗殴现场捞人?

  应笙笙笙则是很无奈的叹了口气:“向阳带着老幺去走访调查,回来的路上碰见那伙人在巷子里斗殴。

  他们俩去拦斗殴的双方突然就一致对外的把他俩围了,闹的动静太大,过路人看见就给报警了。”

  “好家伙,那他俩现在什么情况?”

  阮沭一时间除了一句好家伙竟然不知道该说他俩什么好。

  梁鸿夏一个新人也就罢了,向阳作为一个也在刑侦行业有些年头的老人竟然也能搞出这么大动静来,还真是小瞧了。

  “派所处那边来电话说两人都受了点轻伤,不过按照流程需要去办一下手续。”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