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推理 推理侦探 谜雾散尽后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二章:谁袭了刑侦队的警(二更)

谜雾散尽后 公子无羡 2049 2021.04.08 17:31

  “这都什么事儿,赶紧去把人捞回来,对了,袭警加聚众斗殴的都好好收拾收拾,有前科的从重。”

  应笙笙打开车门应了声“知道了”后开着车扬长而去,开车出库技术相当了得。

  应笙笙赶到分局时一群闹事的地痞流氓都抱着头蹲在走廊两边,有几个同事在负责询问他们的身份信息。

  “欸,你是哪位?警局不能乱闯不知道吗?”

  刑侦警察不同于普通的民警,为了方便出门调查办案他们一向都是不穿警服的,就算带警服也都是像阮沭那种拎着警服外套来,放在工位上以防万一用的。

  应笙笙从口袋里掏出证件,看到证件上信息后他们才不得不相信眼前的大美人竟然是他们的同事。

  “两位同志不好意思给你们添麻烦了,我们队里的人呢?”

  “在休息室呢,伤的不重,就是挂了点彩已经找医生来做过处理了。”

  登记信息的民警同志也是非常的和善,语气全然不似刚才的冷冽严肃。

  “行,辛苦了,我过去看看。”

  “好。”

  向阳和梁鸿夏虽伤的不算太重却还是非常的丢面子,因为他们挨打的部位都是在脸上。

  尤其是梁鸿夏同志左眼角乌青,要不是挨打的时候躲了一下,这个是时候他就是和国宝熊猫是远亲了。

  门边刚走进来就看到两人那鼻青脸肿的样子应笙笙就气不打一处来:“您两老能耐啊,被几个小流氓打成这样,回去想挨加训了吧?”

  听到这句话后两人都后怕的咽了咽口水,阮沭那战斗力可不是开玩笑的。

  要让他知道自己手下的人被人打的跟个孙子似的,他指不定要制定多少高强度的训练计划,搞不好格斗术的陪练对象就是他自己。

  “队……队长知道了?”

  “何止是知道了,脸色还非常难看,洗干净脖子等着他来收拾你们吧!”

  顿时向阳和梁鸿夏就有种“天要亡我”的感觉,不说长了,接下来一个月的体能加训是绝对没跑了。

  “说说吧,怎么回事?”

  向阳刚要开口,下巴那就传来一阵剧痛,立马没忍住的倒吸一口冷气,被打破的嘴角传来的酥麻感更是销魂不已。

  “回来的路上看到王牧带着一伙人在跟别人干架,手里还拿着刀所以就上前去拦了,谁曾想他们突然就联起手来对付我们,他们人多势众所以……”

  应笙笙立刻皱起眉来,这个名字好像在哪里听到过:“我怎么觉得这个王牧的名字那么耳熟?以前被咱抓过?”

  梁鸿夏接话道:“没有,不过他老大被我们抓了,而且就在不久前。”

  “他老大是谁?”

  这些日子也是真的忙晕头了,而且前些日子帮治安大队扫黑除恶整治乱欺负人收取保护费的地痞着实是抓了不少的人,她是实在想不起来哪个是这王牧的老大。

  “冯明华。”

  冯明华,香水连环杀人案凶手陈练的长期施暴对象,在他们那一带算是“得势”的有些年头,在陈练刚到临城没多久就被他以收取保护费的名义给打了一顿。

  接下来的两年时间里他也是经常找陈练的麻烦,可以说陈练被逼到那个份上他也是出了不少的力,所以在市局下令整治地痞流氓的时候这个冯明华就是被第一个处理掉的。

  当时还是阮沭亲自带队去的,而且好巧不巧,姓冯的那小子刚好在带人殴打一个交不出保护费的少年。

  看到这阮沭自然是不客气了,再加上这小子拒捕袭警,还胆大包天的要跟他动手。

  既然都动手了阮沭也不是客气的主,把人家门牙都给打掉了,导致被带回局里问话的时候说话都是漏风的,说了半天都没人听出他在说什么。

  “冯明华被带走了,那王牧这小子怎么没事?他又是因为什么事和人家打起来的?”

  “王牧是冯明华的小舅子,刚跟着他混没多久,所以冯明华那些事他没参与多少,抓人的时候也就没抓他。

  至于跟人打架的原因无非就是地盘问题,冯明华被抓,他原本收取保护费的地盘被另一伙地痞给占了,他看不下去就带着人去找他们算账。”

  应笙笙着实无语,合着几个大地痞被抓了,剩下没犯什么大事也就没抓起来的就开始兴风作浪了,这是不是就刚好应证了那句话“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

  刚要说些什么,应笙笙的手机就响了,苏淮山在到警局后就和喻扬碰了面,两人也就去了办公室谈话,所以阮沭就打个电话来问问这边的情况。

  在得知带头闹事的是冯明华的小舅子,他就立刻给分局那边去了电话。

  冯明华这些年犯了不少事,奈何嘴一直都太硬了治安大队那边怎么都撬不开他的嘴,就只好来找刑侦队的帮忙。

  现下冯明华还在审讯期间他的小舅子就自己撞了上来,正好一锅端了让这俩见个面一起聊聊天。

  原本还气焰嚣张在警局都还在叫嚣的王牧在听到刑侦队要带走他是立马就给吓懵逼了,指着民警说话的手都忘了放下来,一连震惊的表情看着应笙笙。

  愣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你们凭什么带我去刑侦队,我是杀人了还是犯法了?”

  应笙笙朝他笑了笑,尽管长的美若天仙,可那笑容确实让王牧心里发毛。

  “你是没杀人,但是你袭警啊,还袭的是刑侦队的警,我们找你回去做个笔录也不犯法,麻烦这两位同志帮我把人送到局里,辛苦了。”

  “客气了。”

  说完应笙笙看都不看他一眼就带着向阳和梁鸿夏走了,回到自家地盘后车刚停好就看见阮沭从里面走了出来,梁鸿夏和向阳立马打了个寒颤。

  “呵呵,这还没到冬天你俩怎么就哆嗦上了?”

  “队……队长出来了。”

  梁鸿夏很是没出息的说道。

  “怕什么,顶多就是被罚跑个十五公里,咬咬牙也就两个小时的事。”

  当即向阳和梁鸿夏就给了她一个“站着说话不腰疼”的眼神,什么叫咬咬牙也就两个小时的事,这是忍忍就能过去的事吗?

举报

作者感言

公子无羡

公子无羡

突然发现在潜力推荐,一脸懵逼的加更

2021-04-08 17:31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