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推理 推理侦探 谜雾散尽后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三章:丧失人伦的真相

谜雾散尽后 公子无羡 2110 2021.03.10 12:26

  “是,小锦失踪前苏青在威胁我让我和娜娜离婚给她和儿子一个名分,要不然就要去公司里闹。

  娜娜心眼小要是让她知道了我背叛了她是绝对不会善罢甘休了,我爱她我不能失去她。

  所以我不能让苏青将这件事给捅出去,我不能让她毁了我的家,所以我才会在那段时间多次去江城,我甚至准备好了五百万打算让她拿了钱永远的离开这里。”

  应笙笙问道:“她收钱了吗?”

  “刚开始不肯收,直到后来我把价钱抬高到了八百万她才同意这个提议,可她答应后没几天小锦就不见了。

  我以为是她找人绑架了小锦,为此我们两人争吵了许多次最后还动起了手。

  那段时间我也找了私家侦探去调查这件事情,发现小锦的失踪确实和她没有关系,我才立马和娜娜外出去找小锦。”

  周谷年在说这话的时候就好像泄了气的皮球,没有半点的精气神在,又或者说像是一个看尽世间心酸油尽灯枯的老人。

  “私家侦探调查的证据在哪里?”

  “在我卧室的保险柜里。”

  周谷年低着头,让人看不清他的表情,可他身上悲伤的气息却让人无法忽视。

  阮沭拿起桌上的对讲机:“去周谷年家里将私家侦探调查的文件带过来,保险柜的密码方便说吗?”

  “是小锦的生日,0215。”

  对讲机那头的向阳在听到答案后立马带人去周谷年家里拿资料,周谷年也的确没有说谎,私家侦探调查手段虽然有些不入流尽是跟踪偷拍但那些证据也确实能够说明苏青和周锦失踪的案子没有关系。

  不管周谷年是否被算计导致和苏青有了孩子,在道德上他该被谴责,但在法律上却没办法判他有罪,更没有办法强行将妻子失踪女儿死亡的罪名落在他头上,因为在两年前调查时他的不在场证明就是成立的。

  苏青在被带回市局问话后所说的内容也与周谷年相同,所两人的嫌疑算是暂时的解除,经过律师接洽后他们虽能离开警局但不可离开本市,双方倒也是非常的配合。

  问话结束两人离开后阮沭瘫在办公椅上,兜兜转转结果又回到了事件的原点,周谷年身上的谜团是被解开了,可杀害周锦的凶手却像是凭空蒸发了一般。

  “真他大爷的见鬼了,到底是什么人能做无痕迹的犯罪。”

  应笙笙将刑讯记录放在桌上揉了揉眉心,显然也是对此头疼不已。

  “我们到底遗漏了什么?”

  这句话让两人都陷入了沉思,一定有什么重要线索被他们给遗漏了,只是他们到现在都没有发现。

  天华小区沙池白骨案陷入了僵局,陆斯昂手头的案子却因为有阮沭提供的线索事件越发的明朗起来。

  拿到卷宗后,陆斯昂立马让人去调查了许晓楠的过往,发现她和高崇之间的关系并非是老板和员工那么简单。

  陆斯昂让人即刻将高崇带到市局问话,在看到陆斯昂的那一刻高崇还是一副神情自若的样子,他自知自己没有杀人,就算被叫到警局警察也拿他没有办法,询问无果最后也只能将他给放了。

  可让他没想到的是这一次陆斯昂没有在问关于案情任何东西,而是拿出了一张照片,当许晓楠的照片被放到面前时他的脸色明显发生了变化,眉头微微紧皱似乎对于照片上的人非常的抗拒。

  高崇的反应全然都落在了陆斯昂的眼中,看来他也不像自己想的心理那么强大,否则也不会将情绪暴露的这么明显。

  “你应该对她不陌生吧。”

  陆斯昂的语气极为的冷静,将好像两人在聊的不是案情而是普通好友在闲暇世间的叙话。

  “不……不认识。”

  高崇的语气有些急促,神色也有些慌张。

  “不认识?那我给你介绍一下,她叫许晓楠,是江城理工大学的学生,在她大三时期就在你所经营的服装公司实习,而当时你的服装公司初具规模,带她实习的导师……是你。”

  陆斯昂的语速不快,每一个都像是刀子一般在凌迟高崇的心,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不好的过往。

  “说来这许晓楠也是可怜,刚上大学没多久就因为一场车祸没了父母,只有弟弟活了下来,只是因为那场车祸他的腿落下了残疾,为了给弟弟攒钱做复建她是到处给人打零工,像她这个年纪的女孩儿倒是很少有她这么能吃苦的。”

  “够了!够了!”

  高崇有些受不了了,有关于许晓楠的事情他是一个字都不想在听到,那三个字对他来说就像是噩梦一般。

  “她是学服装设计的,为什么五年前却是以模特的身份参加那场服装发布会,又为什么会在上台前选择上吊自杀,当时在休息室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什么也没有发生,当时休息室里只有她一个人,视频监控也可以作证,这些话五年前我就已经说过了,也不会改,她是自杀的和任何人都没有关系。”

  情绪被逼到了极致的高崇几乎是吼着将这句话说了出来,脖颈上的青筋暴起,脸色也因为情绪激动的缘故涨红了不少。

  “那你的左手是怎么回事?”

  在听到这话后高崇的情绪立马就平静了下来,看着陆斯昂的眼神也多了不少耐人寻味的东西,在深吸一口气后他突然笑了,那笑中充满了自嘲的意味。

  “陆组长,你应该是都知道了吧。”

  闻言,陆斯昂也不直接回答这个问题,而是就这么静静的看着他,他的眼神太过清明,好似所有的污浊都逃不过他的审视一般,在他的注视下那些肮脏的东西都无处遁形。

  “我的手是……她的弟弟砍伤的,许思淼在潜意识里就认为是我杀了他姐姐,根本就不给任何的解释机会也不相信警方的调查结果,趁着我要上车离开的时候拿出提前藏好的刀捅伤我的手,那一刀伤到了我的手腱断送我的设计师的生命。”

  提起手腱被伤一事高崇的眼中充满了愤恨,倘若这个时候许思淼在他面前的话陆斯昂丝毫都不会怀疑,他一定会冲上前去跟他拼命。

  “那她的死亡和你有没有关系。”

  “没有没有没有,无论说多少遍我都还是那句话,没有!”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